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资讯

政府引导基金吐苦水:头部GP不配合?拉进黑名单!DPI不足1,别登门!

来源:融中财经   作者:安多   时间:2021-01-06 14:19  字号选择:

2021年,想要募到政府的钱,不容易。GP们准备好了吗?

1.jpg


2019年,市场上的钱绝大多数来自政府引导基金,2020年,风向一变,引导基金也未必有钱了。


“一些号称百亿的基金,十分之一都募不到。”张彤直言。以往,在基金募资时,配一半省市级的引导基金,剩下一半社会募集,今年,市场上募不齐,政府引导基金甚至也无法按期落地。


从今年GP的整体募资情况看,能募到钱的大多数是美元基金,或者是有美元基金背景的基金募的人民币基金。细数以人民币出发的GP的募资情况,鼎辉、盈科、同创伟业、国科嘉禾......可以说,人民币基金的募资情况是不容乐观的。


DPI低于1?没办法再给你钱


前几年,是政府引导基金出资的大年。


先是起跑,然后加速,落后者看到花钱阔绰的省份无不羡慕,等到场子跑热了,大家一起花钱,纷纷投向自己看好的基金管理人。谁成想,这不是一场百米赛跑,而是马拉松,后半程,大家都有些无力。


首要因素是,各方财政基金没有过去那么雄厚。


其次,引导基金在经过几年发展后,较早出发的一拨已经到了退出期,而这些基金经过清算后发现,一些无法收回,一些并没有达到当初的预期,还有一些DPI低于1。


“美元基金的LP长期出资,但一个重要原因是DPI非常好,所以收回的钱可以再循环去投,但是现在,政府引导基金收获的DPI达不到这个效果。”张彤表示。


深圳天使母基金副总经理刘湘宁也表示,“项目退出之后,资金再分配到LP,然后回来投资(新基金),还有一个过程,我们也看到,基金的DPI很快达到1以上的还是比较少的。”


一直以来,政府引导基金的首要任务是引导,但近几年引导基金接受的审计越来越多,地方财政拨款了,钱收不回来,如果引导任务也未完成,“怎么向财政交代?”


前两三年,百亿规模的政府引导基金常常现于报端,但这波潮水退潮后,百亿规模开始“退烧”。


在公认的政府引导基金大年2016年,设立数量和披露的总目标规模超过2013年~2015年全国引导基金的数据总和。但好景不长,随后行业迎来了规模增速的放缓。


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2-2019年期间,引导基金数量增加1158只,复合年均增长率(CAGR)为33.65%;设立引导基金自身总规模增加20246亿元,复合年均增长率(CAGR)为59.32%。


进入2019年,政府引导基金设立数量及规模较2018年进一步放缓。截至2019年末,政府引导基金数量较2018年增长了5.88%,规模较2018年末增长10%。而2018年同期的数量及规模增速分别为11.51%及22.21%。


2020年上半年,政府引导基金的总规模达到21452亿元,政府引导基金母基金群总规模约为93958亿元。数量和规模皆不敌2019年的一半。


如果说2019年,政府引导基金是放缓,那么2020年,则是倍速递减。


头部GP不配合?从称兄道弟到见面拍桌子


佟港在业内一家机构负责募资,进入2020年,他敲了百家LP的大门,但结果并不乐观。“我们时刻关注一些地方引导基金的申请机会,不过很难。”


今年以来,成立的政府基金数量少,大钱主要集中在山东、江苏、浙江等地。但也有一些对外放出消息,但事实上,也难落地。“我们和其他家一起申请了某地的引导基金,但据我了解,签约了的一家深圳一线GP其实还没拿到钱。”


社会募资到位了,但政府的钱迟缓了下来。


政府引导基金也有苦难言。一般而言,政府引导基金仍是乐于投资头部管理人的。毕竟,规模大、业绩好,且名声在外的GP能拿到更多好的项目,而且,在招商引资方面,能量更大。但也有一些头部,拿了引导基金的钱,不配合返投以及后期的各项工作。


“一些头部GP非常不配合!”某政府引导基金就职的闫帅直言:“要不就是返投不配合,还有的在当地设立企业的分支机构,但其实就是一个空壳。”


这种博弈变成对弈。


在投资时,大部分政府引导基金偏好投资那些募资进展已落实70%以上的子基金。“我们还是希望找募资能力强的GP,我们也受了募资能力不强的个别GP之苦,这些机构基金募不起来,大家都麻烦,见面都尴尬,以前见面的时候热情拥抱,跟我拍胸脯表示能行,最后拍大腿,现在见面就拍桌子了。”前海引导基金产业引导基金管理部副总经理李奇表示。


百亿规模退烧 落地难成现实


2016年,百亿规模的引导基金每隔几个月就有一只成立。比如,2019年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洪泰齐鲁新能源产业母基金,总规模100亿元;2018年,上海国际集团、太平洋保险、安徽省投资集团等9名合伙人代表签约,长三角协同优势产业基金正式成立。资料显示,长三角协同优势产业基金首轮封闭规模超过70亿元,预计可撬动500亿元以上的资本。


同期,深圳市基础设施投资基金由深圳市发展改革委牵头组建,首期规模1000亿元,远期规模达到2000亿元。


2020年,还有几家?


今年6月,中小企业发展基金注册成立,规模接近358亿元人民币,近八成用于母基金投资。相较于此前动辄千亿目标规模的政府引导基金,该基金对规模的限制被外界视为“务实派”的代表。


9月,东湖创新科技投资有限公司与济南市财政投资基金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协议,共同设立一只目标规模为100亿元的引导基金,积极推动武汉、济南两市产业互补和协同发展。


同期,湖北洪泰高质量发展基金的发布设立。该基金由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与洪泰基金共同发布设立,总规模300亿元,存续期8年,首期规模100亿元,计划于2020年12月底前完成首期募集。


除了数量变少了,这些规模大的引导基金大多数都是分多期落地。佟港直言:“首期募集就很难,后续期更是难上加难。”当然,市场上也有一些具备超强能力的管理人:“他们的社会资源丰富,站出来就有很多人抢着投。”


不爱综合基金,爱行业,政府引导基金风格转变


伴随着规模退烧,引导基金偏爱的GP风格也开始有所转变。


张彤表示,“今年开始,政府引导基金不太爱投综合基金了,而是更关注垂直的行业基金。”这种风格的转变,佟港也感受到:“对于行业的选择上,政府引导基金不太喜欢消费类,主要是集成电路,其次才是生物医药。”


比如,湖泰高质量发展基金以传统产业改造升级和新兴产业培育壮大为目标,重点聚焦基础装备制造、新一代信息技术、新材料新能源、电力设备等四大产业。主要投向科技成果转化、集成电路、大健康、数字经济、新能源汽车、文化产业等产业。


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母基金公司的股东名单堪称豪华——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中国烟草、中国人寿、上海国盛集团、浦东科创集团等,其中,财政部出资152.5亿元,持股比例42.6573%,为第一大股东。


据了解,中小企业发展基金已投资4支子基金,分别委托给江苏毅达、东方富海、国中创投、清控银杏管理,已投项目中主要以种子期、初创期成长型中小企业为主,涵盖了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新材料和生物医药、节能环保、信息技术等战略性新兴行业,基本覆盖了全国各个区域,同时也兼顾了欠发达地区的项目投资。


东湖创新科技有限公司与济南市财政投资基金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合作基金,将重点投向武汉市、济南市包括科技创新与成果转化、光电子与新一代信息技术、智能制造、生物医药、先进材料、新能源、节能环保、新能源汽车和新基建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利用各自资源优势,积极推动两市产业互补和协同发展。


这些基金充分说明,政府引导基金仍是投向国家鼓励的硬科技产业、医疗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对于消费类不过于关注,社区团购就更不需要提。


政府引导基金进入“效果反思”期,清退不合格或成2021年主题


在经过了热烈的投资期后,一些政府引导基金进入清算期。政府引导基金的“退出大年”,仅有16.67%的引导基金不担心退出问题;23.33%的引导基金表示退出情况不乐观;60%的引导基金对退出前景持谨慎观望态度。


一项对2018年的调查显示,收益率方面,超半数被调研机构预计VC/PE市场基金内部收益率在10%-15%区间,仅有10%的机构预测2018年中国VC/PE市场基金内部收益率能达到20%-25%。


除了对收益持观望态度,政府引导基金进入“效果反思”期。有了前期的经验,下一个阶段如何开展政府引导基金的工作,是2021年的主题。


在2019年底,就有先行者。


2019年底,深圳市引导基金投资有限公司、深创投发布了《关于公示深圳市政府投资引导基金清理子基金及缩减规模子基金名单的通知》,正式公布了25只清理子基金以及12只缩减规模子基金名单。


通知显示,根据《深圳市政府投资引导基金管理办法》和《深圳市政府投资引导基金管理办法实施细则》等相关规定,按照市财政局要求,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对三种情形的子基金进行清理:


1、已过会一年内未签署基金合伙协议;2、已签署基金合伙协议但一年内未完成工商登记或首期资金未实际到位;3、完成首期实际出资后一年内未开展投资业务。


此外,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还对签约规模小于过会规模且无后续融资进展的子基金进行缩减规模。也就是说,该子基金做的事情,如果子基金没做到,那就按规定处理。


2个月后,财政部发出《 关于加强政府投资基金管理 提高财政出资效益的通知》(简称《通知》),明确表示加强对设立基金或注资的预算约束,提高财政出资效益。


《通知》提出,一些基金存在政策目标重复、资金闲置和碎片化等问题。为此,《通知》指出,强化政府预算对财政出资的约束。


《通知》在募投管退四个方面有了更明确的规定。比如,在募资方面,要求对财政出资设立基金或注资须严格审核,纳入年度预算管理,报本级人大或其常委会批准; 数额较大的,应根据基金投资进度分年安排;预算执行中收回的沉淀资金,按照推进财政资金统筹使用和盘活存量资金的规定,履行必要程序后,可用于经济社会发展急需领域的基金注资;


在投资方面,提高基金运作效率,减少资金闲置,从严控制管理费用。


在管理上,要求实施政府投资基金全过程绩效管理,开展绩效监控,每年末基金实施绩效自评。自评结果报财政部门和其他主要出资人审核。


退出上,则要求,设立基金要规定存续期限和提前终止条款,并设置明确的量化指标。


“头部机构不配合,我们也有自己的黑名单。”闫帅表示,“不合规的怎么清退,可能是我们接下来需要考虑的问题。”


2021年,想要募到政府的钱,不容易。GP们准备好了吗?


(应采访嘉宾要求,张彤、佟港、闫帅均为化名)

关键词:引导基金 
分享到:

版权声明:
来源及作者标注为融中财经融资中国的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如需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微信RZZG2006。
其他署名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融中财经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而刊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杂志

在线订阅
2020年06期
2020年06期
同创伟业:20年,一切都刚开始
2020年05期
2020年05期
20年,达晨加冠
2020年04期
2020年04期
后疫情时代的产业投资

机构专栏

  • 澳银资本
  • 松禾资本
  • 上汽投资
  • 达晨
首页
股权投资机构
LP
行业
新金融
会议
会议报名
往届回顾
定制活动
推荐会议
研究
榜单
报告
关于我们
招聘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版权所有:融中财经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霞光里18号佳程广场A座20层D单元  合作热线:010-84467811  备案号:京ICP备11038469号-1  技术支持:海源川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