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资讯

2020区块链魔幻年,揭秘投资人在社会数字化转型中最看好的赛道

来源:融中财经   作者:融中财经   时间:2020-09-25 15:20  字号选择:

以5G、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为代表构筑新的社会结构力量。

1601018510366582.jpg


后疫情时代,为推动中国经济的快速恢复,中国启动了庞大的“新基建”投资规划。以5G、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为代表构筑新的社会结构力量。其中,区块链首次被列为新基建内容。政务区块链支撑服务平台将助力政府提升服务效率、创造社会福利。各大银行以及蚂蚁金服、腾讯等互联网巨头纷纷加大了对区块链技术和应用的投入。


在数字经济时代,区块链如何才能在把握政策走向的同时,又赋能产业经济?它是否会成为国与国之间的博弈焦点?未来真正的大区块链应用会在哪里?区块链的落地应用如何才能把握住创新和风险控制的平衡点?


2020年9月24日,由融资中国主办,融中集团、融中母基金研究院、融中资本协办的“融资中国2020(第八届)金融科技创新峰会”在北京隆重举行。在区块链专场论坛上,DFUND管理合伙人杨林苑、盘古创富合伙人刘凯、N7 Labs创始人魏铮、同舟资本创始合伙人张了了、链兴资本创始人张明镜等嘉宾就“创新应用,区块链推动社会数字化转型”这一主题展开了热情讨论。

 

以下为演论坛内容精华,经融中财经(ID:thecapital)整理:

 

主持人(杨林苑):今年是特别魔幻的一年,全球都在做数字化转型和布局,我们看到所有的行业都在数字化,还有什么能比钱的数字化更让人兴奋呢?区块链其实是给金融构建了一个新的底层基础设施,这里面有大量的机会。



首先请各位简要地介绍一下自己和所在机构。


刘凯:大家好,我是盘古创富合伙人刘凯。盘古创富是2009年设立的一家VC投资机构,有美元基金和人民币基金,主要投资方向在TMT、大健康领域。金融科技,区块链也是我们的一个投资方向。



魏铮:大家好,我们在2017年就开始进行区块链全球化投资,到目前为止投了很多区块链项目,在欧美、亚洲、韩国、日本等国家都有全球化的布局。今天过来跟大家交流一下。



张了了:大家好,我是同舟资本的张了了,同舟资本定位为一家全球化的区块链投资基金,到现在为止在全球投了170多个项目了。我们投资的项目分为两块,一块是区块链原生的项目,比如说像一些公链、协议,还有一些应用。另一方面是区块链领域生态补全类的项目,比如说像媒体、钱包、矿池等。很高兴今天跟大家交流!



张明镜:大家好!我是来自链兴资本的张明镜。链兴资本成立于2018年,是一个专注于区块链和FinTech的投行,我们有两块业务,每块业务中扮演的角色不一样。在成熟的项目领域,特别是传统的FinTech领域中,我们是一个积极的财务顾问的角色。在区块链世界,我们除了是财务顾问,同时也是一个很积极的投资者,很高兴认识大家!



主持人(杨林苑):谢谢各位的介绍!我们DFUND也是在2017年成立的一家区块链投资机构,是国内最早期的区块链领域投资机构之一。我们主要专注于在交易升级赛道,以及金融应用,包括基础设施领域。


我想请教一下各位,作为早期的参与者,在去年习大大讲话之前,整个区块链赛道被主流的投资机构关注或了解的比较少,你们是在什么样的机会下开始了解和进入到区块链投资领域的?在怎样的机缘巧合下上了这艘贼船?


刘凯:对于区块链的认识,我个人是从大概2014、2015年,也是国内在金融、支付领域全面爆发的一年,当时看到ripple 在对接银行,致力于提高支付的效率。2015年,以太坊出来后,技术不断的更新,智能合约的出现,可以看作区块链发展到2.0的阶段。当时国内做区块链的还不多,2016年访问了一批区块链公司,后来投资了布比区块链。他们算是区块链基础设施方向,在做自己的底层技术,然后往各个行业去尝试应用,最后发现在供应链金融方面的应用更广阔一些。


主持人(杨林苑):2016、2017年看区块链行业的时候,我也觉得布比是非常少见的、做的很好的头部企业。因为在那时候,区块链行业被大家普遍质疑,很多人会觉得没有场景,就是一帮炒币的。还有人会质疑这是不是旁氏骗局?但是布比做了一个非常清晰化的行业应用。


魏铮:我最早了解到区块链是在2016年,之前我也是在做早期投资、天使投资,我们其实一直在看一些新的方向,在找下一个可能的机会。因为我们之前的基金成立比较晚,可能像移动互联网的有些大机会没有抓住很多,我们一直在思考,下一个机会是什么?当时了解到区块链,觉得区块链是非常有潜力的。2016年,我们成立了区块链研究院,我和团队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写了国内的第一份《全球区块链创投报告》。当时人民网、新华网,都对我们的报告进行了一些发布,并且获得了一些认可。


后来在2017年,我们开始慢慢接触比特币、触以太坊,进行区块链项目的投资。当时可以说正好赶上了区块链的一个蓬勃发展的时期,我们吃到了一些时代红利。后来我们就一直扎根在区块链,基本上没有再做传统的业务了。


通过区块链,我们接触到全球优秀的一些企业,你可能是一个程序员,写了一个代码,大家认可了你写的东西、做的协议,可能你的项目立马会得到全球的关注和推广,这个事情我感觉是比较酷的。它打破了各个国家之间的边际。在国内,应用比特币的场景比较少,但如果在国外,很多国家可以换成当地的法币,进行自由交易。


从目前来看,区块链还是比较早期的,区块链的前景非常大。我们中国在区块链技术这块处于一个非常领先的地位,也非常期待各个行业能够应用区块链,希望区块链在我们国家蓬勃发展。


主持人(杨林苑):今年的基调主要是割裂、对抗,但是区块链天然是一个全球化的行业,不分什么美国区块链、中国区块链,通证是全球流动的,具有很大魅力。它给了很多新物种、新产品和服务形态新的机会,服务了一些人群,也有一些新的玩法。


张了了:我最早也是做股权投资,身边有很多小伙伴炒比特币暴富,但我还很苦逼地做着VC,可以说是财富效应关注到区块链。


区块链这三个字的翻译,我记得应该是在2016年上半年在国内开始有的,我也是在2016年的时候决定要all in区块链。


张明镜:我是在2016年下半年开始接触区块链的,当时我在华兴资本做FinTech的投资。当时有一篇高盛的报告,叫《理想照进现实》,对我影响很大。它讲到了区块链在行业里面几个典型场景的应用,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区块链是FinTech投资者应该寻找的一个新高地。


2017年是很遗憾的一年,因为这一年有很多身边的朋友,通过做投资、做项目等方式获得了很大的财富,那个时候我很紧张焦虑,和朋友一起参与了一些项目。


2018年是我的一个转折点,一方面我受到了火币的邀请,在火币做战略投资,另一方面我自己也成立了链兴资本,决定all in区块链。


对链兴资本和我来说,2019和2020年是我们全面爆发的一年。我们在区块链世界里做了很多布局。2019年10月24日是一个分水岭,在这个时间点,习大大把区块链当做国家战略,所以我们迅速帮助了一批国内非常优秀的区块链公司,帮助他们做股权融资。看一组数据啊,从2019年10月24日开始到2020年6月30日,全国共有13个金融科技、区块链技术创业公司获得主流VC投资,在这13个项目里面有7个是我们链兴资本提供的财务顾问服务。


投入这个行业这么久,有个感触很深,区块链真的是一个好行业,又新、发展又快,每过半年如果你不关注它,它就进入一个新的时代了,哪怕你一直在这个行业,但一旦思维局限了一些,就很容易被淘汰。


主持人(杨林苑):我觉得台上了了和明镜有个共同点,他们都是这个行业的链接者,了了在圈内粉丝众多。明镜是给不同投资人提供投资以及和企业链接的机会,我觉得都做的非常好。


我以前是技术投资人,投AI、物联网、新能源汽车等标的,但我看了区块链之后,发现我回不去了,对别的资产我已经提不起兴趣了,这是我真实的一个感受 。


2017年我看了区块链赛道后思考,我做了十年的VC股权投资人,很难去参与到亲手铸造一个像红杉、IDG那么伟大的投资机构的时代,好像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没有给我们中青代投资人这样的机会,但是区块链是一个新的沃土,新的世界,这里面大有可为。


很多人劝我说,你这样跳进火坑,区块链这个领域是不是旁氏骗局啊?其实我在2013年接触到区块链数字货币的时候,也是怀着很深的怀疑。但是当我在2017年作为一个严肃的投资人去重新审视这个行业的时候,发现这里面真的有很多机会,真的会长出像腾讯、阿里这样伟大的企业。


投资人在区块链领域,最看好的投资品类和赛道


主持人(杨林苑):在今天这个时间点,大家在区块链领域最看重的投资品类和赛道是什么?


刘凯:区块链作为一个技术来讲,到现在已经成为一个跟云计算、AI、大数据一样重要的基础工具。我们就比较偏向于这个行业里面的基础设施的投资,比如说布比、链安科技等。链安科技相当于做区块链领域安全方面的。因为区块链最重要的应用是在金融领域,上面承载着各种数据资产,安全是它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推动区块链的应用,核心要解决的是一些技术性问题,所以我们更主要的关注点是在区块链的基础设施领域。


主持人(杨林苑):明白,主要还是围绕基础设施进行投资。既然是数字资产,就要保证它的安全。魏总您现在主要看什么?


魏铮:其实我也非常认可布局一些做区块链技术类和研发类的公司非常有潜力。在今天全球大环境下,中国在很多的高科技上处于一个技术风口的状态。我们国家现在将区块链作为一个自主发展的技术标杆,我认为整个区块链技术在我们国家的发展,以及在各行各业的普及是非常快的。


今天我们看到很多地方政府、各行各业已经在做关于区块链的布局,包括我们可以看到支付宝推出的蚂蚁店,各行各业,特别是消费品都可以用蚂蚁进行上链和溯源。所以说这里面也会酝酿出一些大机会,我相信在很快的时间内可以看到一些原生的区块链公司和技术服务类公司在我们国家的资本市场上市,等这个时代到了,会有更多人去关注区块链。


现在从老百姓的角度讲,我们参与的不多,但老百姓可能不知道用的很多产品都是基于区块链技术,区块链对我们生活的改变时时刻刻在发生,这是我觉得可以关注的一个点。


长期的话,在区块链技术上,全球化的公链,包括区块链的应用非常有潜力。区块链技术不可篡改,可以溯源,但是我们现在的速度和传统移动互联网来比还是慢一些,但我觉得这是可以通过技术的发展来解决的。我们今天可以看到,全球一些很优秀的团队都在做区块链公链,公链相当于我们今天电脑上、手机上的操作系统,只有操作系统成熟的时候,我们才能有大规模成熟应用。操作系统是公链里面的一个核心竞争力,应用只是上面的一个载体。


主持人(杨林苑):您怎么看公链和联盟链的关系?


魏铮:它俩是并行的载体,可能功能性不一样,但是并没有说它俩谁要去取代谁。公链更方便所有人去上面进行大规模的应用,它有一些特殊的属性,比如分布式是公链独有的。一旦它有一个大的中心化,就没办法让所有人去信任公链这个载体了。


但是联盟链,其实在一些特定的行业,比如说金融、数据上,我们不希望所有的数据都上链,大公司之间用联盟链解决一些数据的传输还有追溯问题,是一个比较好的方案,这样可以保证数据一定的隐私性。联盟链更多针对的是2B端,公链更多是2C端。


主持人(杨林苑):我其实也很有感触,区块链不是一个独立的行业,它一定要跟各行各业发生关系,它像一个系统一样。请了了讲一下你现在在看什么赛道?哪个方向?


张了了:我现在当然是在看DeFi。DeFi叫去中心化金融。它把金融里面的很多协议,可以变成一个所有可以自由拔插组合的金融协议。比如一个借贷协议又可以组成一个新的产品,它是非常灵活化的,相当于在金融当中加上高速公路,这就是我们理想当中未来的开放式金融的状态。


回过头来说DeFi,这个概念有两年了,一直在孕育,发展比较的。为什么说从今年6月份开始有爆发式的增长?可能很多老韭菜都觉得,为什么我一瞬间就错过了?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叫AMM,这种创新性的方式让在去中心化的交易当中可以进行点对点交易,效率非常低。之前区块链的DeFi去中心化的交易,现在变成了点对池子的瞬间交易,提高了流动性。


所以现在很多很好的DeFi资产的交易深度是超过以太坊的,它基本上是可以一秒交易,由于AMM的创新,还有市场、产品,三者刚好契合,导致了DeFi从6月开始的大爆发。


我其实在区块链里面做了很多年投资,之我们投了很多的公链,我们一直认为是在投技术,投完之后是一个非常虚无缥渺的状态,就是我们认为它在未来十年才会有落地应用。然后我们自己都会觉得是在炒概念,因为相对于传统投资来讲,区块链把从天使到IPO的成果前置了。


但是从今年开始,我体验到了DeFi的便捷度,以及DeFi快速的流动性,还有流动性溢价,我真的知道了区块链行业落地的样子。


区块链其实跟传统行业是个平行世界,我刚刚在场下跟魏总也在聊,在小范围的区块链世界里,我们的借贷、交易、衍生品、保险等都已经有了,因为我们有区块链资产。


我非常看好DeFi,它已经是里程碑式的跨越了。现在我们一些区块链项目也在投,但是目前来讲肯定毫无疑问就是最看好DeFi。

 

主持人(杨林苑):谢谢!其实这个事儿的魅力和价值在哪呢?就是我们刚才那个圆桌有聊到,传统金融服务都是借助于中介机构给大家提供产品和服务,但是中介机构很多,又很贵,但成本太高,效率太低。在DeFi这个板块,这些中介没了,直接点对点就可以完成操作,不论是交易、资产转移、借贷、清算过程没有中介了,很便宜,效率也很高。


张明镜:我先介绍一下我们在区块链里面分析的框架,因为区块链是一个集成,分两大类:


第一、区块链的技术,就是刚刚谈到了联盟链技术、公链技术、分布式计算的技术,再包括它各个行业的应用。第二、区块链金融,包括金融部分,这里面有很活跃的资本市场以及很活跃的借贷活动在里面。


今年6月份之前,如果问我,我们肯定主要关注联盟链技术以及在国内的应用,因为很简单,10月24日以后区块链上升为国家战略,从投资机构来看,行业内投融资会很频繁,很多热钱会进来,所以我们这里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在我们现在看来,本质其实是在从事一种活动,这种活动在中国有点像自主安全可控。 这是我们在今年6月份之前所关注的、所做的事情的本质。


刚刚前面几位投资人也提到了DeFi从疫情期间酝酿,到现在的大红大紫,DeFi火了以后,我们就迅速开始跟进了投资布局。在区块链世界,以前最缺乏的是产品经理,我认为在区块链世界里面,最有才华的产品经理在DeFi领域,他们已经带领行业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区块链投资跟古典投资最大的差别


主持人(杨林苑):我非常同意明镜说的,像现在特别棒的这些DeFi产品,它们的开创者不是金融玩家,这些人恰恰不见得是古典金融出身的,它完全是一个新物种,所以这有点像区块链引领的DeFi浪潮,有点像硅谷对华尔街的一次逆袭,特别有意思。


今天台上的嘉宾都在股权投资,或者VC领域有非常多的积累,进入到区块链或加密货币投资领域之后,大家感觉区块链投资跟以前的股权投资或者所谓的古典投资最大的差别是什么?


刘凯:定义上来讲,我们还属于一个传统投资者、古典投资者,我们还是在做股权投资。数字货币在很多地方没有被承认,后面基金的监管、审计、结算等方面还是有一个跨度。所以我们选择在区块链方面参与的,还是以股权投资为主。


我们的投资方向偏产业互联网,就像在中国所有的传统行业都可以用互联网的方式再做一遍,现在区块链这个技术成熟以后,估计所有的行业,所有的应用都可以用区块链技术来做一遍。我最大的体会是,在互联网时代,对创业、投资讲究速度要快,在区块链行业,我觉得最大的特点可能是更快。很多创新的应用可能会很快形成一个闭环,成功还是失败,很快见分晓,这个周期我想可能是以月计或以天计的感觉。


从基金的角度上讲,我们还是在传统的股权投资。从产业上来看,我们希望能够看到区块链这种数字货币投资怎么能够适应监管,参与者能够在一个比较合规的监管体系下,更多的参与到创新的应用投资里面。


魏铮:我最直观的感觉,区块链比传统投资最具优势的地方在于流动性。大家做传统投资,比如投一个天使轮项目,可能上市概率非常低,就算等到上市可能也得有个5-8年的周期,这个周期实在是太久了。


所以对我们来说,流动性和退出是大家一直苦恼的问题,但是在区块链领域,它自身是一个开源的,在全球大家都可以很自由地去交易,所以对投资来讲,我觉得最大的区别就是流动性。可能最快的时候,我们投的一个区块链项目在一个月内就可以完成退出,但是在传统领域完全是不可能的。


还有一个很大的区别,投一些美国很前沿的技术性公司,其实有很多限制,不管是在你投资上的限制,还是政府层面,国际关系层面等都有很多限制。但是通过区块链,我们可以去了解到全球最前沿的区块链技术。作为一个个人,我们可以在早期就可以参与到这个项目的投资中,这个是传统投资无法做到的。


主持人(杨林苑):我跟魏总一样,投了很多美国优质的区块链项目,这个没有国界。而且你看现在中国主权的人民币都数字化了,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Facebook都要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了,这是趋势的力量,这个趋势是不可逆的。了了你觉得投资区块链跟以前做股权投资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张了了:差别肯定是巨大的。我之前也投一些股权项目,这类投资主要是看盈利多少?盈利能力怎么样?区块链项目的投资绝大部分都是不盈利的,我觉得还是流动性溢价。为什么我们在区块链行业里做投资是比较开心的,因为流动性比较快,基金效率比较高,我不需要把它放在一个非常长的周期内。我们可能在相对短的时间,由于流动性溢价实现比较早的退出。


这并不是说我们短平快,其实我们投了很多的项目也是跨越牛熊的,比如我们在2017年投的波卡,在这个项目上我们是重仓的。两三年赢得了回报,回报也非常可观。所以不是说我们非常短平快,只是说区块链的投资在流动性上确实会更好。


重庆政府发了渝快链,它其实是个联盟链,基于联盟链底层,农业、畜牧业等各个行业都会在上面。回过头来讲,联盟链里面是不能有币的,但是我们又知道Token在区块链系统里面的重要性,所以说DCP出来了,就是让Token的合法性得到了一个保障,所以说我觉得DCP对联盟链的发展是至关重要的。


张明镜:区块链本身是一个开源软件,比特币从0变成两千亿美金只用了十年的时间。之前我们研究过阿里巴巴从成立到市值两千亿是二十年时间,可以看到在时间周期上翻了一番。之前我们做了很多研究,滴滴、美团等市值在一万亿人民币左右(2000年左右的数据)的公司平均成立时间大概在15年左右,中国排名前十的传统经济,比如中石油、中国银行等企业的市值也是在一万亿人民币左右,它们平均成立时间是40年左右,对比起来很夸张的。


区块链世界里面的独角兽的成长速度至少是快一倍的。我也一直在琢磨,他们为什么会成长的这么快呢?新一代创业者一方面不仅仅懂技术懂产品,还很懂资本市场。在供应链时代,我们参与过的像US,它的创始人知识结构非常综合,而且执行力很强,做的是开源软件。所以我们觉得新一代创业者会诞生在这个行业,我们的投法也会不一样。我们的曙光就在这里。


主持人(杨林苑):明镜说的特点非常鲜明,这个行业的一大特点就是快,独角兽诞生的速度非常快,十倍级一点不夸张,另外行业还很小,整个数字货币行业的市值也就三千亿美金,所以这个市场前景广阔,现在才刚刚开始。另一个特点是小,还有一个是这个行业变化很多,会出现非常多的新物种。


给区块链投资者的建议


主持人(杨林苑):最后,请各位嘉宾给还没有参与到区块链投资的朋友一些建议?大家尽量简短一点。还是刘总先开始。


刘凯:区块链确实是一个非常有前景的领域,一定要把握好这个领域的投资价值,投资时要注意到底是因为本身价值带来的,还是因为短期供需关系带来的?区块链技术方向是正确的但是投资还是要谨慎。


魏铮:目前来看,中国的几波浪潮都是跟随国家政策最早前沿去进行布局的。上一波财富浪潮在于基建,基建带来了很多公司,包括房地产等行业的蓬勃发展。现在国家号召新基建,区块链是新基建之一,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主持人(杨林苑):资产现金化,资产证券化,我们这一代人把握的机会是资产通证化?


张了了:简单地说,现场应该有很多都是投资机构、投资人,我觉得如果你要去参与一些投资的话,马上入手是比较难的,因为逻辑跟之前是不同的,确实有的项目就毫无价值,有的项目它的价值是什么很难说清,甚至不同的项目有着不同的投资逻辑,我觉得可以参与一下无损挖矿,它的年化收益还是比较高的。


张明镜:我们看企业服务的话就是FinTech,因为金融机构始终是资本行业重要参与者之一,FinTech就是供应链,供应链里面各种创新技术,创新的协议都在区块链里面。我建议大家多关注DeFI,关注区块链金融,以及相关的各种技术和生态。


主持人(杨林苑):我今年感受到一个很明显的变化,我们去溯源看购买的机构和地址,发现是美国的机构在购买,我觉得财富搬家正在发生,美国主流机构可能稍微快一点,中国也会很快,什么原因呢?这个行业总量很小,而且有财富效应。在古典领域可能年化20%是很好的一个回报,但在区块链领域20%根本没人感兴趣,50%-80%,大家觉得soso,所以这个领域的确有很多的高回报、高风险的机会,这是行业的一个特征。


所以资金和资产大范围的转移正在发生,现在全球的环境就是负利率,这边风景独好,我觉得目前参与这个行业的人很少,占互联网人口千分之二,所以当一个趋势在发生的时候,大家可以想象,是去抗拒还是去拥抱、去参与,甚至去推动它?


主持人(杨林苑):感谢这场嘉宾的专业分享。从这场分享中大家还是可以看到,投资人眼中那种久违的兴奋感,可见在区块链领域,未来还是有很多的惊喜值得大家去发掘的。

关键词:TMT 
分享到:

版权声明:
来源及作者标注为融中财经融资中国的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如需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微信RZZG2006。
其他署名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融中财经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而刊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杂志

在线订阅
2020年06期
2020年06期
同创伟业:20年,一切都刚开始
2020年05期
2020年05期
20年,达晨加冠
2020年04期
2020年04期
后疫情时代的产业投资

机构专栏

  • 澳银资本
  • 松禾资本
  • 上汽投资
  • 达晨
首页
股权投资机构
LP
行业
新金融
会议
会议报名
往届回顾
定制活动
推荐会议
研究
榜单
报告
关于我们
招聘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版权所有:融中财经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霞光里18号佳程广场A座20层D单元  合作热线:010-84467811  备案号:京ICP备11038469号-1  技术支持:海源川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