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兰克·普兰顿:“一带一路”沿线投资风险与机会并存 警惕政治不确定性

来源:融资中国  时间:2018-05-28 10:05  字号选择:

1527473793123297.jpg


弗兰克·普兰顿:刚才主持人已经介绍我了,其实今天我是以教授的身份向大家来讲课,所以和我们之前其他的讨论有所不同。我想在座的大部分观众,都认为自己是一个乐天主义者,对于未来的投资回报是非常具有信心的,如果你不是一个乐天主义者可能就入错行了。

    

说到对外或者境外直接投资,我可要向大家敲响警钟了,我扮演的角色是一个预言家,如果你们读过一个希腊神话,她是国王的一个女儿,她曾经受到过诅咒,也就是说她预言真实的事情都不会受到相信,不会受到信任。大家都知道卡山德拉(音译)这个故事,她作为一个政治方面的预言家,卡山德拉从来不受信任,大家总是怀疑她,受到不同的一些条件,而且否定他所预言的可能性。而卡山德拉在投资方面就像一个预言家一样,我们一定要确保在投资的时候非常关注未来的风险和挑战。这个问题可能之前没有讨论过,中国现在对外直接投资每年都在增长,比如要为了保证人民币的价值,还有正常的贸易往来,加速贸易发展,让中国成为一个受欢迎的投资目的地等等,保证中国通过软实力来确保国际上的地位,我们也使用一些新的高新科技实现这一点。而我们通过一些地缘政治策略,包括“一带一路”的政策,这就是中国最新的倡议。2017年,中国对外投资是400亿人民币,主要是通过国企来对65个国家进行投资,这只是在“一带一路”沿线投资额就如此巨大了。大家应该都知道政治风险是什么,如果说你们在对外投资,我们确实会受到海外国家政治环境的影响,而且我们要确保中国政府能够对于外国的政治风险和威胁了然于心。

    

为什么要关注政治风险呢?当前的投资者在对发展中国家进行投资的时候将政治风险列为第三大关注点之一,这个其实比其他因素更加重要,包括宏观经济以及获得新的融资机会等等,这就是新的洞察。要问一个问题,为什么在政治风险分析50年之后,我们非常关注这一点呢?现在有些咨询公司对于这一点并不非常知晓。而中国一个建筑公司的老总曾经也说过:中国公司现在的风险意识越来越增强了,但是没有能力决定如何去管理海外投资的风险。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对我来说政治风险是什么呢?就是我们在投资海外的时候收益受到影响,减少或者削弱,这些可能是由于外国的政治决定、决策而导致的。刚才我也说到了盈利能力的减少,刚才很多演讲人都没有提到政治方面的风险,但它确实对我们的回报产生负面的影响。所以对于分析师来说,政治风险是一个事件,也是一个活动。而说到之前的事件我们也要为未来进行正确的分析,包括卡森德拉预言家要用正确的语言来进行预测。

    

对于中国的ODI海外投资来说,中国对于发展中国家,以及政治法律机构比较薄弱的国家进行不成比例的投资。中国ODI当中的2500亿都是失败的,恐怖主义以及战争的损失等等,这些都是需要考虑进去的,而且会大大影响中国的海外投资。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和欧盟仍然是最大的事件上ODI的受益国,因为他们的法制以及法律的透明度、开放程度以及官僚主义等等等相对来说较少。我们并不能说保证100%的安全,但我们要有机会去恢复这些损失。欧盟和美国也是有一些政治风险的,包括美国最近的政治风险,其实是在激增的,通过中心的事件我们就能够了解到这一点。而大部分政治风险都是来自于一些大事件,比如战争、伤害、阵地、恐怖主义或者政变、内战等等,所以听到这些并不惊奇,大家都应当还记得,中国在利比亚的损失,当时是卡札菲受到了制裁,中国也从中蒙受了巨大损失,差不多有150亿美金的损失,是非常巨大的。所以这就是很典型的政治风险,所以我们要确保政治风险最小化,大部分时间都要处理一些官僚政府的挑战,还有监管的措施、改变等等,而最大的风险在过去几十年当中都是来自于监管方。

    

接下来我分析一下不同的风险来源。可能是来自于市政,也有可能是来自于中央,而在过去三到五年,我们也见到了在西方,美国和欧盟,官僚风险之前被誉为最重要的风险,而最近刚刚被监管风险取代,这对于中国公司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随着国际化的进程以及对外投资的增加,我们一定要对国外的政治风险做到心中有数。我分析下来一共有11个方面,每一个方面都会减少降低损失。

    

我们看一下政治方面包括什么,首先是不可逆性,比如政治方面的改变,比如无法将我们的收益回收或者转回到东道国。这样就等于凭空消失了,还有阵地、战争国内的冲突、内乱等等,出来就有很多员工在街上抗议,争取自己的权益或者要掌新等等。还有不遵守合同以及整个程序的恶化,尤其是处理当地的一些官僚主义的时候,政治和金融的机构,我们被暴露到非常多冗长文件的处理当中,这其实就是一个过程的恶化,非常官僚。还有是不同事件的干预,冲突、绑架、罢工等等,尤其是当地员工的一些罢工,还有对于中国员工的绑架并且要求赎金的行为。其实全球都有绑架事件的发生,比如像日本、韩国等等,他们觉得东亚人并不会用赎金赎回人质,可能只是这样的一种文化。

   

接下来是东道国的监管风险。尤其是在美国的《对外投资法》当中,因为有一些国家为了赢得合同可能要贿赂一定的官员,这就是监管风险。比如在东南亚一些国家,美国政府也学到,如果你贿赂的话就会遭受牢狱之灾。在远东其他一些国家,贿赂额度也非常巨大,很有可能会被起诉,这是在为国外不当行为受到起诉。

    

还有监管的风险,公司的行为以及政府的行为等等,这些大家可能在国外的时候会面临以下这些限制,比如东道国可能有出资限制,或者是对本地运营有限制,对内容有限制,或者通过税务机制对大家区别对待。还有是海外汇回的限制,包括关税,包括非关税的障碍,包括一些变化,要转化为货币。所有这些可能都是监管方面的风险,都是来自负面的政府行为会影响公司的应用。

   

另外一个是涉及到团体活动和声誉风险。这里针对声誉风险和挑战,主要是在全球增长,因为现在商界在全球都有运作。在美国有一些服装公司,在孟加拉生产服装,在孟加拉有11名妇女因为服装厂的火灾丧生,所以在孟加拉现在有这样的操作,就是不再跟这些服装企业进行合作。这也可能是发生的一个风险。

    

另外一个实在太难了,也就是文化纬度上思想的僵化。每一个在海外工作过的人其实都有一些故事,讲到在国外遇到的一些障碍,不管是在沟通方面的障碍,可能跟本国人存在着一些误解。为什么有一些提案就没有成功?其实有可能是涉及到我们大家都没有在人类学上有过博士学位,在企业方面、在面临风险的方面有很多这样的误解,我发现有很多人都会涉及到文化冲突的限制,有些人来到这个国家几次,还没有出过自己的酒店,都没有好好去游览这个城市,而只是一直跟自己的同伴去喝酒、吃饭,他们认为在海外做生意这样也是可以的。突然他们觉得这个国家的运作机制我都了解了,我知道在这个国家该怎么样从事商业。大家可能会受到这些思想的约束。也非常真诚的说,一定要了解“丑陋的美国人”现象,《丑陋的美国人》原来是在1958年发布的一部小说,这是有一位大使来到东南亚的一个国家,来到这个动荡的国家,他也不懂语言,他突然发现自己犯了很多错误。这个“丑陋的美国人”这个术语就成为一种专门指美国人傲慢、吵闹,又无视当地人的文化,以自己为中心,他们这样一群人就被称为“丑陋的美国人”。对于中国人,我想也要注意不要成为“丑陋的中国人”,不要步美国的后尘。

    

鉴于中国在海外投资的整个体量,我想并不一定完全能够避免。比如中国的企业非常期待热切参与很多大型的非洲基建项目,比如在埃塞俄比亚水坝的项目,或者是苏丹的一些石油项目,还有东非铁路项目等等。大家要注意中国面临的这些挑战,其实跟我们在美国所说的跟企业社会责任相关,在非洲市场他们如何看待中国的投资?一家非洲公司做了一个全国的调研,去调研中国企业在各个国家的声誉。43%的人给出了负面的反应,只有45%的人对中国企业的操作采取正面的态度,有4%—5%的人认为中国企业对于环境方面并不是完全承担了社会责任,只有少部分人认为中国做决策的时候谨慎的考虑了当地的文化风俗和当地人民的利益。换句话说其实现在更糟糕了,现在中国的企业在当地操作并没有很好的做调查,并没有很好的了解他们所共事的这些人群。

    

这里我想提出的我的观察,这其实是无处不在的。在这样一个时代,有大量的信息,文化的力量其实是有可能在投资方面,因为一些文化上的误解,导致一些投资的失败。第二点是涉及到道德方面的风险,其实这方面通常有两个纬度。我们有一个交易对手并不以诚信来行事,扭曲或者隐瞒一些关于资产、负债或者是运营、或者是信贷方面能力的信息,或者他们在问题出现之前采取了不必要的风险,利用关系来提取利润。第二个道德危机的纬度,一方面遭受风险的时候,其实是因为有别人,通常是政府承担这样的风险。比如在韩国,在亚洲经济危机之间,我当时是跟世界银行在韩国机构重组小组进行共事,他们并不担心这样的损失,因为最后反正由政府来兜底。我们可以看到,在这里也有可能有这样的苗头,在未来我们一定要非常谨慎,我们如何去应对这样的道德危机。

    

第二点,其实是一个非常具体的内容,因为有很多企业是国有企业进行投资,从政策来说受到了很多政府的支持。一方面这是一件好事,比如“一带一路”,尽管它是一个地缘政治的政策,一旦运转起来能够去帮助全球化的运转,能够让中国跳脱出来,能够在美国退出全球化的时候担任领导职位。另外一点是有中国政府的支持,有可能会改变对于企业来说风险管理的态度,对于我自己这样一个观察家来说,包括中国的政策制定者认识到中国的企业意识到这些政治风险,但是他们不知道该怎么样去管理。中国的某位领导这样说:我们发现有很多海外的投资,但是我们还是对当地的政治风险和后果缺乏经验。

    

针对这方面我们有五个响应:首先对风险要永远谨慎,我们要尽可能避开这个风险,也可能转让这个风险,比如我们可以购买保险保护自己。同时也可以保留这个风险,有可能我们的保险没有覆盖所有,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在保险行业,将它视为应扣项。我们可以通过一些安全措施,去通过运作避免风险,可以去缓解这个风险。我们有非常好的安全保护计划,去对员工进行培训。所有我讲过的这些内容,比如培训,他们学习当地的文化、当地的语言,这里的重点就是我们没有办法去请一位政治方面的专家给我们做咨询,告诉我们如何避开这方面的风险。我们必须要去了解,有一个这样的风险应对政策,包括针对内部的风险,比如企业的负债或者是信贷能力,他们对于内部的情况是了解的,但是并不了解外部所面临的风险,就是刚才我分享过的11个风险纬度。他们是这样认为的,他们并不是觉得有一个风险不适用就不去关注,因为他们通常在潜入问题的时候,是因为他们觉得这件事情不会发生在我们公司身上,这就是我所说的思想僵化所带来的风险,特别是适用于声誉上的风险。因为没有人考察自己的公司,认为自己的公司是邪恶的或者在日常操作当中做错了什么。这里我想把企业社会责任和声誉结合在一起,这就是一些暴露在政治风险下的公司,我们去审视当地的政治关系,跟某些政治人员或者是政党是不是联系过于紧密?有可能在未来反倒影响你的公司。另外一方面,我们又想要跟政府官员培养这种关系,这种关系对于企业在危机当中能够带来保障。当然是很好的,但是要注意一定不能给他们发工资。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政治风险了,特别是在当地的一些政府官员换届的时候。

    

PPT图示)这里是一些政治风险咨询方面的企业。在20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当时只有两三家公司,他们认为其他公司会雇佣他们。现在这已经成为一个非常全面的行业了,我们的时间跟资源应该是在哪些方面投入呢?如果你自己完成的话通常可能会失败,我建议大家不要去完全信赖自己的经验,不管你的经验有多丰富,一定要考虑去雇佣政治风险咨询企业,因为他们有多年的经验,并且在全球的行业当中对全球的主要企业都有这样的合作。所以大家在选自己的预言家、咨询公司的时候一定要非常谨慎,非常明确,因为有些公司可能会让你觉得非常害怕,他希望你有这个恐惧。有的时候可能有一些话会让你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但事实上你的业务是非常棒的,他们也是雇佣了我们很多位学生。这家公司是非常好的一家公司,这些公司能够帮助你。从学术角度来说,你们没有办法独立去承担这个责任。

    

最后提几个建议,我希望能够说服大家,因为我刚才介绍了很多政治方面的风险,也希望大家能够在公司运作方面确保稳定性。

    

第一点,涉及到企业社会责任。有着非常强劲的企业社会责任文化的企业,差不多三年前,中国的大会当中要求将企业社会责任融入到企业报告当中,所以其实大家已经关注到这一点了,大家已经注意到这部分了。企业社会责任非常强的企业,如果有这样的领导去管理,能够采取一些全球的角度,年报能够考虑到三条底线,我们如何考虑到利益相关方,同时也是我们盈利的一个底线,这些公司会在未来有好的发展的企业,这不仅仅是一个学界的声音,20年前大家觉得CSR是公关的部分,今天如果没有社会责任强调的话,那么你们公司承担了很大的风险,有可能会失去自己的业务。至于在GSR和风险管理,这些都纳入到公司管理层决定当中,如果现在要做的话,我们要仔细审视一下如何提升,如何能够将其贯穿于整个企业文化当中,并且能够更好的降低政治方面的风险,我们可以通过雇佣政治风险的咨询或者顾问提供好的经验。即使是在“一带一路”沿线投资,千万不要忘了美国和欧盟,因为在过去一年半我们也看到了美国政治风险,不确定性加剧,但风险存在的同时机会也是在增加的。


关键词:一带一路   海外   投资 
分享到:

杂志

在线订阅
2018年08期
2018年08期
作为中国基因界的黄埔军校,华大基因在1999年起航,是国内最早从…
2018年07期
2018年07期
从2001年成立开始,基石资本从VC、PE、定向增发、并购在内 的多…
2018年06期
2018年06期
回顾过往十年的成绩,从资本层面看,澳银资本累计管理了8支人民…

机构专栏

  • 嘉实投资
  • 达晨
  • IDG
  • 弘毅投资
首页
股权投资机构
LP
行业
新金融
会议
会议报名
往届回顾
定制活动
推荐会议
研究
榜单
报告
招聘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版权所有:融资中国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霞光里18号佳程广场A座20层D单元  合作热线:010-84467811  备案号:京ICP备11038469号
分享到:
网站制作:牵亿网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