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资讯

22亿造假,COO顶雷!瑞幸和攒局人的下场不敢想

来源:融中财经   作者:融中财经   时间:2020-04-03 12:16  字号选择:

对于摩拜,蔚来包括瑞幸这些颇具争议的项目,刘二海的回答是:“回击的唯一武器就是你的业绩,理性的把数弄出来,一次一次地展示自己,尤其上市之后更简单,拿数来说话。” 这下,数字“弄”出来了,22亿。

4月2日,面临集体诉讼的瑞幸咖啡(LK.US)盘前股价重挫逾80%。截至收盘,其股价收于6.4美元,较前一日收盘价下跌75.57%或19.8美元。


2.png


COO一已之力造假22亿,你信吗?


瑞幸咖啡的财务造假是在审计期间被发现的。随后的4月2日,瑞幸咖啡宣布,公司董事会已成立专门委员会来调查这一事件。


调查结果显示,瑞幸咖啡的财务造假手段并不高明,是上市公司惯用的做大收入的手段,那就是和相关交易方(通常为关联方)虚构销售合同,捏造交易,从而达到虚增收入的目的。其在报表中通常体现为营业收入和应收账款的双双增加,而在此后会计年度里,上市公司可能会通过对应收账款计提减值准备的方式进行冲销一部分收入,从而达到调节利润的目的,不至于让投资者观察到公司各年度的利润水平相差悬殊而抛售其股票。


融中财经提醒,对于此类造假,投资者可重点关注其现金流量表,因为现金流量表是收付实现制,不同于利润表的权责发生制,要想作假,需要供给方、销售方和银行三方面的同时作假,而银行因为其特殊身份通常情况下配合意愿度相对较低,所以现金流量表不容易造假。如果现金流量表中“与销售商品、提供劳务产生的现金流入”这一项目的数据与往年相差不大,而营收却较行业平均水平和往年大幅增加,则需要引起投资者的注意了。


但根据目前现有资料显示,瑞幸咖啡的虚假交易似乎更耐人寻味。


公司发布的公告对外宣称,从2019年第二季度开始,公司首席运营官兼董事刘剑先生以及向他报告的几名员工从事了不当行为,包括捏造某些交易。特别委员会建议采取某些临时补救措施,包括中止刘剑先生和涉嫌不当行为的此类雇员,以及中止与已确定的虚假交易涉及方的合同和交易。董事会接受了特别委员会的建议,并针对目前确定的参与伪造交易的个人和当事方实施了这些建议。本公司将对负责不当行为的个人采取一切适当的行动,包括法律行动。


同时公告中指明:该内部调查的初步调查发现,和这些虚增交易相关的2019年第二季度到第四季度的总销售额约为22亿人民币,与这些虚增交易相关的成本和费用也被大量虚增。以上数字尚未被特别委员会、外部顾问或公司独立审计师独立核实。公司仍在评估这些违规行为对公司财务报表的整体影响。公告还表示,投资者“不应再依赖公司之前的财务报表”,调查仍在进行中,瑞幸将继续评估此前发布的财务状况及其他可能的调整。


翻译成大白话,就是公司也是无辜的,公司压根不知道以刘剑为首的这几个员工造假,还要对员工采取法律行动,把自己撇的一干二净。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只不是一厢托词而已。


美国上市公司高管通常由CEO,CFO,COO组成,分工明确。CEO对董事会负责,全面负责公司整体运营,包括战略规划,重大商务合作以及财务目标的实现。CFO负责公司资本运作、日常财务管理及定期公司财报发布。而COO权力相对有限,只负责公司日常运营。瑞幸COO刘剑并不是公司主要股东,只负责公司的市场运作和管理,“参与”公司规划,“完善”公司运营管理等。刘剑自己则这样概括:“简单来说,与收入、成本相关的事物我都要管。我要监控所有部门运行的指标,包括效率指标、财务指标。”所以,作为一个更多是处理具体事务的职业高管,伙同几个员工闹出22亿的虚假交易,可信度有多高?


退一万步,就算是刘剑做的此事,和他一起来自神州租车的瑞幸董事长陆正耀、CEO钱治亚能没有察觉,董事会在干什么?更何况美国SEC对上市公司合规性要求相对健全,每份年度、季度财报的公布都需要包括董事会审计委员会各位成员、CEO、CFO在内的相关高管签字,怎么会发生22亿元的虚增交易?背后的原因,其实是不言而喻的。


而刘剑此次顶雷背后的故事值得回味。毕竟这是涉及牢狱之灾的事,难道他不知道2001年安然公司造假曝光之后,那些高管被判得有多狠?


造假一事前后表态大相径庭,终引来官司


所以,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曾经在1月初和2月初,就有两份关于瑞幸造价的报告出炉。


今年1月份,浑水公司曾发布沽空报告(浑水公司收到了长达89页的未具名报告,披露瑞幸咖啡通过夸大每天售出的商品数量进行欺诈)。浑水公司表示,它相信这项报告是可信的。认为瑞幸咖啡在经营数据等方面存在作假和欺诈行为。报告中指出,瑞幸咖啡夸大了门店商品的销售数量,将2019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每店每日的商品销量至少夸大了69%和88%。报告长达89页,指瑞幸涉嫌虚增单店单日销量、夸大广告及营销支出等。报告作者表示,一共动用了92名全职调查员、1418名兼职调查员,收集到了超过25000张小票与超过10000个小时的门店录像,同时还有大量瑞幸门店内部的微信聊天记录。


报告同时指出,“瑞幸咖啡管理层已通过股票质押兑现了49%的股份(或流通股总数的24%),使投资者面临由追加保证金引发的价格暴跌的风险,此前瑞幸的董事长陆正耀(同为神州租车董事长)曾同一批紧密联系的私募股权投资者从神州租车(00699)中撤走了16亿美元,而少数股东则蒙受损失。通过收购宝沃汽车,陆正耀转移了1.37亿元人民币给其关联方(朋友兼同学)王百因。宝沃、神州以及王百因将在未来12个月内向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支付59.5亿元人民币。目前,王百因拥有一家新成立的咖啡机供应商,该供应商位于瑞幸总部隔壁。报告还指出,瑞幸最近通过后续发行和可转换债券发行筹集了8.65亿美元,以发展其“无人零售”策略,这很可能是管理层从公司吸纳大量现金的便捷方式。该公司的独立董事Sean Shao是在美国上市的一些非常可疑的中国公司的董事会成员,这些公司都使投资者蒙受了巨大损失。


瑞幸咖啡随后在2月初发布公告称,坚决否认报告中的所有指控,报告中的论证方式存在缺陷,报告中包含的所谓证据无确凿事实依据,且报告中的指控均基于毫无根据的推测和对事件的恶意解释。”


纸终究保不住火!现在瑞幸咖啡在确凿的证据方面,终于承认作弊了。


美国已有多家律所对瑞幸咖啡提起集体诉讼,控告瑞幸作出虚假和误导性陈述,违反美国证券法。这对辅导其IPO的中介机构,如摩根斯坦利、安永等,将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


在浑水沽空报告后,瑞幸咖啡的股价持续下跌。1月1日以来,下跌了33.43%,振幅高达74.57%。


3.png


在浑水收自匿名者的做空报告里,比起揭露欺诈行为更让人感觉震撼的是对其商业模式的质疑:


瑞幸针对核心功能性咖啡需求的主张是错误的。中国人均每天86mg的咖啡因摄入量与其他亚洲国家类似,其中95%的咖啡因摄入量来自茶。中国的核心功能性咖啡产品市场很小,仅有适度增长;


瑞幸的客户对价格高度敏感,而存留率则受到价格促销的推动。公司试图降低折扣水平(即提高有效价格)并同时增加同一家门店的销售额是不可能的;


无法获得利润的单位经济效益,瑞幸的商业模式注定将会崩溃;


瑞幸的梦想“从咖啡开始,成为每个人的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不太可能实现,因为公司缺乏其他有竞争力的非咖啡产品。购买瑞幸产品的大多数是机会主义者,没有品牌忠诚度。其省力轻便的储藏模式仅适用于制造已投放市场十多年的“1.0代”茶饮料,而领先的新鲜茶生产商在五年前率先推出了“3.0代”产品;


小鹿茶的特许经营业务合规风险高,没有按照法律要求向相关部门进行登记,因为小鹿茶在2019年9月开始经营特许经营业务时,没有达到至少有两家直营店运营至少满1年的要求。


瑞幸咖啡的“速溶”剂:愉悦、大钲们


疯狂扩张,疯狂补贴、疯狂亏损、疯狂融资……创立于2017年底的瑞幸,是中国互联网和消费行业最具争议性的企业之一。招股书显示,瑞幸不到一年累计获得超过5.5亿美元融资,投后估值达29亿美元,成为国内成长最快的独角兽。


截至2019年3月31日,瑞幸已开设2370家直营门店;2019年计划新建门店2500家,要超越星巴克,成为中国最大的连锁咖啡品牌。


2019年5月17日,瑞幸咖啡正式登陆纳斯达克,截至收盘,瑞幸的市值达47.4亿美元。


翻看瑞幸的投资机构名单,却在神州租车找到了共性。瑞幸背后的主要投资方基本都跟神州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表:瑞幸咖啡历年融资一览

4.jpg

数据来源:瑞幸招股书、融中财经整理


据了解,瑞幸咖啡在2018年1月启动试运营,创始人为神州优车前COO钱治亚。公司成立之初即获得来自神州优车董事长陆正耀的天使投资。


招股文件显示,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持股30.53%、CEO钱治亚持股19.68%,投资机构股东大钲资本和愉悦资本分别持股11.9%和6.75%。


由黎辉创办的大钲资本对瑞幸出手十分阔气,从A轮、B轮总共投了将近1.8亿美金,上市前是瑞幸咖啡最大的外部机构投资人。


黎辉曾代表美国华平投资集团投资神州租车和神州优车项目。2016年4月,黎辉加盟神州优车,出任神州优车副董事长,负责战略和资本运作,之后神州优车曾出资10亿元发起成立优车产业投资基金。


2018年,愉悦资本先后在A轮和B轮参投。愉悦资本刘二海说:“我和陆总是很熟,十几年了,但这钱是LP的钱啊,熟人再熟,他白拿我们家钱也不行。这是理性的投资行为。”


投资瑞幸,根据刘二海的描述,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哥几个攒局,而是一个横跨近十年的故事。


“2008年时,在尼亚加拉瀑布跟陆总讨论神州租车的时候,他就带了一杯咖啡过来。聊完神州之后,他说咖啡的生意也不错,在加拿大没多少人喝星巴克,他这杯是加拿大的国民咖啡,又便宜又好喝。到了2017年下半年,他问我是不是还记得说过的咖啡,我说当然啊,这事就这样启动了。”


这确实不是一个简单的哥几个攒局。


据商业相对论卢旭成报道:“创立时间仅18.5个月即登陆资本市场,瑞幸刷新了一家公司从创立到IPO的全球最快纪录。瑞幸控制人陆正耀(持股30.53%)可能已经对此习以为常:由他主导的神州专车,2015年1月上线,2016年7月21日挂牌新三板(神州优车),也仅用了19个月,目前公司市值约438亿元。


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大概也不会感到太惊讶:2018年9月12日,创立不到四年的蔚来汽车在美国亏损上市,创造了新造车势力快速上市纪录,目前市值约340亿元。


有人会问,你为什么把瑞幸、神州优车、蔚来汽车相提并论?因为它们套路相似,幕后有一个共同的投资人——愉悦资本创始合伙人刘二海。“一气呵成”的上市操作,让瑞幸幕后的新财阀浮出水面。这是一个以愉悦资本创始合伙人刘二海,神州系(神州租车、神州优车、宝沃汽车、瑞幸)创始人陆正耀、易车系(易车、易鑫、摩拜、蔚来)创始人李斌为核心,大钲资本等深度参与其中,腾讯、百度、京东等中国互联网巨头公司和其他资本大鳄隐身幕后的中国出行创投帮。”


“这个创投帮另外一个值得研究的套路就是融资。”瑞幸融资近10亿美元,蔚来145亿元……为什么需要融那么多钱?——既然赌的是风口+重资产产业,且大多数情况是扮演挑战者的角色(瑞幸挑战星巴克、神州优车挑战滴滴、蔚来挑战特斯拉),必须要手握巨量的钱才能买最好的设备(车、咖啡机、咖啡豆),凝聚优秀团队,做出最好的进攻姿势;既然强大的资源和团队可以站在更高的起点上,那更要借助资本的力量扩大战果,拉开与跟随者的距离。


还有就是融资节奏:刘二海曾说过,什么时候融资,融谁的钱,以及什么时候上市,他都和创始团队精密推演过。


细思极恐!


还有就是会讲故事。在瑞幸火箭窜天般上市之后,愉悦资本刘二海在接受采访中说,瑞幸为什么能够这么短时间做到几十亿美金?并不是打法“激进”,他举了一个看起来很恰当的例子:“高铁跑200公里你还嫌慢?拖拉机跑80公里就得散架了吧。不是我们快,是因为完全不是相同的物种。”


刘二海的新物种苗圃里就有大家耳熟能详的项目:摩拜、蔚来、瑞幸。


对于摩拜,蔚来包括瑞幸这些颇具争议的项目,刘二海的回答是:“回击的唯一武器就是你的业绩,理性的把数弄出来,一次一次地展示自己,尤其上市之后更简单,拿数来说话。”


这下,数字“弄”出来了,22亿。


由此,大钲资本创始人黎辉和刘二海将在此次事件中无比尴尬。大钲和愉悦均是瑞幸A轮和B轮投资人;今年1月,大钲资本曾通过配股出售了其在瑞幸咖啡约20%持股,实现约2.32亿美元的资金回报,但该笔交易完成后,大钲资本仍是瑞幸咖啡的最大机构股东,愉悦资本则为第二大。


受此影响,4月3日,港股神州租车停牌,此前一度超跌70%。


5.png


瑞幸此次财务造假涉及金额巨大、影响极为恶劣。美国资本市场本已对在美上市中国企业信誉抱有怀疑态度,美国政府也对中国企业利用美国资本市场持负面态度。瑞幸此次造假事件对未来中国企业继续赴美上市,甚至对当前敏感的中美两国关系都会产生深远的影响。融中财经将持续关注此次事件的进展与背后的故事。


关键词: 
分享到:

版权声明:
来源及作者标注为融中财经融资中国的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如需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微信RZZG2006。
其他署名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融中财经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而刊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杂志

在线订阅
2020年03期
2020年03期
2019年度股权投资榜 投资制高点
2020年01期
2020年01期
元明资本田源:创新投资家
2019年12期
2019年12期
大健康新蓝海:易型EMA的“点球时刻”

机构专栏

  • 澳银资本
  • 松禾资本
  • 上汽投资
  • 嘉实投资
首页
股权投资机构
LP
行业
新金融
会议
会议报名
往届回顾
定制活动
推荐会议
研究
榜单
报告
关于我们
招聘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版权所有:融中财经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霞光里18号佳程广场A座20层D单元  合作热线:010-84467811  备案号:京ICP备11038469号-1  技术支持:海源川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