盛景嘉成母基金:全球创新事业的顶层出资人

来源:融资中国  时间:2018-08-29 11:08  字号选择:

盛景嘉成母基金是中国顶尖企业家母基金和中国最大的全球化母基金, 2014年成立至今总规模已超100亿元。盛景嘉成母基金覆盖了中国、美国、以色列一线顶尖基金——君联资本、高瓴资本、红杉资本、真格基金、金沙江创投、经纬中国、涌铧投资、分享投资;KPCB、Accel、IVP、Vista、Menlo、A16Z;JVP、Viola等。

 

本刊记者  东芳 / 文


1535512071776661.jpg


盛景嘉成母基金创始合伙人刘昊飞:盛景网联首轮机构投资人,2013年加入盛景,主导投资业务。2014年开创盛景母基金业务。曾任汉能投资集团执行董事,拥有13年的资深投资经历,专注于高科技领域的投资与并购业务,典型案例包括:京东商城、SK电讯、盛景网联等。

 

今年上半年全球经济延续了2017年同步增长的态势,但美国和其他发达经济体经济增长、以及新兴市场国家出现了明显的分化。当前中国经济面临内外部需求放缓的下行压力,同时新经济的持续发力也显示出中国经济仍存在一定的韧性。实际上,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曾明确指出:“我国经济发展已经进入了新时代,基本特征就是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而盛景嘉成母基金创始合伙人刘昊飞认为,投资行业的发展也在经历这样的一个转变的过程。


FOFs(Fund of Funds,母基金)作为私募股权投资市场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在分散投资风险、有效配置投资份额、获取顶级基金超额收益、支持创新加速发展等方面具有无可比拟的天然优势,正越来越受到机构投资者的认可。


在中国,伴随着私募股权投资市场过去10年的高速增长,母基金也正在受到更多投资机构的关注。随着政策的开放和市场的成熟,母基金行业也在逐步完善,涌现出了一批优秀的市场化母基金机构和政府引导基金,尤其近两年来,行业已迈入加速发展的快车道。


一方面,母基金分散性投资、高水平运作、精细化设计的诸多特点,能够在全球性的低利率时代下保有稳健收益,最大程度地降低投资风险;另一方面,受国家政策扶持和地方政府对于区域经济转型的迫切需求,一批市场化运作的优秀母基金,通过与地方政府引导基金合作的方式,为区域经济效率提升带来切实动力。


中国母基金的发展和国外有很大差异,主要原因之一是目前中国缺乏稳定的母基金出资人群体,相比美国FOFs以保险资金、大学捐赠基金、主权财富基金等主流的LP(有限合伙人)构成,我国个人投资者在母基金LP数量占比达到了53%,机构投资者崛起的速度依然低于行业整体的发展速度。


从管理能力来看,未来的趋势还是以专业的市场化母基金与银行、保险等专业金融机构,强强联合的方式推动行业发展。众所周知,社保基金、保险资金具有资金量大、投资时间长、风险承受力高等特点,相比于普通的个人投资者更适合母基金投资。

以盛景嘉成母基金为例,围绕“创新、创业、创意”,母基金平台上几乎连接了所有一线股权投资机构以及著名的投资服务机构,通过与顶级投资机构合作,完成全球化资产配置,有效覆盖了包括中国、美国、以色列等全球创新高地在内的股权投资发达市场,同时与多支国内政府引导基金、个人LP群体达成广泛连接,为险资、银行资金等合作伙伴构建了多层次安全垫,正在不断带来安全前提下的可持续复利回报。

 

高质量发展阶段,更加注重投资质量


盛景嘉成母基金创始合伙人刘昊飞说:“2005年,我进入风险投资行业的时候,当年中国全年新增的风险投资的总量仅为40亿美金。经历了十几年、尤其是过去两三年的超级火热,股权投资行业的全年新增投资总量超过1万亿,而总存量已经达到10万亿级别。这个体量已经足够巨大,但是投资的质量到底如何呢?行业内外的关注点好像并不在此。但我们认为股权投资行业正面临一个洗牌周期,将进入高品质发展阶段,更加注重投资的质量。”


之前几年,在投资行业的高速增长阶段,每年都不断地有很多新的资金涌入行业,但现在这一状况可能会发生改变,基金募集的增量将会减少,新投项目的资金增量也会减少,这是盛景嘉成对行业未来趋势的一个判断。股权投资的周期是很长的,项目的退出时间无法由个人掌控,而是是由企业自然发展规律来决定的。这个自然发展的规律跟市场里的资金量有关系,但其不是决定性的因素。靠资本催熟的公司不是没有,但是更重要的是在企业快速成长过程中,各方面的要素是否具备,尤其是创始人的格局提升与自我进化是否能够跟得上。例如企业规模快速扩大的时候,创始人的把控力、企业的文化、团队的提升是否能够到位等人的因素。做基金也是同样的道理,如果想要速成的话,就会存在很多风险,因为作为管理人可能并没有形成相匹配的能力与竞争壁垒。盛景嘉成作为母基金,看到了背后的这些因素。


“LP出资就像嫁闺女,必须找一个值得托付的女婿。作为出资人,我们得特别慎重,在乎的更多是未来五到十年,我们所投的基金能返给我多少钱。所以,我们首先要关注的是基金管理人真正能为投资人创造的长期价值,这需要做很多深度的考察与研究,确定这个行业里面最值得托付的人。这些判断能力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刘昊飞比喻道。


目前盛景嘉成母基金已成为多支硅谷顶尖VC的第一且唯一中国出资人,成为全球创新高地以色列的最大单一出资人,投资GP包括美国Accel Partners、美国KPCB、美国 Menlo Ventures、美国IVP基金、美国Foundation Capital、以色列JVP基金等全球数十家一线投资机构。中国在海外投资的这些GP,他们几十年可能才累积管理了三四十亿美金,而这个规模在国内已经比比皆是了,所以说这些做得如此长久的投资人,管理的资金量并不算很太大,但是他们强调的是其过往基金真正给投资人返回的现金收益及回报率,即DPI和净IRR,这是他们引以为豪的地方。


盛景嘉成的合伙人都有至少十年以上的股权投资经历,其中,美国合伙人Erik从1996年就开始在硅谷做投资了。所以盛景嘉成的合伙人们深深懂得股权投资的考验和关键点在哪里,他们看问题不是看现在一个基金管理人投出去多少钱,而是要看他曾经为其的LP创造过什么样的回报,尤其是在股权投资这个现金回报周期最长的这样一个行业。


当我们购买一般消费品,当下就可以获得体验;当投资一支证券基金,很快就能看到净值,还能赎回;但如果投一只股权基金,可能要8在年后才能看到最终的回报是怎样的。海外的基金当DPI=1时一般要到第5年,而国内的基金,DPI能达到1的,往往要到第6年甚至更久。所以,并不是市场规模大就意味着市场质量高,现在需要更注重股权投资市场的质量提升。这就像单纯从数字上看,中国的GDP已经跟美国差别的不太大了,但在科技含量、知识产权等领域,中国与发达国家的差距还非常之大。我国每年进口大量的芯片,为次付出大量的专利费,实际上都是在被这些发达国家收割着,这就是GDP的质量还不够高。

2014年,“新经济”的说法开始兴起,盛景嘉成布局“新经济”的投资,就是占领创新领域的制高点,要站在全球创新价值链的顶点。可以说盛景这个策略是一直没有变的,就是要站在全球创新价值链的顶点。基金管理的周期越长,越需要投资策略的长久性、稳定性。一个投资机构(包括母基金在内),如果其投资策略经常要调整,这是有问题的。在母基金的管理过程当中也需要不断地提升认知,对未来五到十年经济趋势做持续的研究判断,才能使得盛景可以坚定地沿着与趋势相一致的方向去走。

 

资本过剩之下,拥抱下一个万物互联时代


刘昊飞说,自从2016年国务院发布《创投国十条》政策以来,以国资委代表的大量资金涌入股权投资市场,创投资本圈已成大水漫灌之势,这也为现如今的寒冬买下了伏笔。当然,这个资本过剩不一定是绝对意义上的过剩,但至少是相对意义上的过剩,相对的是当下好项目稀缺而言的过剩。与其说是资本荒,倒不如是资产荒。当下的形势是,投资人需要投到好项目。但凡是好的项目,绝对不缺投资,而且是可以很快融到资金。比如去年以来的几个风口,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等领域的领跑选手,都是短时间内就进入了几十亿的资金。相反很多创业项目融不到钱,哭喊着资本寒冬,刘昊飞认为是正常的资本回潮现象。


刘昊飞称,一个细分领域内,不应该所有项目都能拿到融资。一个风口出现,资本涌入,甚至出现资本泡沫,大家都是萝卜快了不洗泥。但是等到风口过去,市场趋于冷静,谁是好项目,谁是裸泳的,自然一目了然。然而现在市场普遍觉得融资难的原因,刘昊飞认为是客观规律造成的。资本是可以迅速聚集的,但优秀的企业家并非可以迅速养成的。只要创业大环境好,社会上的资本就会很快涌入市场。但是要锻造出一个拥有良好素质的创业者,却是需要千锤百炼才能万中有一的。即好的创业者和创业项目是无法批量生产的。


盛景嘉成母基金,在国内以及硅谷和以色列都有大量的投资。不论是在中国还是在海外,刘昊飞团队发现其中的规律是一样的,即只有真正具有创新的创业项目才真正能发展壮大,并给投资人带来几十倍,几百倍,甚至上千倍的投资回报。投资本身就是要面对未来巨大不确定性。从整体来看,优秀的风险投资机构的项目成功率并不比一般的风险投资机构高多少,但是优秀风险投资机构投中的成功项目的回报倍数要比一般的投资机构高出很多很多。就好像京东、聚美优品这样给投资人带来上百倍回报的项目背后,VC股东的数量是很少的,而出现在股东名册里的,都是最优秀的那些VC,很少有其他的。因此,关键还是在于要把钱投给最好的项目。


盛景嘉成作为一个市场化的母基金,爱惜自己的羽毛不言而喻。


因为股权投资这种投资方式是基于契约,基于信用的一种最高投资形式,没有任何一种东西可以担保,完全是靠信用,而且股权投资的回馈周期非常长。盛景嘉成在选择资产这一侧特别慎重。资产这一侧的另外一方面挑战是整个母基金行业发展的最终目的,也就是盛景嘉成要把创新、股权结合在一起,要把这种直接投资作为真正国家高质量发展的内在驱动力。

 

追求安全前提下的中长期复利回报


追求安全前提下的中长期复利回报,是盛景嘉成的投资哲学。


在盛景的商业模式中,培训咨询是投资业务的入口,而母基金业务线则是发力运作的主体,透过母基金连接全球顶尖的基金管理人,进一步连接到每年全球最顶尖的创新公司。之后,盛景通过为这些顶尖创新公司提供更多的增值服务,通过自顶向下的资金覆盖和自底向上的服务赋能,形成股权投资的生态闭环,从而有效提高投资的安全性。


对于母基金来说,确定性的收益是建立在不确定性的高风险基础上,但是一旦形成有效的投资组合和有效的投资策略,就可以平抑风险、把不确定性变成了确定性,从而为投资人带来高收益。


因此,判断基金比判断项目更需要专业度。


“对于我们这样的一个基金,管理100亿的资金,投资的时候,一定不是每个项目、每个基金去看。”经过三年多的实践,盛景母基金在基金的选择上,已经形成了一套自己的投资方法论:


第一,把握宏观。宏观其实就是看趋势,能够看到前瞻5年、把握10年,把握大周期趋势。成功的投资都是跟趋势做朋友,只要大方向是对的,哪怕可能受短期波动的影响,但到那时知道彼岸在哪儿。


第二,看清中观。中观也就是看赛道。要看赛道是万亿级、千亿级还是百亿级的,给赛道分级,如何精研行业。


第三,优选微观。微观就是选骑手。要选择行业最显著的领跑者,或者最具成功潜质的创业者。


“股权投资的安全性体现在一定要投最牛的公司,投到最好的企业一定是安全度、成长性最高的。盛景嘉成的系统性方法是投资最牛的投资机构,比如我们一年投资30家投资机构,平均每家机构一年投资20个优质项目,相当于我们一年投资到600个优质项目,这样的方式能够实现全明星、全覆盖、全价值链。这样的话我们就在股权投资层面形成了一种商业模式,在这个商业模式上是最安全的,抗风险能力很强,投资一批公司就不会受制于某一个项目,也不会受制于某一个投资机构。”


考虑母基金的收益情况,盛景的每支母基金一般会投三家或者以上GP,“因为我们会考虑小概率事件,比如说投一个基金,万一GP分家了,基金收益就不好说了,我们就没法确保LP获得高收益。”


自2014年成立至今的四年间,盛景嘉成母基金的投资规模累计超100亿人民币,与盛景平台超过900位企业家投资人一道,先后投资覆盖了中国、美国、以色列一线顶尖基金。从投资阶段看,盛景嘉成母基金从天使、VC、PE、并购基金、上市公司五个环节入手,实现全价值链投资。从投资数量看,盛景目前所覆盖的子基金已经超过100支,而在这层层大网的覆盖下,盛景嘉成覆盖项目目前已经超过2000个。从投资领域看,盛景嘉成通过子基金的配置对6大赛道进行了布局,分别是企业级应用、泛消费娱乐、前沿科技、医疗大健康、金融服务、新能源、新材料。“现在市场上很多稀缺的明星项目,都已经被我们旗下多个子基金所覆盖,这些优资产为母基金的投资人带来了很高的回报。”


“我们做母基金的路径可能跟其他市场里面的母基金有比较大的差别。”盛景嘉成母基金创始合伙人刘昊飞说。


如果说第三方理财做母基金是顺着财富管理横向走,那么盛景则是顺着整个创业创新的产业链纵向布局。2007年,盛景网联依靠为企业提供传统的培训课程和咨询业务起家。这不仅为盛景积累了大量的企业家资源,更有价值的是这些企业家背后的资金实力和人脉。2014年,盛景网联通过盛景嘉成打造母基金旗舰,连接中小企业家和顶级投资机构,实现了入口的平台化。在登陆资本市场之后,盛景的定位是立足B端,通过为企业提供更好的增值服务,成为创新创业服务平台的引领者。


“盛景现在已经有超过4万家企业的巨大流量,基于这个优势,所以我们把企业服务放在第一位。”


ToB领域的创业者有着鲜明的“三高三慢”特点——研发成本高、销售成本高、交付成本高;发展慢、融资慢、试错慢。在这种情况下,盛景重点打造B2B独角兽成长营,初心就是利用盛景的培训、咨询、投资等资源开放搭建一个B2B生态,帮助盛景直接出资或间接投资(通过母基金覆盖)的ToB企业进行全方位赋能。自2016年8月20日开营至今,B2B独角兽成长营已经做了三期,已经有了80个营员“现在在做新一期,加上这一期就已经超过一百个营员。”在刘昊飞看来,美国40%的投资是在B2B领域,这些B2B领域的技术里面有很多可能会对中国未来的产业升级有很好的作用。为此,盛景嘉成母基金在硅谷和以色列这两大创新之都都布局了大量的投资。


“盛景网联这个平台上的很多企业都来自传统制造业,未来很大一部分会逐步完成互联网化改造。但考虑到技术创新能力的差距,可能这些企业需要引进一些来自国外的技术。与中国市场相结合,被中国企业投资甚至并购。”为了让国外公司更容易接纳中国的资本和价值观,盛景还花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举办“盛景全球创新大奖赛”(GIA)“我们坚持建立一个最强的生态系统。这个生态系统最大的价值就是进一步提高了投资的安全系数。”


盛景嘉成始终秉持“追求安全前提下的中长期复利回报”,并将其奉为投资哲学。如巴菲特所说,「投资的第一条准则是不要赔钱;第二条准则是永远不要忘记第一条」,始终安全增值是实现长期复利的必由之路,安全重于收益、安全重于快速回报。母基金模式是金融领域的重大创新,通过盛景嘉成母基金的投资,投资人可以与全球1%的优秀基金管理人一道,投资覆盖一线优秀创新项目。通过母基金模式的双层专业管理、双层分散风险,实现更安全、更出色的投资收益。


盛景嘉成母基金坚持“四全”“四分散”的投资配置策略。

 

所谓“四全”,指的是:


“全明星”——精选1%A+级别一线基金管理人,优中选优,只与最顶尖的投资机构合作;



“全球化”——站稳中国创投市场,同时在全球创新高地美国硅谷与与以色列与顶尖GP合作,做全球范围内的投资布局;



“全价值链”——从天使期、VC早期、中后期、成长期,一直到Pre-IPO、上市公司定增并购,VC/PE的每一个环节嘉成都会参与,同时享受早期投资的高回报与后期投资的高确定性;



“全行业”——新兴经济最具活力的各个细分领域实现赛道全覆盖。

 

所谓“四分散”,指的是:


行业分散——在代表未来5—10年大趋势的新经济领域做分散布局,投资覆盖人工智能、医疗健康、新能源新材料、企业级服务、智能制造等赛道,实现高成长的基础上又进行了风险分散。


阶段分散——从天使到并购,不同阶段项目的成长相关性不高,有利于很好地分散风险。



地域分散——从中国到美国、以色列,不同地域的创新公司成长的外部环境不同,可以有效分散风险。



管理人分散——每一支母基金投资多家顶尖基金管理人,在顶尖优选基础上继续分散风险,完全屏蔽单点故障。


作为全球创新事业的顶层出资人,盛景嘉成母基金通过三年的持续努力,将自己的核心价值极致化,期待与更多致力于投资兴国的中国企业家一道,支持下一代科技与人文精神的进步,将自己的力量投入到建设未来世界的美好愿景中!

分享到:

杂志

在线订阅
2018年05期
2018年05期
《资管新规》终结刚兑时代。大幕开启,PE、VC、GP、LP、FOF,各…
2018年04期
2018年04期
任何一个新技术的出现,最开始的时候,只是被一 部分人所理解,…
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2期
经过 20 多年的发展,中国私募股权投资市场在各细分行业以及投…

机构专栏

  • 嘉实投资
  • 达晨
  • IDG
  • 弘毅投资
首页
股权投资机构
LP
行业
新金融
会议
会议报名
往届回顾
定制活动
推荐会议
研究
榜单
报告
招聘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版权所有:融资中国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霞光里18号佳程广场A座20层D单元  合作热线:010-84467811  备案号:京ICP备11038469号
分享到:
网站制作:牵亿网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