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资讯

医疗创新企业在新形势下创业挑战和机遇

来源:融中财经  时间:2019-04-15 17:04  字号选择:

医疗健康是技术导向和政策导向型行业,这个领域的投资有着很高的专业门槛和资源整合能力要求。感谢各位嘉宾就生物医药投资的全球策略和格局带来的专业讨论。

    随着《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的出台,越了越多人意识到中国医疗大健康领域未来十年将迎来爆发式增长。众多医疗创新企业如何把握时代机遇,借助政策和资本实现突破式发展?移动医疗、跨境医疗、精准医疗、人工智能的应用,哪些是真机会?哪些是伪风口?我们将围绕医疗创新企业在新形势下创业挑战和机遇展开,有请元明资本管理合伙人李克纯先生主持。


李克纯:

    非常感谢各位听众在这里听我们的讨论,我们今天也非常有幸,请到了投资人、创业家、医学家和生物学家,从创业、科技的角度,探讨未来的机会和挑战。我本人是华师的,今天在座的差不多都是武大的,我跟武大结缘很久,我觉得整个的创业气氛和环境都非常好,我这次来也带了几个华西的师弟,这些师弟大家想创业也可以认识,90年代初的,他们也在关注新的投资机会。讲点干货,不要讲虚的,你们自己最亲身经历的事情,你们遇到了在你们的行业里面,你们觉得机会是什么,挑战什么,首先也介绍一下自己。现在请我们的陈丹来介绍。

   

陈丹:

    我今天非常有幸,参加了两天的建博会,一方面是感谢我们的陈冬生师兄,今天要非常感谢田源大师兄,我作为武大的学子,对武大的情结跟各位校友应该是一样的深。我是学金融保险的,但是实际上在毕业以后从事的工作,其实跟保险的关系反而是没有那么深,更多的是在金融和投资这个领域历练了多年。我现在是信中利资本联合执行总裁和高级合伙人,是一家专门从事PE和VE的投资公司,应该是中国最早一批成立的基金管理人,到现在医疗健康是我们非常重要的一个板块,我们也投资了非常多的业内著名公司,比方说做论坛的美年大健康,包括做精准医疗的丝路迪这些头部企业,还有做眼科的,医美的,我不一一列举了。对医疗健康的领域,是我们的重中之重的领域,接下来我们会和更多的嘉宾一起分享,对医疗健康投资的一些心得体会,谢谢大家!

   

杨正茂:

    谢谢李总,我其实是武汉大学生命科学院药学专业的,我现在比较专攻,因为我们武大有两个母院,药学和深科院都是我的母院,我非常高兴和大家一起来组织这个健康产业联盟。我现在创办的公司叫浦瑞生物医药,刚才我听了几位师兄聊到的生物医药,从生物医药角度来说我是个逃兵,我一直在做药,但是现在从事的方向是大健康,我经历了从仿制药到创新药的历程,所以我们是以生物医药的思路来做大健康,我专注的领域是做健康的化妆品,功能性的化妆品和食品。我们感觉这个行业非常有机会,特别是跟很多美国的客户,一起交流的时候,觉得这个是一个非常蓬勃发展的,我还特意汇报,我们也在做CPD,最近一两个礼拜就有两家美国的公司找我们,希望开发纳米的制剂。所以我们是从纳米技术切入的,我之前做了国内的药,上海复旦张江的,这个公司之前在香港上市,现在在申请科创板上市。我们现在主要是从一个学术的,从技术的角度,跨界到创业者的行业,从医药的角度,跨到大健康的领域,我觉得这个领域有非常多的机会,我也是希望有更多的机会和大家交流,特别是跟我们武大的教授,还有我们武大系的教授,以及企业家和投资家。

   

杨代常:

    参加了几次健康联盟的会议了,但是今天是第一次坐这里。因为我现在还是在职教授,我们公司主要还是以武汉大学产学研结合,主要开植物技术平台的生物医药体系,就是我们叫做农业生物制药的技术体系。所以我们基本上从14年的努力,自主研发了以水稻种子为平台的体系,所以这个方面我们通过建立完整的农业生物制药的产业化和质量的保证体系,我们公司主要是以这两个平台形成的,以生物医药为主要的。实际上我们看看生物制药领域,也是3个瓶颈,一个就是产量低的问题,尤其是在我们农业生物技术领域来讲,从86年开始产量都很低,我们每公斤的植物组织都是在微克的产量水平。工艺复杂,大量的去除几万个蛋白质,拿到一个单一的蛋白质,这个非常复杂。第三个就是规模化比较困难,如果说我们说酵母发酵,技术难度比较难控制。我当时是学植物遗传的,做水稻我是从72年开始,当时就是针对这三个特点,我们认为种子是可以解决产量、工艺和规模化的问题。我们当时做这个就瞄准了一个国家的重大需求,就是白蛋白,一个是剂量很大,价格也不低。通过这几年的研究来看,我们基本上达到了标准,17年国家批的做临床研究,植物这么一个品种,做临床研究我们国家的白蛋白,按照美国的标准,我们的需求量是700吨,去年的数据,应该是430吨。实际上白蛋白一直以来都用在临床,但是都想通过充足替代血浆提取,国内国际也很关注,他是在生物医药领域来讲,在技术平台也是很关注的一个产品和技术,通过临床研究产品,解决我们国家的问题,也是一个很大的提供生物制药的新的途径,所以公司致力于研发这个,我们有10多个产品管线,包括儿童用药,心血管疾病,基本上初步形成了每年1—3个,我想我们白蛋白临床一旦完成,是我们这个体系的优势非常大,我们实现我们公司提出来的,为我国人民提供绿色、安全的产品,这是我们的使命和愿景。

   

张楹:

    我其实是一个生物学家,我还没有读过医学博士,我叫张楹,来自武汉大学医学研究院,我的实验室主要从事的是基编辑和细胞治疗。我非常荣幸参加这次健康论坛,我是抱着学习的心态跟大家交流,也了解一下现在武汉的健康产业,产学研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我是06年的南开本科,读的生物专业,之后去了美国科罗拉多,从事一些胚胎的发育研究,之后去了波士顿做了三年博后,继续做的这方面。之后跟传统的学术路线不太一样的,我去了一个初创公司,是一个基因编辑公司,我见证了公司从最开始的4个人在3年之内成长到300人,以至于短短一年之后就在纳斯达克上市的过程。在基因编辑的公司,我的任务是从事血液病的基因治疗,我带领团队从最开始的组建一直到搭建研究平台,建立实验室,一直到后面研究的是利用基因编辑,去编辑你的造血干细胞,把一些遗传突变的修复过来,治疗一个重症免疫缺失的病和孤儿病,已经进入了产业开发。我还参与了两项也是基因编辑治疗造血干细胞的疾病,这两项产品目前已经进入了欧洲和美国的临床一二期的研究,也正是这三年在公司里面的历练和学习,让我深深的体会到了技术变革和基础研究对于一个创新或者是新药,或者是对没有任何治疗方法的患儿,给他们带来新希望的一个最重要的动力。而大学和研究所,其实是技术变革和科技创新最集中最核心的区域,基因编辑这个技术,其实是源于最早的两个实验室,发现了细菌体的一个天然免疫防疫机制,所以我去年决定回国,回到到武汉大学,回归学术,组建自己的团队,主要是想解决基因编辑治疗,高效率修复遗传突变在造血干细胞里面的应用。

   

李克纯:

    非常感谢,我特别佩服医学界,我发现有一个很大的不同,科学家不能专注,我在波士顿卫材工作10年,我也不想发展,后来还是比较努力,我们还有一个药,是一个合成的药是5年前上市的,现在是全世界最复杂的药。我们把这个药,从公司里面做出来,非常空。我们是一个大公司,出来创业,是另外一回事,因为创业就是在大公司里面,无限的资源,有限的机会,你出来创业,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你得赵资源找钱找人,还要做技术。所以完全不同的一个感觉,但是每一个感觉都会找到一些新的东西,我们今天是谈创业,我想今天我们是很有幸也请到投资人,从投资人的角度,你怎么看待创业家。还有科学家,你们会怎么样需要投资。

   

陈丹:

    我觉得今天的论坛嘉宾,主办方选的很有意思,今天只有我一个是投资方,更多的是科学家和创业者,我听起来很有意思,可能我们还会再交换意见,我很想了解一下你们现在正在从事或者研究的领域到底是怎么样的。因为从投资人的角度,未必我们会非常的了解分子或者说他们之间作用的原理,不管是医学还是药学,这个不是我们擅长的。大家我们非常关注的是,如果我们要投资一家企业,我们一定会关注,这个技术应用了以后,它所应用的市场是否是一个足够广阔的市场,是否具有能够迅速扩展的可能性,这个是我们作为投资人非常关注的,不管是医学还是医疗健康,还是在其他的领域,我们非常关注的是这样的一种,你的技术是否有足够高的壁垒,或者说你的技术是否有足够的有效性,这是第一个。你技术所应用的场景,这样的一种环境,是否具有能够迅速扩展,或者已经运用到巨大的市场环境里面,这是从投资人的角度看企业的一个很重要的两点。第三点是人,我觉得这个可能是在初创企业的时候,人可能是比我刚才前面讲到的两点更为核心的地方,说到底我们投资一家企业,还是投资创业者的大脑,他的思维和未来能够实现的一种可能性。我们在过去,有什么有意思的经历,其实我回想一下,我们所投资的医疗企业,有的是做医疗服务的,比方说连锁的机构,或者说是专科的连锁眼科医院等等,还有一批是生物技术的,比方说做宫颈癌疫苗的,有的是做PD1的药物的研发,以及做基因检测的。其实还有一些是做第三方的检验机构,还有很大的一批是做互联网和AI切入的。这样的一些创业的企业其实都会引起我们的兴奋点,我们都非常的感兴趣,但是追踪到最后,最核心的一点还是人。我看到两个杨总,还有张楹,我非常惊讶,这么年轻就已经是博导,而且经历非常的丰富,不仅在国内而且在国际的大学都有留学,而且能够参与到创业公司的组建以及成长,我觉得你们三位都非常的优秀,如果是我的话,真的很有兴趣接触,深入了解你们,如果有可能,我们作为一个风险投资的机构,或者作为一个PE的投资机构,我们非常希望在你们需要资金支持的时候,给你们一把助力。因为一个企业要发展,仅仅有技术是不够的,可能梦想也只是想想而已,我们希望帮助更多的企业一起成长,谢谢!

   

杨正茂:

    我觉得我是一个很享受创业的过程,包括今天听了张俐娜院士的演讲,我觉得也很受启发,我做的一些工作也是跟纳米材料相关的。其实刚才陈总说到了,技术也是很重要的。我们做纳米制剂也三个要素,一个是技术、处方工艺,还有一个是设备原材料。我昨天在武大跟学生交流的时候,我觉得中国其实在美国80年代的水平,可能某些领域连80年代的水平都不高,我们是一个非常大的差距。从创业的角度这是机会,我工作的时候,我是在复旦张江,是一家上市公司,我虽然是学生物的,虽然我是药学专家,我有一个机会,就是当年的同学在美国。其实当时国内外的企业家,包括我们公司里面的都不看好,因为你们凭什么能做,没有一点背景。包括浙江海镇,也是做的这个,还找了海归的团队。很多情况下,人家没有做好就是我们的机会,细节是魔鬼,我是做生物蛋白出身的,所以做纳米药物,现在欧盟把纳米药物也叫做非生物复杂药物,所以这一块对我们是一个挑战,但是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们从04年开始,08年这个产品上市了,当年在国内做仿制药,基本上是花两三万买一套资料,然后报上去。我们当时花几百万做这个事情就不容易了,如果在现在可能就是要三五千万,或者上亿的资金做这么一个仿制药。所以所有的机会都是有时间窗的,我们现在从创业的角度,我们就把过去从医药行业里面,看到的这个行业的演变,发现在这些领域其实有类似的机会,在医药领域中国是一个原料的大国到强国,到一个演变的过程,其实现在到国内食品和化妆品,特别是提取物这一块是大量的出口,这些因为是过多的竞争,也会导致生态的污染,导致环境的污染,赚取的是行业的利润,如果做的稳定性好,解决溶解度的问题,有很大的价值。很多国外的也在说没想到中国还有这么大的公司,我们可以把医药里面的技术,把食品行业的技术,把化妆品行业的技术综合起来,也可以说我们是微创造的模式,我们是通过时间和空间的方式,我从武汉大学毕业20年一直在做技术,我也从来没有放弃创业。我一开始就是做个体户的方式,从产品研发、生产、销售基本上都会,所以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一个盈利的公司,我们没有太大的资金的压力,虽然我们的规模不是很大,但是我们很快乐,我可以不停的找到新的方向,不停的发现新的机会,而且我发现我们组建了武大健康联盟以后,给我们的提供的机会更多了,所以我也是希望在座的各位朋友加入到我们的产业联盟。比如我举个例子,我们97级的一个师妹,她在做藻类,她说师兄我们那边政府投了很多钱,将近1个亿,我们也和想做应用,但是不知道怎么切入。我们去年在上海国际会展中心聊了一下,我说你从最简单的开始,跟我们合作,把藻类里面的核心物,比如糖指,或者多糖应用到化妆品领域。为什么这是我们选择的一个行业,因为门槛相对比较低,不需要法规的审批,因为化妆品的原料是作为化工的原料,不像成品和食品原料油比较高的政策壁垒。所以我觉得,作为企业也是要选跑道的,我们做药的不一定特别有优势,因为周期太长了,谈率的说前几年一直在纠结,我不知道到底是做药还是做化妆品,后来在杨志师兄的鼓励下,我们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国家的政策变化,我果断的放弃了独立做药的念头。

   

杨代常:

    我们有8轮的投资,现金2.5个亿,现在也是到一个关键的节点,我们希望对投资者来讲,特别是在国家这么一个鼓励创新上,我们很期望我们陈总这样的,对于一些创新的投资者,我们也是一个节点,也是希望能获得这方面的一些优先,谢谢!

   

张楹:

    跟大家讲一下我的一些感受,没有去公司之前,总觉得创业不了解,觉得不就是在原创的基础上应用一下,后面在公司待了三年之后,创业真的需要一帮专业的人一起,对原始技术的核实,二是怎么在产业化上高质量的,特别是需要一个高规格的质监,还有一个资本的融入,在不同的阶段需要不同的资本注入。所以我发现创业跟研究基础是完全两个不同的概念,是需要专门的职业经理人去运作的,需要一个团队去做。我体会比较深刻的是在波士顿有一个非常好的生态链,有产学研,有一个很好的大学,有很多的非常优秀的科研人员,提供了非常好的人的支持。还有医院,所以有很多的医生,可以把最需要的一些医疗需求,通过他们有不同的方法,和临床紧密的联系在一起。波士顿还有一个很强大的,就是生物制药小规模的初创公司,形成了一个非常好的生态链,在大学教授里面,做出的一些最原创的东西不是每个原创的东西都能应用到产业化或者是做成一个产品,因为学校里面的教授的优势在于不断的创新不断的新观点,可以把这些新的东西从中选择或者验证,哪些可以做成药,进一步验证,形成非常良好的循环系统,之后再去医院和医生进一步沟通,需要互相了解互相的需求,我觉得这个生态链是非常的好。武汉慢慢也在形成生态链,比如说光谷,我们有武大和华科,还有中南医院、人民医院和协会,我觉得慢慢的可以形成这么一个良好的生态链,可以促进一个良好的发展,也可以促进一个专业化的应用。

   

李克纯:

    我觉得各位讲的非常好,我也说三点体会,第一个就是我们看市场,大的市场固然是好,但是往往竞争很强,我们很可能会看一个狭窄的市场。第二个是要动态的看这个市场,因为有些东西可能是不存在的,比如细胞治疗,还有弯道超车,现在细胞治疗和基因编辑,中国和美国差不了太多,所以我们在做金融投资和我们有点不一样,他们是根据过去的历史数据,拿来做模型。我觉得我们作为投资应该动态的看问题。第三就是人的问题,所有只有不成功的企业家,没有做不好的企业。企业家不成功怪别人,你自己做一个企业家,能不能以一个宽广的胸怀,提升自己的维度,从一个科学家到一个企业家,到一个投资家,到哲学家,都是在不同的维度上考虑问题。

    今天因为时间关系,还是每人一句话,讲出你觉得想表达的东西。

   

陈丹:

    我觉得创业需要勇气,需要耐心,衷心的祝愿所有有勇气去创业的人,能够坚持下去。但是创业十之八九不成功,要以这样的心态迎接失败,因为胜利等着你。我们见过太多的创业者,这一点与创业者共勉。

   

杨正茂:

    我首先要替我们武大健康产业联盟做个广告,欢迎大家加入我们健康产业联盟这个大家庭,大家抱团取暖,一起享受创业的过程,享受创业的成果,谢谢!

   

杨代常:

    作为企业来说,希望我们的健康产业联盟多多支持校友的企业,谢谢!

   

张楹:

    我的感受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职责和工作和负责的一部分,我觉得每个人只要作自己的本职工作,我只要做好研究,因为在后面都是一个团队一个合作,只要每个人不是最短的那块木板,踏踏实实切实有力慢慢往前行。

   

李克纯:

    我其实有一句话,创业很可能会后悔,但是不创业很可能会后悔一辈子。谢谢大家!


关键词:医疗创新  
分享到:

杂志

在线订阅
2019年01、02期
2019年01、02期
2018年12期
2018年12期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壤壤,皆为利往。”资本与企业的相爱…
2018年11期
2018年11期
中国互联网从诞生到现在,几乎彻底改变了我们每一个人的生 活、…

机构专栏

  • 嘉实投资
  • 达晨
  • IDG
  • 弘毅投资
首页
股权投资机构
LP
行业
新金融
会议
会议报名
往届回顾
定制活动
推荐会议
研究
榜单
报告
招聘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版权所有:融资中国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霞光里18号佳程广场A座20层D单元  合作热线:010-84467811  备案号:京ICP备11038469号
分享到:
网站制作:牵亿网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