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资讯

网红罗永浩重出江湖,李佳琦“带货一哥”位置难保?

来源:融中财经   作者:什小瀑   时间:2020-03-20 12:03  字号选择:

真希望听到他说,“我做直播带货的梦想是改变世界,而不是赚你们几个臭钱。”哪怕是说给他自己听。

初代网红,重出江湖。


3月19日下午,罗永浩宣布杀入电商直播领域。届时直播画风可能会呈现浓浓的“罗永浩”特色。


“这个相机是东半球性价比最高的的相机!”


“吃了这款零食,怕变成梨行身材?你们看我干什么??我老罗是标准的桶行身材!!”


“该睡觉了,喝两杯咖啡。喝了这款咖啡,你们会幸福的直哆嗦。”


“它的皮很硬,不信我用锤子砸给你看。我嫉妒你们能遇到我这么牛的主播。”


......


以上直播画风纯属臆测,不过对于做电商直播,罗永浩信心满满,“我决定做电商直播了。虽然我不适合卖口红,但相信能在很多商品的品类里做到带货一哥。”他表示“欢迎优质品牌厂商与其团队联系,并约网友“提前存好钱等着吓一跳。”


在选品方面,罗永浩进行了初步透露,称初期将侧重于选取“具有创新特性的数码科技产品、优秀文创产品、图书、兼具设计感和实用性的家居杂货,中间再穿插一些性价比奇高的日用百货和零食小吃”。


网红罗永浩重出江湖,李佳琦“带货一哥”位置难保?


这个决定乍看意外,但仔细想来应该也是“蓄谋已久”。


2月21号,罗永浩曾在微博询问网友是否有看电商直播买东西的意愿,并就此发起投票。10天之后,罗永浩在带货的边缘试探,连更数条关于某品牌游戏手机的微博,3月4日,他表示过些天会定期直播。


在宣布进军电商直播后,网友反响热烈,纷纷留言“罗哥敢开,我们就看!就买!”“你敢开,我就敢支持!”“终于重出江湖,中国制造业需要你的引流。”


罗永浩的“战斗史”


有人戏称罗永浩的创业史,就像做一道填空题:罗永浩决定做(),()行业完蛋了。比如,做博客,博客黄了;做手机,赔钱了;做电子烟,电子烟被禁了......如今,罗永浩又在括号里添上了“直播带货”。


听起来悲催,但罗永浩的创业史,实际上更加“惨不忍睹”。


2012年,罗永浩宣布做手机。第一款T1以25万台的销量惨淡收场。T2以“高价格、低配置”的评价遭遇销量滑铁卢。锤子M1L叫座不叫好。2017年,罗永浩手持坚果Pro亮相深圳,也没有激起更大水花。


坚果Pro2现身市场后,罗永浩拓展产品线,推出了空气净化器。2018年下半年,又在发布会上亮相加湿器、智能音箱、地平线8号行李箱。然而这些商品反响平平,甚至被不少人诟病产品无亮点。


2019年1月,罗永浩团队推出子弹短信升级版“聊天宝”,但这一社交产品自推出后,关注度一度坠入冰点。


11月1日,罗永浩参与创办的小野电子烟官微宣布产品将在网上限量发售和开启预定,然而,同一天,国家烟草专卖局联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了《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其中明令禁止电子烟的生产和销售。


12月,罗永浩以Sharklet Technologies全球合伙人的身份现身北京工业大学奥林匹克体育馆,大力推荐鲨纹技术,称“一切合成革、塑料和硅胶制品表面均可以使用该技术。”在台上卖力推销的罗永浩,让台下观众无限感慨,“为了还债,罗永浩想给地球所有有面的东西都贴上这层膜。”


网红罗永浩重出江湖,李佳琦“带货一哥”位置难保?


从财务情况看,2015年和2016年,锤子科技全年亏损分别为4.62亿元和4.27亿。2016年年底,锤子科技总资产4.2亿元,负债6.63亿元。2018年锤子科技陷入经营危机。2019年11月,“罗永浩因拖欠370万元货款,被采取了限制消费措施”的消息一度沸沸扬扬。


罗永浩一直折腾在创业路上,却从未停止过踩坑。


TNT下架、智能音箱项目搁置、锤子控股的畅呼吸被优点科技并购。核心技术SmartisanOS卖给了字节跳动旗下公司。创办小野电子烟,却遭遇一纸禁令。为鲨纹新材料带货后不久,又传两方决裂......


越挫越勇的罗永浩像一个斗士,他曾在自传中写道,“即便去卖艺,也要把债还完”。如今,他选择了用“口技”还债,走向直播带货这条路。


“情怀”和“工匠精神”挽救不了锤子


“情怀”是罗永浩身上的标签之一。


在2013年罗永浩现身国家会议中心推出Smartisan OS系统的那场长达三小时的演讲中,“情怀”两字成为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个词。有人为“情怀”买单,比如锤子手机的第一批用户都是其拥趸。


“情怀”值得欣赏,否则这世间会失去无数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但过犹不及,当“情怀”被过度消费,最终会沦落为背后空无一物的噱头。对于往外掏银子的人来说,相比“情怀”,会更在意商品是否打破旧规存在新意,是否存在短板和硬伤。


罗永浩一直强调“工匠精神”和“科技人文”,不仅体现在“以坚果取代锤子,放弃了性价比路线,只奔中高端产品”的细节中,更体现在不断涌现的名言中,比如,“我一个人来到科技和人文的十字路口,只看到乔布斯的墓碑孤零零地立在那里。”


完美产品的诞生离不开偏执狂,“工匠精神”值得提倡。但创业考验人的综合能力。对产品细节的追求和把控,只是其中之一。创业路不顺的罗永浩,曾遭遇团队高层大换血等事件,有人评价“他不是一个好的管理者,不擅长经营,亦不擅长带领一个团队。”


罗永浩足够聪明和灵活。他从不死守一棵树,辗转于各个领域,将一个商人的腾挪空间扩大再扩大。但似乎缺少了一股“成功人士”嘴里的“运气”。但更多时候,运气只是强者的谦词。


缺少“运气”的原因在于老天爷的不青睐,对于商业的不敏锐?还是以文人思维进行商业运转的不合时宜?或许,复盘对于罗永浩来说,也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事儿。靠情怀和工匠精神,是解决不了锤子的危机的。


能否玩转电商直播的“人货场”?


在新零售的“人货场”定律中,人流,价低,场合,三者互为支撑,缺一不可。罗永浩要想提高直播带货的成功率,就须遵循“人货场”定律。


“人”,即罗永浩,基本盘为文艺中年,具备网红体质。


罗永浩在发出做电商直播的微博半个小时后,便引发了网友5000转发、2000条评论。不得不说,网红力十足。做手机和王自如直播对质,在西门子总部怒砸西门子冰箱维权,和方舟子对骂,和吴晓波互怼“梦太大,入错行”的罗永浩因性格有棱有角,具有个人魅力。


“货”,即能否保证直播商品在品质优良的情况下价格足够低。因为直播带货,终归是一场比拼低价的战争。


直播界的两大王者李佳琦和薇娅皆号称自己是全网最低价的代言人。“美美们,我和你们说,我要做就做最低价。不做,就不要参加双十一。我一直在和他们老板扯,扯到现在,刚刚他们说答应我们来,这种没有信任的品牌方就没有必要合作。”李佳琦狂打低价牌。


“不管100万粉丝也好,1000万粉丝也好,我存在的意义就是帮大家选好货,做到公平公正,给大家提供服务,抱着一个服务者的心态,告诉你这个好用,可以试一下。”这是薇娅的声音。


对于主播来说,以低价吸引流量,才是胜利的开始。其次品牌要想长久生存,产品和用户体验是王道。如果两者都具备,就离成为“带货红人”不远了。


以罗永浩纵横江湖几十年的经验来看,在自己熟悉的领域,找到靠谱的生产商或供货商也不算难事,就是不知道能否放得下身段,以贴合带货网红和用户卖萌交心的惯用套路。


“场”,即主播在直播时选择的平台,不知道罗永浩会在“淘宝”、“抖音”、“快手”、“微信视频号”等平台中,将选择在哪个场子来亮相?


据《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过1000亿元;日均直播场次超6万场。2019年双11当天,淘宝直播引导成交近200亿。2020年2月,淘宝直播还上线了独立APP。


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也不甘落后。电商直播在增加了粉丝粘性的同时,又实现了短视频平台的商业变现。


快手以“创作者”为导向,头部内容限流在30%左右。最初快手是禁止售卖及广告的,后来转变思路,于2018年6月推出了“快手小店”,在视频和直播中加入电商平台。将“原产地、产业带、工厂直供”等在其他平台上销路不好的源头厂商纳入生态。2019年,已经有逾100万个电商主播活跃在平台之上。


抖音以“优质内容”为导向,3%的视频占据着80%的用户播放量。在直播和电商的玩法挖掘上,不断推陈出新,这也意味着主播面临着更多的机会和挑战。


微信的日活远超10亿,微商早就活跃其中。小程序一直以来运转不错。近日微信推出视频号,也吸引了一众人参与,不过视频号是否将成为直播电商的重要营地,还有待于进一步观察。


如何把“人货场”做到极致?淘宝直播运营负责人赵圆圆曾对媒体表示,五年后,或诞生“超级直播机构”。


她认为未来的“超级直播机构”将会“兼具广告公司+MCN机构+红人经纪三个角色的达人体系和主播体系;在货端,除了自主供应链、自主工厂、自造品牌,还兼具自我孵化品牌以及对品牌提供服务、以及自己生产补货的、以及仓配销的能力;在场端,则会成为一个既能向商家提供服务也可以创造自己品牌的综合体,拥有红人跟店铺双身份。”


罗永浩能否在人货场的运转中,找的自己的立足之地,并分食直播带货的这块大“蛋糕”?


罗永浩不缺流量和影响力,一众“锤粉儿”在等待着他的东山再起。但进入直播领域后,如何保证品控和利润,如何成为“人肉聚划算”拿到全网低价?是否塑造专属供应链,以打破主播在选品和运营方面受到的局限?此外,当参与者众,如何瓜分逐渐趋于平稳甚至不断缩小的流量红利?


这些都将影响着罗永浩的网红带货之路是否顺畅光明。如果他能将上述问题都“熨贴”平整,或许还债就不在话下了。


网红罗永浩重出江湖,李佳琦“带货一哥”位置难保?


一个中年男人的创业之旅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尽管中国目前的创业环境,似乎对“失败”并不宽容。但不可否认,这种创业家精神本身就值得尊敬。


在这个“万物皆可播,万物皆可云”的时代,罗永浩的底色是公共知识分子,天赋是脱口秀、说相声(或许罗永浩认为自己的天赋是商业),即然如此,谁又能预判罗永浩成不了直播带货一哥呢?直播成为锤子崛起的“回春之药”也未可知。


“我做锤子科技的梦想是改变世界,而不是赚你们几个臭钱。”曾经的罗永浩意气风发,如今希望他依旧如此,“我做直播带货的梦想是改变世界,而不是赚你们几个臭钱。”


哪怕是说给他自己听。

关键词: 
分享到:

版权声明:
来源及作者标注为融中财经融资中国的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如需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微信RZZG2006。
其他署名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融中财经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而刊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杂志

在线订阅
2020年01期
2020年01期
元明资本田源:创新投资家
2019年12期
2019年12期
大健康新蓝海:易型EMA的“点球时刻”
2019年11期
2019年11期
广运黄庆:财富新时代的布道者

机构专栏

  • 澳银资本
  • 松禾资本
  • 上汽投资
  • 嘉实投资
首页
股权投资机构
LP
行业
新金融
会议
会议报名
往届回顾
定制活动
推荐会议
研究
榜单
报告
关于我们
招聘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版权所有:融中财经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霞光里18号佳程广场A座20层D单元  合作热线:010-84467811  备案号:京ICP备11038469号-1  技术支持:海源川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