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资讯

2019,政府引导基金矛盾与挑战:一年八次巡视 大批清缴子基金

来源:融中财经   作者:融中财经   时间:2020-01-14 16:01  字号选择:

在GP和LP大幅调整的情况下,冬天会来的更凶猛。

头图.jpg

在过去的一年中,内外风险叠加,股权投资行业正在经历分化、整合。经济出清进入下半场,以往的投资模式已经成为历史,在头部效应越来越明显的背景下,回归本质的价值投资成为应对风险和不确定因素的安全线。


2020年1月8-10日,由融资中国、融中财经主办,融中母基金研究院、融中集团协办的“2020融资中国资本年会”在北京四季酒店盛大开幕。此次会议以“崭新时代的号角”为主题,探讨了投资机构面对巨变的应对之策,以及行业生态的变化与资本市场上的新机遇。


会上,以“深化改革,政府引导基金进入深水区”为题,大会进入了政府引导基金专场讨论环节。湖北高投引导基金管理公司总经理陈丹、广州市新兴产业发展引导基金总经理郭一澎、重庆天使投资引导基金执行董事兼总经理贺亚军、陕西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尚同利、深圳市天使母基金董事长姚小雄参加了论坛讨论,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蒋玉才为论坛主持。


以下为“2020融资中国资本年会”中,“深化改革,政府引导基金进入深水区”论坛环节中的精彩演讲实录,由融资中国整理。


向左更多监管检视、向右子基金集中进入清算期


1.jpg


蒋玉才:大家好,非常感谢融资中国的邀请。我个人对中国股权行业长期发展充满信心,短期来说还是有一定担忧。对于股权投资来说,2019年还是不错的一年,刚刚接触到困难的边缘。未来三五年,整个中国股权投资行业出资人的结构将发生巨大的变动和调整,中国基金管理人的结构也要发生巨大的变革和调整,在GP和LP大幅调整的情况下,冬天会来的非常凶猛。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政府引导基金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给这个寒冬增加更多的暖色。


现在,政府引导基金的监管更加严格。但我感觉有一点偏离了引导基金设立的初心,所以想和大家一起讨论一下政府引导基金本身定位和作用,共同努力力争使政府引导基金在整个中国股权投资转型发展的过程当中承担更大的责任。


那么,政府引导基金的初心是什么?有两点,一是引导。引导社会资本和政府资本一起支持产业,这是引导基金最重要的一点。


第二个是决策机制方式的转变。有两方面:一是引进和支持民营化的机构管理投资;二是政府通过市场机制配置资源。基于这两大因素,在具体管理政府引导基金的过程当中,如何协调应对政府部门对引导基金下达的各项政府职能;面对市场化的管理机构,他们的诉求产生矛盾如何解决?


2.jpg


陈丹:最近一段时间,我们作为政府引导基金管理人确实面临一些困境,第一、各方财政基金没有过去那么雄厚,大家都要做三保,用于市场化投资的资金并不是那么充裕。


第二、面对政府部门的检视越来越多,包括巡视、审计,财政资金安全有效运作,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之下,到底为社会的发展,对当地经济贡献做了哪些工作?


第三、引导基金经历了多年的发展之后,早一阶段成立的基金已经到了投后的退出期,大量资金投出之后如何进行回收,可能是目前我们面临比较大的问题。


面对各方的检查,就需要我们实现引导基金的精细化运营。高投从2018年就在管湖北省,那时是做科技类的创业引导基金,多年来我们也梳理出了一套相对好的,能完成政府政策性要求的引导基金的管理体系。


实现动态化的管理方面,我们会对每只子基金从前期接洽的环节、受理、尽调、决策、后期的出资,出资后的投后管理形成一个排障。去年比较好的完成了信息化管理系统的建设,信息化管理系统包括政策性审核、年报运营的提交等。


除此之外在精细化管理方面,2019年我们对省引导基金参股的子基金进行了清理。引导基金的参股很多时候一占就是两三年,大量的空的资源被占用没有办法进行清缴,目前为止,引导基金对子基金的认缴都是一年有效,主要是通过规范化和实时精细化管理。


3.jpg


郭一澎:我是广州市新兴产业发展基金的,专门做财政管理基金的平台,2015年正式运作,实缴资金在62只,出资大概40亿左右,去年我们做了盘点,在实际工作当中遇到很多之前没有遇到过的挑战。最重要的是积极协商,最核心的是希望厘清主管部门的需求,有一些母基金是地方做招商引资的辅助手段。


我们用一些系统性的方法向头部靠齐,通过管理系统,我们会动态和量化的评选出活跃度更高,投资效应更高的子基金。


4.jpg


贺亚军:我们成立于2015年,2015年至2019年投资了很多综合类的基金。多年来,我们的主要职能有两个,第一个是引导职能,资金的引导,产业投资方向的引导。 第二个是要回到绩效上面去,这是身上承担的两个责任。


我们面临的是两个极端,GP基金是高度市场化、专业化运行的机制,这是所有政府引导基金遇到的问题。我们在座的每一家都要面临这样的问题,有一年我们曾接受了八次国家审计,基本上占了我们一半的工作量。


5.jpg


尚同利:非常高兴能够参加这次论坛,接下来我围绕今天论坛的主题讲一下我省的情况。我们陕西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11月,目前管理了26只基金,认缴规模四百多亿,实缴到位九十多亿,现在已经投了四百多个项目。所投项目中也有很多上市了,也有很多正在上市的路上,这是我们公司2019年以前的情况。从2019年以后,我省引导基金的大环境和我们公司内部管理发生了一些变化,一个是陕西省财政厅为了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发挥好财政资金的引导作用,成立了陕西财金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下设陕西省政府投资引导基金,支持创新创业、中小企业发展、科技成果转化、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等。这支基金明确为陕西省的母基金;另一个是我们公司积极谋求转型,加强基金主动管理,在机制、团队、项目这三大核心要素上下功夫,制定贴近市场化的运营机制,建立专业高效的管理团队,寻找好的投资项目。做好了这三项重点工作,也就不愁找不到合作伙伴,不怕募不到资金。


我们公司原本的定位也是母基金,面向市场招募GP。但是为什么要做出这些转变呢?这既有大的环境问题,比如资管新规等,也是我们公司持续发展的需要。我们是一家国企,每年面临着各级政府的审计。有一些很现实的问题,比如出资不到位,我们管理的基金号称四百亿,但实缴到位只有九十亿。出资不到位,就要面临审计部门的问话,有些问题我们又没办法回答。另外,外聘GP的募资、投资速度出了问题,我们也只能是催促一下,没有实际的制约手段。


所以,我们必须加强主动管理。从2019年开始到现在,设立了4只基金。第一只是去年成立落地的陕西省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纾困基金,实缴到位25.15亿元,我们省政府投资引导基金出资5亿元,金控集团出资14亿元,海通证券出资6亿元。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纾困基金是顺应国家的要求设立的,但是陕西省的上市公司偏少,民营上市公司只有19家。所以我们以投资省内民营上市公司为主,兼顾部分非上市公司,同时对省外的上市公司也有所兼顾。


第二只是我们与榆林市共同成立了的榆林市民营经济发展基金,这只基金认缴到位了6亿元。


第三只是我们落地了城市升级改造基金,这是我们与陕建集团共同发起设立,陕西省、西安市,包括西安市的六个区出资,初步确定为10亿元。但由于大家比较踊跃参与此事,最终可能会有40到50亿元的规模。


第四只是高端装备制造基金,总规模20.65亿元,目前已实缴到位10.75亿元。基金主要围绕高端装备制造产业链,重点投向龙头企业引进项目、产业配套项目、行业整合性项目、智能制造项目、走出去并购项目等,加快推进资源整合和产业链完善,促进装备制造高端化、智能化发展等高端装备产业的八个细分领域开展投资。


陕西省政府投资引导基金规模200亿元,由省财政统筹安排,分五年出资到位。引导基金将会有力促进实体经济发展,加速产业转型升级、新旧动能转换,推进陕西经济高质量的发展。


6.jpg


姚小雄:谢谢融资中国的邀请,我们是一家新的基金,讲几点,一个是成立天使投资引导基金的初衷,2017年酝酿,2018年成立,深圳市政府成立天使基金的初衷,我个人认为是解决早期投资中不足的问题,很多机构是不愿意做早期的,尤其是初创企业,因为这个风险太大,确实需要政府引导基金。


第二个天使基金的使命,一个是培育天使投资行业,另一个是培育初创企业。天使母基金的使命就是培育出大量的天使投资机构,弥补我们投资行业的不足。


第二个使命是不断培育出新的“华为、腾讯”,这是我们的使命。


天使基金的第一个特点是规模大,第二个特点是出资比例高,第三个特点是我们在子基金层面超过收益,我们全部让利。尽管我们成立时间只有一年多的时间,现在进展情况还是不错的,现在首期50亿的资金已经承诺完成了70亿,专门做天使的机构,同时引导了重点PE/VC的机构,包括明星PE/VC的机构都在开始做天使。


第三个我们吸引了国内著名的机构,外资机构纷纷进入,包括日本的、新加坡的、香港的,甚至欧洲的机构伸出橄榄枝。政府各个部门肯定有不同的诉求,财政可能对合规有比较多的要求,国资、我们管理公司的股东单位会要求加快速度,怎么在速度和质量之间实现平衡是很大的问题。


政府引导基金发展关键 取决于政府与市场的关系


蒋玉才:现在大家都在讨论政府引导基金规模缩减的问题,其实这不是政府引导基金出资规模的问题,而是行业的问题。不是没钱而缩减,而是缩减以后更有钱了。缩减基金是因为其余社会资金不到位。近一两年各地财政面临困难,本来直接投资产业的资金,现在直接扶持产业,已经证明行政审批直接扶持不是非常有效的方法,所以以引导基金的方式来扶持,但是在具体管理过程当中由于对引导基金的定位不同,可能出现了非市场化行为。


我们在座的都是具体的执行者,执行方面无可避免的会遇到几个问题:管理费怎么收,是按认缴还是按实缴,为什么收2%,不收1%?资金出资的顺序问题?大家都强调最后出资,是因为要保证资金的安全,但投资项目失败了,基金管理人,母基金的管理者要承担什么责任?所以,一系列的非市场化的问题,实际上是影响了引导基金的发展。


接下来请大家分享一下今年我们怎么努力把政府引导基金回归初心,请大家谈一下。


陈丹:湖北主要围绕技术源头做科技成果转化基金、围绕产业龙头做产业链发展基金、围绕知名投资人长期深耕行业做专业基金。我们的建议是,改革进入深水区,全行业进入了调整期,尽管现在是阵痛,调整之后就是好的发展期,管理人要进一步加强专业能力和赋能能力。


另外,要相信政府引导基金管理机构,政府引导基金管理机构完全可以做大家当地的娘家,大家到当地发展,我们会提供专业化的服务。现在我们也在争取湖北省内地方引导基金的托管,只要与我们对接,就可以获得财政性出资。资管新规之后市场上的资金确实少了,像国有基金这一类资金是不作为财政性引导基金的,只要团队能够给当地带来产业的赋能,这些国资可以以社会资本的形式参与。


郭一澎:未来希望保证资金持续性的增长,未来我们广州在生物制药、智能网联、新制造业、TMT等行业会继续的加大作为,后期会加重市场化的风投基金,所以我们希望和业内的同行在这方面合作。


贺亚军:朱闪总前面统计的数据中指出,今年出资中,政府占了62%,从全市场的角度来说,怎么样把62%的钱用好,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尚同利:我们会与顶级国际、国内团队的合作。我们省级的基金是不缺钱的,对于好的思路、好的项目、好的团队,会进行投资。今后要进一步发挥引导基金的作用,产业的深度挖掘是核心。


姚小雄:我们最近在研究以色列的引导基金,他号称是全球最早的政府引导基金,从1993年成立到90年代末期全部退出,我们研究的结果是,以色列的创投行业基本上是发育期了,经过他的培育、带动,很多美国的机构已经到以色列了,整个90年代的末期已经起来了,政府的引导作用已经完成了。


政府引导基金关键还是取决于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中国可能会有一个更长的培育过程。我们在原始创新的转化远远不够,美国、欧洲科技成果转化是非常高的,我们大量的原始创新的成果是作为教授的研究成果,没有把它变成生产力,其中有一个重要的内容是中国商业化的天使基金都不愿意做这一块,都觉得风险太大,这种情况下还是没有办法解决市场失能的问题,今天我们在考虑成立一个原始创新的基金,这是我们一直想去做的事情。


蒋玉才:中国股权投资行业进入寒冬,这个冬天怎么度过?关键在哪?在于能够形成稳定、持续、优质的投资环境。现在的结构要发生一个根本性的转变,形成长期投资理念;同时GP的团队也要发生转变,向规范化、专业化转变。这两端发生转变整个创投行业才会迎来一个新的转变,我们在座各位都需要共同的努力,至少在这个层面承担更大的责任,共同努力迎来中国创投行业更好的发展。


关键词:产业资本 
分享到:

版权声明:
来源及作者标注为融中财经融资中国的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如需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微信RZZG2006。
其他署名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融中财经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而刊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杂志

在线订阅
2019年09期
2019年09期
从华人文化到CMC资本: 老牌“文娱帝国”的科技雄心
2019年08期
2019年08期
2019年盘点:那些信息技术黑马GP们
2019年07期
2019年07期
美元基金缺席的科创板能否成为中国的“纳斯达克”?

机构专栏

  • 澳银资本
  • 松禾资本
  • 上汽投资
  • 嘉实投资
首页
股权投资机构
LP
行业
新金融
会议
会议报名
往届回顾
定制活动
推荐会议
研究
榜单
报告
关于我们
招聘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版权所有:融中财经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霞光里18号佳程广场A座20层D单元  合作热线:010-84467811  备案号:京ICP备11038469号-1
7.926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