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资讯

欧罗巴不再哭泣?欧洲创企重获硅谷风投青睐

来源:猎云网   作者:油人   时间:2019-12-05 09:53  字号选择:

在英国脱欧的背景下,这种投资兴趣可能让人感到意外。

Index Ventures的合伙人Danny Rimer花了七年的时间,逐步在美国站稳脚跟,并持有着Dropbox、Etsy和Slack等公司的股份。事实上,他一直在计划从硅谷搬回伦敦。但是当Rimer在一年前回到英格兰时,他发现美国风险投资公司Benchmark、NEA和红杉资本的投资者也出现在了这里。他们同样参加了创企晚宴,领投融资,甚至希望开设办事处。


“我们一直对美国同行飞越大西洋来到欧洲感到惊讶,”现年49岁的Rimer说道。他出生于加拿大,并在瑞士长大,他于2002年在英国开设了Index的伦敦办事处。再次成为欧洲居民的他,参与了包括Discord、Glossier、Farfetch和Squarespace在内的诸多跨国投资。Rimer说,他曾目睹着投资者纷纷涌向印度、中国和拉丁美洲。他说:“一个非常成功的威尔士人曾表示欧洲正在成为一个博物馆,”他所提到的是亿万富翁投资者Michael Moritz——红杉资本合伙人以及谷歌和雅虎的投资者,Moritz数十年前从威尔士搬到了硅谷。“现在,他的公司遍布各地。”


现在,流向欧洲技术领域的资金比起以往任何时候都多,而且来自美国知名风投的资本也越来越多。根据投资公司Atomico的数据,欧洲初创公司今年可能会收到创纪录的343亿美元投资,其中19%的融资轮有美国公司参与,这一数字是2015年的两倍。这些美国投资者贡献了约100亿美元的资金,占投资总额的近三分之一。


事实上,美国对欧洲公司产生兴趣并不新奇:来自加利福尼亚州帕洛阿尔托市的Accel,于近20年前在伦敦开设了办事处,其他公司也纷纷效仿。但是,Philippe Botteri表示,许多公司在随后的经济下滑周期中退缩了。身为法国公民的Botteri在旧金山的Bessemer Venture Partners开始了他的风投生涯,并于2011年在伦敦加入了Accel。美国公司重返欧洲市场的那几年见证了全球金融危机,与此同时,客户获取、工程人才和诸如Y Combinator等创企加速器的出现,也促使大量欧洲创始人,如Stripe的Collison兄弟,搬到了美国。考虑到地区法规和语言分裂的市场,欧洲在英国脱欧方面面临新的障碍。欧盟也已经制定了一项政策,对大型高科技公司如何使用数据提出了质疑。


Blossom Capital创始人Ophelia Brown表示,当她在2012年至2016年期间作为Index Ventures访问西海岸同行,并描述欧洲技术机会时,很多人对此非常怀疑。她说:“几乎每个人都会退缩,总是认为欧洲市场成事不足,觉得没有什么实质内容。”2017年,当她开始筹集Blossom的第一只基金时,许多美国投资者告诉她,在美国和中国成立新公司的机会似乎更大。Brown说,仅仅两年后,她不断地从各机构那里听到消息,询问如何使他们更多地接触欧洲的初创企业。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呢?Adyen和Spotify等备受瞩目的上市活动以及成熟的生态系统,使得面对国内激烈竞争的美国公司,更容易向欧洲投资数百万美元。总部位于斯德哥尔摩的音乐流媒体服务Spotify于2018年4月通过直接上市上市,而两个月后上市的阿姆斯特丹支付公司Adyen创造了近500亿美元的总市值。巴黎Criteo和伦敦Farfetch的IPO也催生了一个百万富翁网络,这些人很乐意以“天使投资者”的名义,向规模较小的科技公司进行投资。根据Atomico的数据,如今有99家独角兽创企,而2015年这一数字仅为22家。


Botteri说:“过去的问题是,欧洲能否产生10亿美元的收益,而现在Spotify和Adyen却创造了数百亿美元的市值。”他也指出,这些创企赢家分布在欧洲的12个科技枢纽,并非全部来自伦敦和特拉维夫。“现在的问题是,欧洲能否产生一家价值1000亿美元的公司?我的答案是,再过几年也许就会有。”


对于来自爱沙尼亚塔林(Pipedrive成立于2010年)或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UiPath成立于此)等遥远地区的初创公司来说,美国风险资本的涌入不仅涉及金钱,还意味着它们可以接触到曾帮助Facebook、谷歌和Slack等公司扩大规模的运营商,还可以向纽约的客户进行介绍或在旧金山进行高管招聘。投资者表示,有了他们的认可,可以显著提高一家初创企业的品牌知名度。


但是,它们也存在风险:交付压力加大,董事会成员可能相距5000英里,以及潜在的过热估值,如果创始人失误,可能会带来沉重负担。Dawn Capital的伦敦投资者、女性科技通讯电子报Femstreet的发行人Sarah Noeckel追踪了许多近期的种子期交易,发现美国投资者的报价过高,与当地投资者的报价相差甚远。她说:“我认为目前对于他们的实际表现尚无定论。”


对于美国投资者来说,有明显的财务动机去“涉足”。根据Atomico的报告,在过去一年中,平均而言,在A轮融资中,一家欧洲初创公司价值1美元的股票在美国的可比份额为1.60美元。投资者坚持认为,对于欧洲需求最大的公司,例如伦敦旅游创企Duffel(该公司在10月从Index Ventures融资了3000万美元),其价格已经可与硅谷的高点相提并论。


更重要的原因是,美国投资者正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在欧洲“狩猎”:他们总是悄悄地进行投资。尽管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于10月宣布聘用伦敦合伙人Rytis Vitkauskas,但其他美国公司仍未公开刊登广告。消息人士称,管理着200亿美元资产的NEA领导人最近几周在伦敦进行了一次风险投资之旅,因为该公司计划加大对欧洲的投资力度。与此同时,红杉资本的合伙人Matt Miller和Pat Grady被发现出现在了市政会议上,与潜在的求职者进行了面试(红杉以前从未在欧洲雇用过职员)。NEA和红杉拒绝置评。


现在,更多的美国投资者会来到伦敦出差。有些人甚至通过长达数月的逗留来游览这座城市。“我以前常常不得不去西海岸采访节目,”Harry Stebbings说,他在其颇受欢迎的播客“The Twenty Minute VC”中采访了数百名美国风险投资家。“现在,我一周可疑在伦敦采访三到五名投资者。”在过去的几个月中,长期居住在硅谷的Accel合伙人Ping Li与家人一起住在伦敦。当被问及是否要在未作任何公开宣布的情况下搬到这座城市时,Li表示异议:“我要花很多时间在英国航空公司上,事实上,我计划在三到六个月内回到加州。我认为,如果没有全球化,您实际上不可能成为一家顶级风险投资公司。”没有计划在伦敦永久存在的公司也正在引起当地投资者的关注。他们确认,Kleiner Perkins的投资者Mamoon Hamid和Ilya Fushman最近也在欧洲活跃。曾支持Snap和Uber的风投Benchmark投资了阿姆斯特丹开源软件制造商Elastic,来自伦敦的Duffel和位于海牙的设计软件制造商Sketch。合作人Chetan Puttagunta说:“欧洲现在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


在英国脱欧的背景下,这种投资兴趣可能让人感到意外。然而,伦敦的投资者似乎正在摆脱担忧情绪,并希望取得最好的结果。Index Ventures的Martin Mignot说:“就其本身而言,脱欧并不意味着什么。唯一真正的问题是人才,脱欧是否会让人们来伦敦工作变得更加困难,这还有待观察。”或正如他的同事Rimer所说的那样:“我在美国呆了七年,但我并不认为美国的政治气氛一定会更受欢迎。”


当Rimer于11月在赫尔辛基参加一场2.5万人的技术会议Slush时,他带来了一位嘉宾:旧金山设计软件制造商Figma的首席执行官Dylan Field。由于Figma的业务有80%位于美国境外,因此Rimer希望Field能够亲身体验欧洲科技界的活力。Rimer解释说:“这只是当今现实的反映。”

关键词:VC 
分享到:

版权声明:
来源及作者标注为融中财经融资中国的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如需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微信RZZG2006。
其他署名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融中财经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而刊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杂志

在线订阅
2020年03期
2020年03期
2019年度股权投资榜 投资制高点
2020年01期
2020年01期
元明资本田源:创新投资家
2019年12期
2019年12期
大健康新蓝海:易型EMA的“点球时刻”

机构专栏

  • 澳银资本
  • 松禾资本
  • 上汽投资
  • 达晨
首页
股权投资机构
LP
行业
新金融
会议
会议报名
往届回顾
定制活动
推荐会议
研究
榜单
报告
关于我们
招聘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版权所有:融中财经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霞光里18号佳程广场A座20层D单元  合作热线:010-84467811  备案号:京ICP备11038469号-1  技术支持:海源川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