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资讯

做《古剑奇谭》的阿里影业,七成市值是如何蒸发掉的?

来源:品途商业评论  时间:2018-10-16 11:10  字号选择:

今年虽有《无双》、《李茶的姑妈》、《影》等撑起档期大盘21.7亿票房,但与去年《羞羞的铁拳》、《追龙》、《缝纫机乐队》几部影片托起29亿票房的火爆局面不可同日而语。

其中,国庆档上映的《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可以说是今年国庆档扑街最惨的影片之一,上映11天来票房不足1400万,而且豆瓣评分只有4.6、淘票票评分7.5分。

《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由阿里影业、淘票票主导全权负责出品、制作、发行的影片,王力宏、宋茜,高以翔,张智霖,柳岩等全明星阵容出演、斥巨资打造特效,票房成绩和市场表现却让人大跌眼镜。

这是阿里影业、淘票票筹备2年多来,主力推出的一部角逐国庆档爆款的影片,又一次遭遇口碑票房扑街,这对于在“内容”和“票务”方面“投入不设上线”,试图垄断电影市场的阿里影业而言,颇为尴尬。

然而,仔细盘点阿里影业这些年批量生产的扑街项目,《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这次扑街,其实并不意外。

在电影投资方面,阿里影业从来不小气,多次对外放言“内容投入不设上限”,每次主投、主控的电影项目都是大手笔投入。

但回想这些年阿里影业的作品,在项目推出后,最终表现均却与其豪华的投入不甚匹配。

去年阿里影业耗资3亿主投主控的重点项目《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登陆2017暑期档时,同样面临口碑、票房扑街,豆瓣评分4.2分,最终5.34亿票房,被有些自媒体和观众封为 “年度烂片”称号。

此前,2016年阿里影业首部全权主控的电影项目《摆渡人》上映时,一样遭遇失利,电影耗费3亿投资,票房却只有4.82亿,豆瓣评分只有4.0分。

如今,阿里影业的片单上,2018年投入近亿资金的《阿修罗》、以及耗资2亿的《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这些将大IP+小鲜肉、轻内容+重特效、国外制作班底+中国故事杂糅在一起的影片,成了一连串失利的代表作。

尽管阿里影业在其电影业务上一直出师不利、屡战屡败。但阿里影业都会迫不及待地出来宣传“爆款方法论”,声称承包档期所有的爆款影片,并自命为“爆款收割机”。

然而在每一个黄金档期里,阿里影业并未能如期所说,在“好口碑+阿里影业+淘票票”的标配下推出爆款,反而在批量生产“烂片”能力上又上升了一个高度。

阿里影业成立四年来,主投主控的《摆渡人》、《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IP+明星+流量”的模式似乎是近年来阿里影业一直在奉行的电影项目运作准则,无论是《摆渡人》、《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还是《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几乎都是同一个模子复刻出来的一样,但市场不买单。

随着大众审美的提高,电影行业的规律也在逐渐发生着改变。只有“特效”+“流量明星”已经无法再打动观众,观众更愿意为“故事内核过硬,情节吸引人,表演感动人”的好电影买单。

但阿里影业依然复制 “IP+明星+流量”作业模式,《摆渡人》、《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等阿里影业主控的影片,几乎是以同样的模式进军电影市场,却几乎以同样的逻辑和结果无一例外地屡屡踩中烂片的雷区。

烂片不仅是对市场和观众的不尊重,也是对自己的不尊重。阿里影业今年国庆档推出的《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再次扑街,也在意料之中。

还能不能好好做电影

在成立的四年来,阿里影业在自己主投主控运作电影业务线似乎并不顺利,主要靠参与外部影片项目的投资回报来支持业绩。

那么,这么些年阿里影业参与外部影片的项目的战绩究竟如何呢?

从阿里影业3月份发布的2017年财报中,可以一窥究竟。阿里影业财报数据显示,2017年阿里影业2017年内容制作业务方面的利润仅为800万元,在2016年则亏损2.413亿元。

进入2018年以来,阿里影业在财报中宣布继续加大内容制作业务,除了将主投主控的《古剑奇谭》推向市场外。阿里影业采取“广撒网”的策略,大手笔参投多个档期的影片。

比如2018年春节档阿里影业几乎参与投资了包括《红海行动》、《西游女儿国》在内的全部春节档影片,在2018暑期档也参投了《我不是药神》、《西虹市首富》、《一出好戏》等全部档期项目,2018国庆档也参投了《无双》等项目。

但是,在这些档期重要项目中,阿里影业的角色并非“主投主控”,仅仅是众多影片的出品方或联合出品方之一,比如《我不是药神》、《西虹市首富》各有16个出品方与联合出品方,《无双》也有9个。但《我不是药神》实际是坏猴子影业、真乐道和北京文化主导运作的项目;《西红柿首富》是西虹市影视、开心麻花、新丽传媒主导运作的项目;《无双》则是博纳自己主导运作的项目,阿里影业并非主角。

在参与这些项目过程中,阿里影业并不是主要的投资出品方和主导运作方。这些影片除去制作成本、营销活动费用、票补费用之外,三部影片的票房究竟分到阿里影业手里的可算作投资回报的真金白银能有多少?具体数据阿里影业虽尚未公布,但我们或许可以从业内情况推测一二。

以《我不是药神》为例,身为六大主要出品方的上市公司唐德影视在票房达到13亿时发布公告中披露称,“来自《我不是药神》的收益超1650万”,照此比例,以最终30亿的票房估算,其收益或难突破5000万。仅仅作为联合出品方之一的阿里影业在《我不是药神》中的投资比例应该远低于唐德影视,收益更是不可能超过5000万。

同样,25亿票房的《西虹市首富》也可以类似参照推算。而《无双》的票房预估在10亿左右,与上述两部影片量级相差较大,分到阿里影业手中的票房也应在1亿之下。

阿里影业从这些外部项目上获得的投资收益,可能还无法弥补其主控项目造成的巨大亏空。

尽管实际收益上赔多赚少,但这并不妨碍阿里影业在每个档期结束后,都会宣传自己的内容判断能力和项目运作能力,甚至在票房大跌、行业低迷的2018国庆档,也兴高采烈地自封为“爆款影片收割机”。

爆款之所以称之爆款,正是因其在票房表现上超预期的不确定性和不可预测性,这种不可预测性使得阿里影业的业绩不稳定以及能见度不高。

作为一家港股上市的电影公司,阿里影业赖以自我包装的《我不是药神》、《西虹市首富》、《无双》这些参与的由第三方出品、第三方主导运作外部项目,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能算是阿里影业主投主控的代表性项目。

这些外部参与项目的成功,并不能回避阿里影业自己主投主控的项目的不成功。从《摆渡人》、《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自己主导做的影片一年做扑街一部,再多的《药神》,也难以完成自我救赎。

市值四年缩水70%

阿里影业成立四年来,换了3届领导班子、三套发展战略,三任董事长CEO在战略玩法都不尽相同。

2014年,阿里巴巴以62.44亿港元购得文化中国60%的股份,同年将公司更名为阿里影业,张强出任阿里影业第一任CEO,主攻内容方向,对电影产业链上下游进行了并购,试图在阿里影业内部建立起覆盖IP孵化、投资、制作、宣传、发行的全产业链业务电影体系。

两年后,阿里影业不仅在内容竞争上建树不多,还常年处于亏损状态。2014年和2016年,阿里影业亏损额分别达到4.17亿元和9.59亿元。2016年底,俞永福出任阿里影业第二任CEO,重新梳理各条业务线发展,并宣布减少内容制作、转型做“新基础设施”。 在2017年6月份上海电影节上俞永福公开宣布了阿里影业的“新基础设施”战略,阿里影业及淘票票开始逐步去电影中心化、撤回擅长的互联网业务领域,不作为上游内容竞争者出现。

然而去年11月,俞永福突然辞任阿里影业董事局主席,淡出阿里大文娱业务版图,该战略也被逐渐放弃。“余额宝”之父樊路远随后接任CEO,重新拾起内容,并宣称对“优质内容无限上地投入”。

阿里影业经过四年摸索,在内容制作业务方面仍没有摸清楚方向。阿里影业财报数据显示,2017年阿里影业内容制作业务方面的利润仅为800万元,在2016年则亏损2.413亿元。阿里影业2018年参与外部项目投资所获得的收益,也无法弥补《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阿修罗》等主要投资项目造成的亏空。

与此同时,阿里影业财报数据显示,2017年1月1日至2018年3月31日的15个月内,阿里影业在淘票票的票补投入等市场推广经费上就烧掉32.2亿元,并因此造成16.59亿元的净亏损。

两个轮子都跑不动的阿里影业,在市场上缺乏足够的竞争力,长期不被资本市场看好,也就不足为奇了。

阿里影业的股价常年在徘徊1港元上下,已经成为港股市场一支仙股,截至2018年10月10日,阿里影业当期市值仅为239.59亿元,距离其2015年市值高峰860亿港元,已经蒸发掉了72%市值。

可见一家缺乏长期战略、管理层变更频繁,在电影业务缺乏判断力频频受挫的公司,能有今天这个局面,并不太令人意外。


关键词:阿里影业 影视 票房 
分享到:

杂志

在线订阅
2018年08期
2018年08期
作为中国基因界的黄埔军校,华大基因在1999年起航,是国内最早从…
2018年07期
2018年07期
从2001年成立开始,基石资本从VC、PE、定向增发、并购在内 的多…
2018年06期
2018年06期
回顾过往十年的成绩,从资本层面看,澳银资本累计管理了8支人民…

机构专栏

  • 嘉实投资
  • 达晨
  • IDG
  • 弘毅投资
首页
股权投资机构
LP
行业
新金融
会议
会议报名
往届回顾
定制活动
推荐会议
研究
榜单
报告
招聘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版权所有:融资中国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霞光里18号佳程广场A座20层D单元  合作热线:010-84467811  备案号:京ICP备11038469号
分享到:
网站制作:牵亿网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