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资讯

造车不为投资人的李想,如何打好增程式这张牌?

来源:融中财经   作者:高贵萍   时间:2021-01-17 03:50  字号选择:

“理想汽车正在艰难的打‘反围剿’战斗,战场的惨烈和残酷程度是一般人想象不到的。四渡赤水的关键时刻,团队所有人斗必须全力作战,不得有丝毫的懈怠。”

1610826685756413.png


2015年初,在望京SOHO的一家咖啡馆里,李想和黄明明对坐而谈。俩人有着16年的交情,黄明明是李想创办的汽车之家的早期投资人,李想是明势资本的个人LP。


在对汽车之家进行了三个多小时的复盘后,李想告诉黄明明,“我想出来创办一家自己的汽车企业。”


此时,汽车之家刚上市一年,发展蒸蒸日上,就这样转身离开,李想是否真的舍得?而且李想还是蔚来汽车的股东,如果新能源汽车这条路走得通,凭借投资眼光,李想也能赚得盆满钵满。


但,李想要的是“自己动手”。“有生之年能够通过科技创新再造一个像丰田这样的全球最大、最成功的车企的机会,没有什么比这个东西更让我感到激动和兴奋了。想明白这个事,还有什么不能放弃的东西。”


从“自己动手”到“金融永动机”


2015年7月,李想创立了车和家(理想汽车的前身)。2018年10月,车和家发布智能电动车品牌理想智造。之后,车和家改名为理想汽车。


据说理想又称“抠厂”,这个称号虽不雅但极其贴切。似乎延续了之前泡泡网、汽车之家的“光荣传统”,理想内部成本控制方式极其严格。比如员工出差必须要选折扣低的经济舱,连李想也不例外;如果是同性,住酒店要住在一起等。


有次李想风趣地表示理想的“节俭风”,“蔚来约人见面谈事多约在星级酒店,我们就约在星巴克等咖啡馆等。”如果用数字表示,全年支出中仅有百分之十几用在了人员和销售上,而30%多的钱花在了工厂,50%左右的钱投入了研发。


造车“烧钱”,盈利不易。同其他新能源车企一样,在相当长的时间里,理想始终未能走出亏损泥潭。


据招股书显示,在 2018 年、 2019 年以及截至 2020 年 3 月 31 日的三个月中,理想汽车分别发生了人民币 15 亿元,人民币 24 亿元(3,444 亿美元)和人民币 7710 万元(1090 万美元)的净亏损。


四年磨一剑,2019年11 月,理想汽车 ONE 如期交付,并开始量产。2020 年 6 月 ,理想汽车交付超过了 10000 辆车,创下了中外造车新势力全新车型最快交付 10000 辆的纪录。托“抠厂”称号之福,据说理想达到这一小目标,只用了10亿美金。


2020年7月30日,理想汽车成功登陆纳斯达克,成为中国新能源车企中继蔚来后成功赴美上市的第二家企业。当天股票发行价为11.5美元/股,市值近百亿美元,李想的身家也因持股 21% 上涨到20 亿美元。


据理想公布的数据,在理想ONE正式量产一周年的2020年11月,当月产量逾5000辆。从2020年1月至11月,累计交付26498辆。产量突飞猛进下,公司利润结构的成熟度日益提升。


据财报显示,2020Q3理想汽车销售额 24.6 亿元,总利润为 4.69 亿元,车辆毛利率 19.8%,直逼特斯拉同期的23.5%。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理想汽车净利润为1600万元。此外,截至9月底,理想现金储备为 189.16 亿元,实现同比大幅提升。


缘何理想能够成为新能源造车势力中首家实现扭亏为盈的企业?


“毛利提升主要得益于一些特定零部件采购价格的下降(包含特定供应商的一次性返款)以及因产量增加带来的单车制造成本下降。”理想在财报中称。


从成本上看,和传统车企相比,理想汽车的软件系统是统一平台,成本分摊到所有车型的保有量上后,每辆车成本就很低;和纯电动汽相比,理想汽车的电动力部分仅需要40度电量,这一耗电量为纯电动汽车的50%。


在渠道上,不同于传统车企走经销商渠道,以及蔚来和小鹏直营结合加盟的模式,理想汽车采用直营体验店的模式,将有限的资源实现了更大的扩张效率。截至11月30日,理想将45家零售中心布局在全国38个城市,97家售后维修中心及授权钣喷中心覆盖了全国72个城市。


还有一点尤为关键。理想专心做理想ONE这一款车型,将有限研发费用集中利用,这也直接构建了理想自我造血能力的基础。用李想的话说,“从 0 到 1 的时候你会小心翼翼地验证模型,用最小的产品验证整个商业闭环,不会轻易去扩张。”


实现盈利的理想在二级市场的表现稳步上升。截至12月15日收盘,理想汽车报收32.15美元。有趣的是,有人将理想的股价和美团、肯德基联系在一起,形成了“金融永动机”的段子。


“肯德基母公司Q3净利润暴增96%,主要来源公司持有的美团股票大涨。美团Q3净利润增长374.1%,主要来源:公司持有的理想汽车原始股大涨。理想汽车Q3:交了8660辆车。”估计李响永远都想不到,在某一天,新能源还能拯救炸鸡的业绩。


“我造车不是为了投资人”


从2015年到2020年7月上市,理想汽车共完成11轮融资。看似顺风顺水有一众资本助力,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1610826712608975.png


明势资本最早入场,连续7轮追加投资。黄明明一度扮演了理想汽车“半个CFO”的工作。据黄明明透露,理想汽车成立之初便陷入融资困境,原因是太多的投资人接受不了理想的重运营。


在公司成立早期,李想提出在江苏常州投资50亿元建造30万辆产能的整车制造基地,并走自主研发之路。“投资人一听说要弄块地、建工厂、购置生产设备,这么重的资产投入,并不是美元基金喜欢听的故事。”黄明明称,理想汽车的价值观:做正确的事,而不是容易的事。在这点上,李想甚至有些“偏执”。


比如李想如此表示对自主建厂的坚持,“我这个车不是给投资人做的,我要做的是一个中国广大群体愿意用,而且买得起的车。”


这种“偏执”也体现在对造车方案的选择上。得知李想选择采用增程式造车方案时,有投资人建议做纯电动车。“讲好‘中国特斯拉’的故事,争取一些国家补助,难道不好吗?为什么非要做需要考虑两套系统的增程,中间的平衡,噪音共振和能量的损耗转换等难题都需要解决。”


但李想没有动摇,他认为将目前用户真实需求,以及电池发展所处阶段等诸多情况综合在一起判断,增程是最适合的方案。明势资本成为其最坚定的支持者。


“李想最核心的一个特点,就是对中国用户有深刻的理解,他是超级产品经理,同时他对自己认为对的事情,会坚持去做。而这也是他所打造的理想汽车最打动我们的特点。一家公司在产品上的优势取决于对用户的理解有多深,做出他们真正需要的产品。尤其在造车的这件事情,对用户需求的深刻洞见和产品力是明势认为最重要且是唯一重要的。”


除了对李想的认可外,明势资本的研究模型有力支撑了李想的判断,“今天大家都能造出一台电动汽车,但是在智能电动汽车领域,真相是中国80%以上的家庭连固定车位都没有,从而就不具备像美国的用户那样安装充电桩的条件,怎么用技术去解决电动汽车用户里程焦虑的问题。”黄明明认为,基于电池能量密度、单位成本、中国用户的充电条件,增程确实是目前的最优选。


在理想的投资人中,不得不提经纬中国,它在理想的融资过程中,多次充当了“救急队长”的角色。


2018年,原定的国资基金的领投不翼而飞,经纬中国毫不犹豫地领投了理想4.4亿人民币的B轮;2018年年底,理想资金告急,经纬帮理想一起找投资,并和其他投资人一起给投了17亿人民币;2019年下半年,市场表现不好,据说理想见了100多家机构都吃了闭门羹,张颖建议理想寻求朋友援助,很快,王兴和张一鸣加入股东行列。多次的持续加码使经纬成为除理想汽车团队和美团王兴之外的最大机构投资人。


为什么在市场普遍不看好理想的情况下,经纬敢于下重注?


“主要源于两方面,李想是一流的创业者,理想团队有着极其高效的执行力;电动车智能化是未来的大市场、大方向。”经纬中国告诉融中财经。


“团队很清楚公司的产品是在什么样大的市场环境下去做推广,什么样的产品对消费者来说最能接受。这里考虑的点包括价格段,车型,消费者买车的核心目的等等。在资金运营效率上,理想把目前市面上豪华车里的中大型车做到原来一半甚至更低的价格,然后从功能上,用智能化体验完胜传统品牌。”理想团队对产品的认知,以及对资金运营近乎苛刻的把控给张颖留下了深刻印象。


最近,李想去经纬的亿万学院讲课时,再次提到了公司愿景:实现理想中的车和家,创造移动的家。时隔多年,这点仍能打动经纬。“我们当时投资理想的时候也认为,理想的核心用户是有车人群的第二辆车,城市中产家庭会去更新替换原来的家庭用车。这点在公司的中期战略上非常清晰,团队也在一直坚定不移地推进。”


对于未来能够给予理想汽车的赋能,经纬表示“真诚的帮忙、建议和不添乱,持续做好陪跑员。经纬90人的投后团队,也会从财务、招聘、政府关系、医疗健康、公共关系等多方面,为理想汽车保驾护航。”


除了明势资本、经纬中国,王兴和张一鸣的助力成为理想上市前最关键的资金和背书。行至C轮时,理想融资仍困难重重。2019 年 8 月,在质押了持有的美团点评股票的情况下,王兴个人出资 2.85 亿美元,美团旗下的龙珠资本出资 1500 万美元,共计 3 亿美元投资了理想汽车的 C 轮。2020年6月,在理想汽车上市前夕,美团再次出资 5 亿美元领投 D 轮。最终,以高达11.5亿美元的投入,王兴和其关联方美团合计持有了理想股份 24%的股份,成了理想的第一大股东。字节跳动也参与了C轮和战略融资,理想汽车成为少有的王兴和张一鸣二人共同投资的案例。


值得注意的是,几乎在理想汽车的每轮融资中,李想自己都会跟投,“他的21%的股份不光是创业创出来的,也是投出来的。李想自己也说过投资自己的事业就是最好的回报。”


理想汽车 IPO 认购启动后,投资方接踵而至。这也使得理想在获得足额认购后,理想不得不提前结束招股,这也是其IPO 进程比原定计划提前了一天的原因。


据招股书披露,理想汽车获得共计3.8亿美元的基石投资,认购价为IPO最终发行价。其中,美团投资3亿美元,王兴个人投资3000万美元,字节跳动投资3000万美元,Kevin Sunny投资2000万美元。


增程式是信号还是噪声?


由于政策等各方面原因受限,理想在2015年决定停掉SEV低速电动车项目,有股东建议李想为将负面影响降至最低,对外不要说“停掉”,而是“暂时搁置,开始做另外一款车”。


然而李想却选择了和投资人、几千名员工,以及媒体坦诚相告SEV项目停止,并解释原因。他要打造的是一个“端到端信息透明、充分信任和授权的组织文化”,这需要对团队足够信任。


所以,当一个如此坦诚的人,为捍卫他认为的正确的路时,有时强悍发声也不足为奇。


2020年8月,在理想汽车于成都举办的用户日活动上,李想站在台上夹带着粗口,“一群毫无用户思维,完全不关心用户的人,天天在研究技术路线,什么是技术路线?胡说八道!”“如果把你的理想ONE换成一辆纯电动,你干不干?同时有燃油车与理想ONE车主们,现在燃油车还开不开?”


面对质疑毫不掩饰愤怒之情的李想,唯有一次,选择了沉默。


“李总好!我是理想one的车主,同时也是理想汽车的小股东,最近的one的几次碰撞断轴,让很多媒体一直质疑one的下摆臂过于单薄,又或者是理想one的设计确实是参照沃尔沃的小偏置碰的‘丢轮保命’设计?希望李总亲自做个解释,给已经购买和即将购买理想one的车主们吃个定心丸,让他们放心使用,放心购买!”在某社交平台上,一个名为闽南小股民的车主在9月初给李想留言。


一个名为牧羊狒狒的网友留言“小白鼠不好当”,而李想却没有对此做出任何回应。如同一粒石子落入湖中,有涟漪却没有回声。


11月6日,理想汽车根据《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条例》和《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条例实施办法》的要求,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备案召回计划。将生产日期在2019年11月14日至2020年6月1日的10469辆理想ONE电动汽车进行召回。


召回事件是否和增程式技术密切相关,尚无从知晓,不过在12月2日理想汽车申请配售4700万股ADS,募资约16亿美元时,曾表示募资用途包括“约30%用于新一代电动汽车技术的研发,包括高压平台、高充放电率电池和超快充电;约20%用于下一个BEV(Battery Electric Vehicle)平台和未来车型的研发;”不知这是否可以看作理想汽车考虑改变技术路线的表现?


任何新事物的产生往往是争议与肯定同在。酷炫如特斯拉,作为年销量50万台的全球第一车企,仍面临能源加注效率和续航里程等诸多难题。蔚来汽车的发展也是一波三折,掷重金塑造电动汽车的消费认知,多次面临资金运转不利,濒临倒闭,亏损至今。


理想汽车确实存在技术有待改进、增程模式开发流程较复杂、两套系统导致成本较高、培养用户对增程的认知需要过程等诸多挑战。但它也确实很好地解决了特斯拉、蔚来等电动车存在的“里程焦虑”痛点。


“理想赌了增程这条没有人敢走的路,即为电动车加装一套增程系统,来提供无限续航。通过电池组和增程发电系统配合,将油转化为电,给到前后电机用于驱动车辆,富裕的电量充进电池。”


经纬告诉融资中国,在理想真正交付汽车前,资本市场一直对增程充满质疑。首先,这条路线没有成功前例。其次,增程的确增加了技术复杂度,对增程器、动力电池、整车平台的设计匹配优化等都有相当高的要求,弄不好就体验很差。“但从最终结果看,理想汽车采用了中等大小增程器配备大电池的解决方案,证明了只要增程器设计合理、动力电池搭配适当、整车平台开发深入,增程技术路径具备相当强的综合竞争力。”


李想在第三季度业绩电话会中表示,800V 以上的电压平台、 500Ah 超级快充的国家标准和 4C充电倍率以上的电池是400kW快充技术需要的三个支撑性关键技术。而400kW快充技术实现之时,理想将推出纯电动车型,但从目前情况来看,增程式技术在大型 SUV、MPV 上的应用还具有 5-10年的优势。


在这个5-10年的“过渡期”内,理想一直在努力做到最好。


比如,在智能科技的应用上,理想始终坚持精益求精。自2019年12月至2020年8月,理想ONE推送了8次OTA软件升级。“理想ONE的智能化做得非常领先,也搭载了全车OTA(空中下载技术)功能,可以对增程电动系统与智能技术进行升级。”经纬中国认为,这是电动车时代车可以越用越好的例证。


可以说,在电池技术迎来爆发点之前,增程是理想汽车在市场、技术和商业三者之间找到的一个最佳结合点。


唯有偏执狂才能生存


新能源汽车龙头特斯拉在中国的超级工厂投产后,除了在资本市场连续创下市值奇迹后,产品动态不断。在11月24日举行的欧洲电池会议上,特斯拉宣布正在开发1000公里续航的电动汽车。新款Roadster最高时速可达250英里,百公里加速只需要2.1秒,单次充电可行驶620英里。为了将生产迎合欧洲买家的电动汽车,特斯拉正在柏林附近建造新工厂。


1610826740533340.png


在看传统车企,宝马、大众等传统车企在智能汽车领域全面发力,比亚迪、吉利和奇瑞也都有了较好的新能源战绩。随着新能源车逐渐向高端化和智能化演变,以上汽为代表的老牌车企开始逐渐加入进来,欲分一杯羹。蔚来汽车、小鹏汽车是离理想最近的战友,亦是最具竞争力的“友商”。


“理想汽车正在艰难地打‘反围剿’战斗,战场的惨烈和残酷程度是一般人想象不到的。四渡赤水的关键时刻,团队所有人斗必须全力作战,不得有丝毫的懈怠。”李想曾公开表态。


“唯有偏执狂才能生存”是格鲁夫的座右铭,即在迎接挑战时勇往直前,在处理问题时要极端合情合理。


据理想汽车官方信息,2022年理想将推出一款全尺寸SUV车型,搭载全新架构,包括“可拓展Scalable”的硬件配置和不断升级的软件服务, 以及具备升级实现Level 4自动驾驶能力的硬件。甚至,理想表示,“从2022年以后每年将会投放一款新车。”


在明势资本看来,车载操作系统和驾驶数据闭环是未来智能汽车的决胜点。而能够率先实现在L4级别的自动驾驶,只有像特斯拉和理想这种具备从软件到硬件、云端到嵌入式系统全闭环的新汽车厂商才能做到。


拉长周期来看,理想增程式电动车只是“过渡”,质疑再多也无须回头。而智能化新能源汽车这条路,李想可以走很远很远。


李想曾经的创业心得或许也适用于如今,“我好不容易从河里游到了海里,就别让我再游回去了……或许五年或者十年后,你会明白我所做出的选择的,又或者,你永远都不会明白的。我是一个永远面向未来的人。”

关键词:TMT 
分享到:

版权声明:
来源及作者标注为融中财经融资中国的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如需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微信RZZG2006。
其他署名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融中财经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而刊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杂志

在线订阅
2020年12期
2020年12期
造车新势力:一场“势”“利”的冒险
2020年11期
2020年11期
天堂硅谷:20年坚持的“长期主义”
2020年10期
2020年10期
诺亚控股:创业十五年,尊重常识,敬畏市场

机构专栏

  • 澳银资本
  • 松禾资本
  • 上汽投资
  • 达晨
首页
股权投资机构
LP
行业
新金融
会议
会议报名
往届回顾
定制活动
推荐会议
研究
榜单
报告
关于我们
招聘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版权所有:融中财经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霞光里18号佳程广场A座20层D单元  合作热线:010-84467811  备案号:京ICP备11038469号-1  技术支持:海源川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