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中募资的考验和机会

来源:融资中国  时间:2019-01-21 13:01  字号选择:

2018年,资本市场风云变幻,金融机构、投资人、企业经历了重重考验。历经近10年高速发展的股权投资行业也在估值、退出、资金端和资产端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洗牌在即,也是抛却浮躁,在锻炼中修能,在价值挖掘上蓄势,最终回归服务实体经济的良机。


1548049284423196.png


2019年1月16日,由融资中国、中国投资论坛主办,融中母基金研究院、融中网、融中集团协办的“2019融资中国资本年会”在北京四季酒店盛大开幕。此次会议以“越”为主题,对行业生态进行全产业链的观点挖掘和问题探讨,共同寻找新时代下“心”的动力,迎接春的脚步。


18日会上,以“募资难问题,考验还是新机会”为题,大会进入了募资方法论专场讨论环节。富坤富坤创投管理合伙人彭程、青松资本董事长隋晓、沸点资本创始合伙人涂鸿川、创世伙伴资本合伙人宗俊、宽带资本合伙人周耘参与了论坛套路,大唐元一董事总经理赵丹薇论坛主持。

 

以下为“2019融资中国资本年会”中,“募资难问题,考验还是新机会”论坛环节中的精彩演讲实录,由融资中国整理。

       

赵丹:非常荣幸参加融中的论坛,我们这场论坛的主题是募资难,主办方把我放到主持人的位子让我感受到浓浓的爱意。我是本场唯一的LP,在私底下开玩笑说今天的主题可以让大家多谈一谈对LP的看法,为什么现在募资越来越难。

   

发言的顺序从彭总开始,先跟大家做一个自我介绍。

   

彭程:大家好,我是来自富坤创投的彭程,富坤创投从成立到现在经历了十年的时间,十年中,我们深耕全国一线以及二线城市,与这些城市当地政府引导基金、高净值客户、地产商等资金方形成比较良好的合作。

   

我们在北上广深,苏州、成都、常州、长沙都有设立基金,每个地方的基金专注的领域不太一样,有专注互联网,有专注大消费,有专注智能制造领域的,最近回报比较高的案例是成都的基金,投的是早期互联网项目,这支基金在2014年成立,同年我们投资了一个项目给我们带来了二三十倍的回报,这个项目在投资时,富坤多支基金在该项目不同的阶段投入进去,这是我们的明星案例。

   

隋晓:这是我们青松资本第一次宣传自己,也是第一次参加这么隆重的大会。青松资本侧重于创投、后期PE,经过这几年的发展,2019年,我们有7个项目要报案披露,累计管理了二十支基金,投了二十多个项目,综合回报率按照浮盈大概为47%。去年年底和今年12月份,我们分两轮投资了青岛市比较知名的一个企业,这个企业今年要报材料,投进去的估值为7500万,去年年底按照7500万净利润来估的,今年净利润规模已经到了1.3、1.4个亿了。

   

上个月,我们得到一个好消息,宁德新时代第一个海外大单,大众新能源车的材料落地到我们投的锂业项目中。

   

涂鸿川:大家好,我是沸点资本的涂鸿川,我个人在1995年开始做VC,2016年,我和三个联合创始人共同创办了沸点资本。沸点资本专注于TMT、高科技领域的早期投资。2017年底,我们完成了第一期美元和人民币基金。包括在座的大唐的赵总也是我们的LP,LP背景主要是引导基金,还有机构投资人为主,美元方面则来自于捐赠大学,捐赠基金等等。


我是奇虎360最早的投资人,上市项目包括途牛网跟团车网,目前沸点投的比较大一点的项目有360企业安全,小黑鱼等。我在这个行业内干了二十年,高科技领域的风口三五年就迭代一次。目前,高科技领域技术专注于ABCDfive:A就是AI,B是区块链技术,C是云,D就是大数据,five就是5G。


我们的口号是“工匠投资,陪跑创业”,项目总监就是我们三个合伙人,现场做尽调,做投后管理。我们都有创业和运营的背景,在投后我们花了一半时间。

   

宗俊:大家好,我是创世伙伴的宗俊,过去这些年,我们专注于TMT领域点中早期投资。2017年,我们募到了人民币基金,2018年又做了一个美元基金。投资方向上,我们只投TMT,最近比较关注新人群和新技术带来的投资机会。过去十年,我们投资了京东金融,宜信,360,喜马拉雅,探探,很多都是我们在AB轮早期进入的。

     

周耘:大家好,我是宽带资本的周耘,宽带资本是2006年成立的,到今天已经有第13年了,我们这个机构最大的特点就是团队合伙人一起共事13年。我们团队大部分人都有产业背景,都来自于运营商或者互联网公司。宽带资本董事长也是中国网通的总裁、CEO,我本人原来是中国网通的管理人员。宽带资本专注在TMT领域,主要方向是2B领域的项目投资。我们在过去三五年中主要投资在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最近在物联网还有5G投资较多。


我们既有美元基金也有人民币基金,美元基金最大的LP是主权基金,CIC,个人投资者有雅虎杨致远。人民币基金中,我有有VC和PE基金。最大LP是全国社保基金,还有保险公司泰康,也有地方的引导基金,北京亦庄,还有湖北长江基金,L是财富管理公司诺亚。

 

差异化投资

    

赵丹:从LP结构大家谈一谈自己的投资策略和打法,以及各自机构差异化的投资特点。

    

彭程:投资策略分两部分来说,富坤在各个地方跟地方政府和地方上市公司关系较好。根据各地方产业的不同,我们有不同投资领域,成都以早期互联网为主,长沙有新媒体方面的投资,每个团队在地方都会根据地方的产业特色,结合地方产业特征做投资。通过十年的时间,我们从点连成线到覆盖的面,各个地方好的企业都会在集团内部做分享。A股资本市场发展不太乐观,我们开始向海外资本市场拓展,其中考虑到两部分,第一部分拓展了融资的渠道,第二个拓展了退出的渠道。

   

赵丹:隋总,怎么权衡政府引导基金和市场化基金的诉求?

    

隋晓:第一个问题提到LP结构的问题,我们青松的发展从青岛起步一开始要先活着,回首LP结构,以前是高净值人群,企业家、银行家、上市公司老板。2018年是我们的分水岭,我们投资项目的质量打动了引导基金,2018年我们申请青岛市的引导基金,目前从青岛市引导基金管理中心的相关负责人反馈来看,我们是33支青岛市政府引导基金中目前表现是最好的。

   

2019年,我们有六七家企业报IPO,我们也开始加大对引导基金或者说市场化母基金的对接力度,春节前后有五个亿的基金落地,今年我们会到深圳、江苏也会对接建立引导基金。

   

权衡政府引导基金和市场上母基金的需求方案,政府引导基金更多的是从招商引资角度来配置基金,会有返投比例,很多都是1:2,南方和深圳放开1:1.3,1:1.5的情况。而市场上的母基金更多的是从投资方向考虑的,比如你必须得投哪个专业方向,这里就有匹配的问题,既要照顾母基金的专业化投向的要求,又要照顾地方引导基金本地投资的要求。方法就是加大项目的挖掘力度,提高项目的门槛,净利润规模也大幅拉高了五六千万,同时加大对项目持续跟踪服务的力度。

   

赵丹: 涂总,我们很荣幸跟沸点成为合作伙伴,对沸点我们已经非常了解了,包括涂总讲到狙击手的打法也是大唐元一在筛选优秀基金管理人时很看重的一点。我给涂总提一个问题,美元基金和人民币基金投资策略有什么不同的打法?


涂鸿川:我们有人民币和美元基金,人民币周期八年左右,美元10+2更长一些。我只懂得TMT领域,让我看医疗,制造行业也不是我擅长的。

   

我们自己的项目来源来自于过去曾合作过的人。比如我们投资的小黑鱼, 他的团队是以前曾投的途牛网出来的团队。不同是人民币、美元投资阶段不同。坦白来说人民币比较难投,美元周期长,等他十年也无所谓,唯一差距就是在这方面。

   

还有一点有些领域像互联网安全领域和金融类这类,坦白来说只能是人民币投资,政策因素,安全角度考虑。

   

宗俊:我们团队喜欢团队作战。每周周会的时候大家讨论一些方向和公司。会有几个固定成员一起集中精力在一个行业内,进行地毯式的搜索。通过这种围猎式的打法,我们逐一判断项目是否要进行投资。   

    

周耘:在过去十几年,我们有60%投在2B,40%投在2C,这跟我们团队的背景密切相关。我们在2里是按照细分领域进行行业研究,然后再进行布局性的投资。在消费互联网领域,我们也是采用狙击手的策略,另外我们五位主要合伙人一起共事超过了十几年,我们大家对于各自的行业知识和脾气秉性都非常了解,判断项目的时候会进行充分的讨论,以便于找到更好的项目,这是我们最大的特点。


募资难的应对之策


赵丹:以LP的角度看,我们元一更倾向于有清晰投资策略的GP,并且投资策略具有很强一致性的基金或者是GP合作。在我的印象里有很多GP做路演或者是做项目的时候会有误区,大家会花很多的篇幅讲我过去投了什么很厉害的项目,却不说投资策略。我们还非常喜欢专注的团队,我们经常讲“能力边界”。我们会倾向于大家在自己的能力圈范围内去做投资。


下面请讲一讲募资难的对策。

    

彭程:我们基金LP结构里有不少上市公司,目前的情况下,他们的出资力度确实比较受影响。


强监管、去杠杆和资管新规的出台,使得银行的钱出来的更难。资金总量缩小也导致融资时会出现一些问题,面对这样的情况,富坤深耕当地,对当地政府的需求,特别是政府引导基金的需求紧密跟踪。


上市公司这一块会有一点问题,高净值客户他的需求是一直存在的,我们只要控制好他们之间比例的需求,融资的时候相对来说没有遇到太大的困难。只是说现在LP不管是政府引导基金或者是投资人,他们在选择GP的时候要求也变多了。

     

隋晓:说到募资难,从简单的供需理论分析,股灾把一大部分高净值个人给消灭掉了,这是一。第二个,这一两年对于上市公司是非常痛苦的一年,上市公司作为重要的出资方,因为高质押率的问题让这部分LP出资产生问题。


这几年很重要LP的主体,政府引导基金和大的国有投资平台形成的母基金,这些是支撑着中国创投机构的发展,是私募股权机构发展很重要的资金来源。资金来源由于区域、方向上的限制,里面还有很多的机会,特别是资金的来源是比较多的,在需求端这几年的难点就在于在退出层面比较难。

   

涂鸿川:我个人认为募资难的问题是因为过去几年LP没挣到钱,这个很现实,很简单的问题,不少基金LP在2010年开始、2012年不断的投入,最近是要交答卷的时候。前面两三年的确钱太多,GP们处在泡沫阶段,今天一级市场、二级市场的估值倒挂,有的时候IPO估值还比前一轮的市场估值来的低,作为基金管理人我们也有自己的责任,不管是回到早期、中期甚至是IPO,最终钱的循环一定要流起来。


钱循环不流起来,你再去募肯定很难。作为基金管理人来看,时间点很重要,就像开车一样,什么时候应该加速,什么时候应该减速。2017年我们只投了一两个项目,我们真的很纠结,因为很多项目估值太高,或者都没有机会做尽调。


去年下半年市场回到理性,创业者回到理性,今天终于有创业者坐下来跟我们说,融了这么多钱都花到哪了。花了之后,商业模式会走到什么程度。


之前,大家都认为共享领域是很好的生意,各家创业者都拿到一大笔钱,靠钱砸钱打这场仗,这些钱都是真金白银。去年我们投的不多,今年感觉创业者成熟多了。

   

宗俊:我很同意涂总的观点,我再补充一点,现在有点像就业的市场,一方面钱是少的。另外一方面市场上没法充分有效的匹配,有那么多的高净值个人,有那么多政府引导基金,GP也是成千上万个,我相信每个LP认识的GP和每个GP认识的LP都是有限的,这个情况下没法充分的匹配。不管是GP、LP,大家的专业化都在提升的过程中,但在这个过程中有可能两个本来可以匹配上的,因为诉求不同,造成有钱的LP找不到合适的GP,而GP也募不到资。   

    

周耘:我非常同意前面几位同行做的分析,2019年募资会难,而且整个资金市场LP的供应肯定会减少,在这种形势下GP无外乎两种,一个就是现在还有存续的GP更谨慎的投资,投到更好的项目和更合理的估值。

   

另外一方面, GP募新的基金时,要把自己投资的策略,投资的理念阐述的更加明确。宽带资本一方面把投资策略说的更清楚,另外一方面要跟国家产业的发展方向紧密的结合起来。我们要找到更好的投资领域,如5G中细分领域和有潜质的投资项目,这样才会让我们的募资变的轻松一点。

   

赵丹:我代表LP谈一下募资难这个问题。投资,募投管退四个环节,募资难是一个表象的问题,你投资的这个阶段是不是有清晰的投资策略,是不是秉持价值投资理念,这影响着能否募到资。比如共享单车的案例,摩拜机构投资人的前一名,第二名我们都对接过,跟他们聊的过程中得知,他们最早投摩拜和OFO的策略和对未来的收益测算是可行的,符合财务预算,但接下来越来越多的资金砸进来,导致项目出现了变形,项目是好的项目,只是大家没有那么好的理性。

   

第二个管理,找到好项目不容易,越来越多的GP倾向于从采集者到培育者,他们越来越早的介入到项目里面去陪着项目成长,退出角度也很好的理解,前面投的好,管的好才能退好的,退出还有另外一个因素就是退出时间节点的选择,这是从LP的角度分享募资难的问题,投的好,管的好,才能募的好。

   

最后一个问题,大家分享一下对自己投资领域中新机会的认识?以及对未来大环境总体走势的研判?

   

彭程:我们专注物联网未来的发展,这是我们专属的领域,我们看好它的发展趋势,关于今年往后的态势,我们觉得大环境上,募资不会太容易,退出不会太乐观,我们还是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为以后的发展做好铺垫,这是我们的想法。

   

隋晓:我们关注抗周期的行业,像大消费、医药健康可能是未来的投资方向,虽然大的金融形势不是很乐观,在这种情况下还是有一些好的抗周期的项目。

   

另外,科创板的推出,信息技术或者是应用技术领域的企业可以多关注,下一步我们也会加大对这类企业的投资,今年有两个企业会报科创板,虽然处于资本寒冬,但用好的项目来回报LP这是永远不变的真理。

   

涂鸿川:宏观经济我们不算专家,个人感觉起码今年也不会突然间就变的非常好,这很像2007年、2008年的市场环境,2007年京东、五八、奇虎360为了募到五千万元跑了满街都募不到,好的企业都是在寒冬磨练出来的。关于关注的领域,我们比较看好5G。我们特别喜欢科技领域,当技术迭代的时候,就是地壳式振动,把原来的都振下来。

   

宗俊:我们还是专注于信息技术,短期内会更倾向于能改善行业链条或者是个人生活的企业。市场冷和热很多时候都是人的预期,无论是LP还是GP,真正依赖的是好的企业家,冬天走出来的好企业,会提高大家的信心。   

    

周耘:从宽带资本角度来说,在2019年,我们会更认真仔细的看待项目。经济是有周期性的,2008年、2009年有一轮,1997年有亚洲金融危机。每十年的经济周期一般分成四个阶段,上升期会有三四年,繁荣期有两三年,然后会出现一两年的危机,再有一两年就会有崩溃或者是到谷底的情况,然后又会进入上升期。经济会有自我修正的过程,不管是GP也好,LP也好,对经济周期有合理的判断,经济寒冬的时候要抓住投资机会。作为GP,我们需要抓住机会找到最好的项目,不管是5G也好,物联网也好,互联网安全也好,还是在企业服务里,我们都会认真仔细去看。

   

赵丹:现在这个时间节点总结一句话,很多事情会回归本源和本质,它积极性一面要大于另外一面。很多人说行业面临洗牌,大家思考一下什么样的人害怕洗牌,那一定是排在后面的这些项目或者是排在后面的不对的人才会害怕洗牌,处于行业前端的是不会害怕洗牌的,真金不怕火炼。

   

不管是GP也好,LP也好,项目也好,越来越多的资源会集中于头部,也就是强者恒强,大家不必对我们现在的环境过多悲观,经济自然会有它的规律,事情会回归本源。

   

感谢各位嘉宾的分享,今天的论坛到此为止,感谢各位的聆听。

 

分享到:

杂志

在线订阅
2019年03期
2019年03期
2016年,双创最热闹的时间节点,科技部火炬中心曾联合某战略研究…
2019年01、02期
2019年01、02期
2019年1月16日至18日,由融资中国、中国投资论坛主办,融中母基…
2018年12期
2018年12期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壤壤,皆为利往。”资本与企业的相爱…

机构专栏

  • 澳银资本
  • 松禾资本
  • 上汽投资
  • 嘉实投资
首页
股权投资机构
LP
行业
新金融
会议
会议报名
往届回顾
定制活动
推荐会议
研究
榜单
报告
招聘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版权所有:融中财经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霞光里18号佳程广场A座20层D单元  合作热线:010-84467811  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