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资讯

孙正义跌落神坛!血亏65亿美元,软银终结14年盈利纪录,二期基金将为WeWork填窟窿?

来源:融中财经   作者:什小瀑   时间:2019-11-11 11:11  字号选择:

朝WeWork砸下100亿美元被深度套牢,软银愿景二期基金除了开启新一轮的投资之外,会为 WeWork 填补漏洞吗?

融中财经PE/VC:“我在投资的判断上出了问题,目前正在深刻地反省自己。” 孙正义在东京举行的记者会上说。


近日,软银集团发布了2019财年二季度财报,因其旗下愿景基金录得亏损为9700亿日元(89亿美元),从而导致软银营业亏损7040亿日元(约65亿美元)。这是软银集团十四年以来的首次季度亏损。


在孙正义看来, “就像台风过境一样,这次的亏损,是我创业以来从没有遇到过的”。虽然之后孙正义表示软银的“旅程没有改变,愿景也没有改变。”但仍遭到不少质疑。


亏损规模似乎依旧在不断扩大,软银的第二只超大规模基金募集即将开启,真的如孙正义所说,时间会处理好任何事情吗?


一世英名,毁于WeWork 和Uber


孙正义的尴尬,愿景基金业绩的“一塌糊涂”,皆指向其所投资的WeWork和Uber这两家独角兽公司的估值暴跌。 


成立于2010年4月的WeWork,被认为是全球共享办公运营模式的第一家。短短几年时间内,在全球范围内开疆拓土,一时风光无限,被公认为最具潜力的独角兽企业,在孙正义眼中,它就是“下一个阿里巴巴”。


2017年8月至2019年年初,WeWork获得来自软银及其愿景基金近百亿美元的投资,估值也一路水涨船高,最高时涨到470亿美元高峰。然而,事情仿佛从8月14日,Wework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IPO招股书的时候突然起了变化。


据公开数据显示,WeWork在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亏损分别为19亿美元和23.6亿美元。有业内人士按照每季度约7亿美元的现金消耗率进行推测,WeWork将会在2020季度第一季度陷入资金断裂危机。


Wework估值一路下降,从470亿到270亿,再到100亿,最新估值仅为80亿美元。作为投资机构的软银没有接受Wework的“流血上市”,10月1日,Wework取消IPO计划。


Wework的商业模式遭受质疑,其宣称的“共享办公”被认为是“二房东”模式。WeWork联合创始人诺伊曼也被接连爆出负面新闻,比如生活奢靡,买私人飞机、豪宅,公司深层治理存在问题等,在软银的施压下,9月底诺依曼离开Wework。


为帮助WeWork摆脱现金危机,软银不得不在10月22日对WeWork再次伸手救助,以50亿美元的追投额换取WeWork 80%的股权。


有人戏称,投资WeWork,孙正义这次遇到的不是“马云”,而是“贾跃亭”,曾经“使WeWork比原计划大十倍”的梦想就这样无情的破灭了。


截至9月底,投资WeWork给软银带来了47亿美元左右的损失。在东京举办的记者会上,孙正义对这项投资进行了深刻反省,承认疏忽了WeWork公司治理方面存在的问题,认为这是“一个糟糕的投资决定”。


除了WeWork之外,Uber也是软银愿景基金投资的亏损项目之一。


2019年4月份,软银以77亿美元的投资额获得Uber15%的股权。Uber虽然以极快的速度成长为出行领域的独角兽,业务遍及全球60多个国家,但其以价格战抢占市场份额的方式,使其陷入“市场越大,订单越多,补贴越大,亏损越多”的恶性循环。


从Uber近期公布的第三季度财报看,虽然第三季度营收增长至38.13亿美元,但亏损较之前相比放大至11亿美元。估值也从一年前的逾1000亿,降至如今的500亿美元。股价一路下跌,净亏损数字一路飙升,似乎离盈利之日越来越远。


此外,软银投资的其他项目,比如达闼科技、Wag、Slack Technologies和Guardant Health,也存在上市路不顺、多次裁员、高层换血等多种并不乐观的投资情况。


估值巨大、商业模式不明、需要烧钱,似乎是这些盈利日期看似遥遥无期的被投企业的共性。


除了投资项目所致的亏损原因外,tment Management Associates 首席财务官 Vitaliy Katsenelson认为,软银之所以亏损,在于“DotCom 2.0 的破灭”。


在Vitaliy Katsenelson 看来,“DotCom”即1994 年至 2000 年的互联网泡沫,泡沫破灭后,众多互联网企业相继倒闭。DotCom 2.0指VR、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时代互联网技术兴起后形成的泡沫,这些泡沫的堆砌及破灭使Uber、WeWork等兴起企业迅速崛起和陷入挣扎。


软银愿景基金二号 将为一号投资的WeWork还债?


“今天软银成立了,它将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公司……多少年后,我将成为世界首富,第二,第三,第四就是你们!”软银刚成立时,孙正义站在纸箱上对当时仅有的三个员工说,据说,当场就吓跑了两个员工。


如今,软银集团投资过的企业逾600家,遍布全球,孙正义也一度成为神一样的投资家。最具代表性的投资案例莫过于1996年投资雅虎、2000年投资阿里巴巴。


2017年,软银成立规模为930亿美元的科技基金--愿景基金,孙正义想通过这只全球体量最大的科技基金改变整个科技领域。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愿景基金对外投资额总计707亿美元,投资对象多达88家公司。据基金运营者前德意志银行银行家拉吉耶夫·米苏拉(Rajeev Misra)表示,除退出的投资外,愿景基金目前投资价值776亿美元。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2月至2019年2月,愿景基金投资的38家企业中,仅5家公司估值显示正向增长态势。随着WeWork 上市失败,Uber股价暴跌,软银集团利润情况不容乐观。


在WeWork和Uber上不断重金砸入的同时,软银不断减持套现阿里巴巴的股票,在2016年6月和2019年6月分别减持套现100亿美元和获益1.2万亿日元,这令大股东沙特主权投资基金和阿布扎比穆巴达拉基金感到郁闷,甚至抱怨股东利益受到侵害,对于孙正义“独断专行”的管理风格也开始颇多怨言。


软银的风险逐日增加。在愿景基金的回报机制上,规定“投资者向愿景基金承诺的资金中约有40%采用优先股形式,固定获取7%的年化收益”,这在无形之中,使软银几乎承担了全部投资风险。


据相关人士透露,软银有望通过将其对网约车巨头Uber、办公聊天应用Slack以及癌症检测公司Guardant Health的三笔投资作为抵押,以此获得45亿美元的银行贷款,用以返还愿景基金的投资者,以此兑现募集基金时的承诺。


2019年7月,软银集团宣布成立第二只愿景基金(Second Vision Fund),拟融资规模为1080亿美元,关注领域主要为人工智能技术,在孙正义看来,芯片和数据是科技变革的基础,也是未来商业社会得以前进的推进力。在投资企业的选择上,基金主要投资利润和IPO道路更为清晰的公司。


然而,第二只基金的募集似乎并不顺利。目前,仅有鸿海科技和苹果有继续投资二期的计划。富士康科技集团、瑞穗银行(Mizuho Bank)、三井住友银行(Sumitomo Mitsui Banking Corp)和三菱UFG银行(MUFG Bank Ltd.)有望成为这支基金的股东,但还有待于进一步确定。


据悉,孙正义将把其持有的38%的软银股票作为抵押品,以此向朱利叶斯·贝尔、瑞穗、瑞士信贷等全球19个金融集团进行个人贷款。


愿景基金的股东沙特和阿布扎比的政府基金,似乎并没有表示出对第二只基金太大的投资意愿。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更倾向于只将投资利润投入到第二只基金中,阿布扎比穆巴达拉投资公司则可能会将投资额控制在100亿美元之内。其他有意向投资的合作伙伴,则更多是想借此寻找和其投资组合下的公司的合作机会。


愿景基金二号在投资战略上,是否将延续愿景一号的“用资金压倒一切竞争对手,达到垄断行业”的风格?孙正义是否将吸取投资WeWork和Uber的“惨不忍睹”的教训?


一切还未可知,但体量为1000 亿美元的愿景一号基金的部署用了两年半的时间,而据愿景基金首席财务官 Navneet Govil透露,愿景二号全部部署时间暂定为四至五年,可见孙正义对这支基金的谨慎度。


那么,第二只基金除了开启新一轮的投资之外,会为 WeWork 填补漏洞吗?

关键词:软银 基金 投资 
分享到:

版权声明:
来源及作者标注为融中财经融资中国的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如需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微信RZZG2006。
其他署名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融中财经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而刊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杂志

在线订阅
2019年09期
2019年09期
从华人文化到CMC资本: 老牌“文娱帝国”的科技雄心
2019年08期
2019年08期
2019年盘点:那些信息技术黑马GP们
2019年07期
2019年07期
美元基金缺席的科创板能否成为中国的“纳斯达克”?

机构专栏

  • 澳银资本
  • 松禾资本
  • 上汽投资
  • 嘉实投资
首页
股权投资机构
LP
行业
新金融
会议
会议报名
往届回顾
定制活动
推荐会议
研究
榜单
报告
关于我们
招聘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版权所有:融中财经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霞光里18号佳程广场A座20层D单元  合作热线:010-84467811  备案号:京ICP备1103846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