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资讯

阿里不懂优酷?

来源:深燃    作者: 李秋涵   时间:2020-11-24 11:07  字号选择:

阿里大文娱的式微已经证明,强大的组织能力、充足的资金和规范化的制度,并不是万能的。长视频战场,变动正隐藏在冰山之下,制度带来的是进步还是束缚,优酷还处在迷雾中。

优酷前员工张元至今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樊路远的情景。2018年12月4日,原优酷总裁杨伟东因经济问题配合警方调查的消息传出,阿里影业CEO樊路远临危受命,兼任优酷总裁。张元回忆,当天,优酷各业务部门领导全部停职接受审查,樊路远分业务线召开了文娱新班委见面会。

“当时有个男生看了一下手机,樊路远指着那人说,你把手机放下,或者出去。这是100多人的大会,决定你命运的人都在这里坐着,有什么重要的信息要看手机?”樊路远语气严肃,那一刻,张元感受到阿里体系与老优酷的明显不同。

那是优酷被收购的第三年,制度已经全面阿里化。据多名员工讲述,樊路远到来后,又进行了小范围整改。严抓考勤被反复提及:员工需在9点半前打卡,迟到则内部公示,主管扣钱。后来部门架构也有所调整,阿里妈妈负责优酷商业化的200人团队被整合到优酷体系内,优酷剧集部门的自制剧相关业务已划分至阿里影业,优酷剧集中心仅保留采购和定制职能。

如今,被收购五年,轮值总裁、严厉反腐、数据标准化驱动项目,优酷已经完全阿里化。

一位接近阿里巴巴的业内人士对深燃总结,用制度化减少对人员、权威的依赖,构建出可控化的制度维系庞大生态链的健康运转,再复制到扩张的新领域,是阿里制度呈现出的特点。但不止一位接近优酷的人士对深燃表示,在讲究人情、人脉,甚至有些“江湖气”的影视行业,阿里的这套体系出现了一定的水土不服。影视创作难以量化、需要创新,一套制度体系或许能将错误选项排除,但不出错不代表就会出爆款

优酷正在肉眼可见的掉队。

QuestMobile数据发布的《2020半年度中国移动互联网实力价值榜》显示,6月爱奇艺APP月活为5.08亿,腾讯视频APP月活4.83亿,而优酷APP月活仅为2.27亿。爱奇艺Q3会员数达1.048亿,腾讯视频达1.2亿,优酷尚未公布数字。有接近优酷的资深业内人士告诉深燃,2020年优酷日活最低一度跌至1400万,甚至不及二线视频平台。但一位优酷高管否定了这一说法,“承认第三的位置,但不可能跟其他平台差那么多”。

来源 / QuestMobile

就连阿里巴巴自己也正在用脚投票。11月16日,芒果超媒发布公告称,阿里创投意向受让公司部分股权。若协议达成,阿里创投将持有芒果超媒5.26%股权,成为其第二大股东,“这一布局,可以说就是优酷失败造成的。”一位接近优酷的业内人士表示。

不过,在前述优酷高管看来,阿里入股芒果超媒只是出于战略投资的考量。“集团说给我们八到九年时间,还劝我们不要着急,这是个持久战。”他表示。

无论前景如何,曾经的行业巨头步伐已然摇摇晃晃。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让优酷陷入萎靡中的,到底是什么?深燃试图从优酷内部,复盘这场事先声张的陨落。

而对于优酷日活数据、项目评估制度与员工KPI体系、骨干人员流失等情况,优酷官方并未给予深燃回复。

反腐的铁锤带来了什么

反腐对优酷的影响,超出外界认知。

11月10日,杨伟东受贿案判决书曝光。判决书显示,在职期间,杨伟东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贿赂款855万余元,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没收财产200万元。这是当年优酷因贪腐受处罚的最高级别员工,但并非最后一个。

据一名当时在职的优酷前员工李飞回忆,杨伟东事件曝出当天,优酷部门领导停职审计,对过往项目及财务收支进行事前及事后审查,综艺剧集各大工作室、运营、会员、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