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资讯

货拉拉的阿喀琉斯之踵

来源:斑马消费   作者:斑马消费   时间:2021-02-23 10:14  字号选择:

行业报告显示,近年来,国内同城货运市场体量不断增长,市场规模已突破万亿元,但极度分散,行业前十的企业市场占有率仅为3.5%。

正当货拉拉为完成F轮15亿美元融资、公司估值过百亿美元举杯欢庆时,湖南女孩莎莎从车身印有货拉拉字样的面包车副驾跳窗身亡,让这只独角兽蒙上阴影。

2013年创立,从华南起步,货拉拉一路攻城略地,成为覆盖中国大陆352座城市、平台月活司机48万、月活用户达720万的“同城货运一哥”。

靠货车司机和用户获得成长,但货拉拉的平台服务始终是个短板,导致投诉不断,成自身发展中的阿喀琉斯之踵。

花季女孩之死

2月6日,春节前一周。在长沙上班的23岁湖南女孩莎莎,想着搬到一个新的住处,然后回家过年。

过去的一年,莎莎的收入应该还不错,她告诉弟弟,过年回家,要给家里的每个人都包一个大红包。

对于未来,这个花季女孩更有美好的期待。她已经有了在长沙买房的计划,甚至和弟弟约好了,在自己的婚礼上,弟弟一定要唱一首祝福的歌。

然而,一切的美好都在这个晚上化为泡影。

当晚8点,莎莎通过货拉拉APP叫了一辆面包车,半个小时之后,司机周某某驾车来到约定地点。大约九点十几分,行李全部装上了这辆面包车,莎莎随车坐上了副驾,前往10公里之外她租住的新家。

即将入主新家,莎莎当时的心情应该不错,9点24分,她还在公司微信群里和同事分享趣事。

谁知,6分钟过后,在长沙岳麓区曲苑路上,她从副驾的车窗跳下,头部着地。

医院连续几日抢救,她还是在除夕前一天离开了人世。

她为什么会跳车?至今仍是个谜。在这趟行程中,司机没有按照系统推荐的路线行驶,期间3次偏航。司机自行选择的路线,多个路段甚至没有路灯,夜间伸手不见五指。

在车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这辆车身上印着“货拉拉”LOGO的货车,车上没有任何录音、录像等监控设备。一切,都需等待警方的调查。

更让死者家属寒心的是,事发之后直至女孩去世,作为平台方的货拉拉无一人到医院来看望和了解情况。

随着事件的不断发酵,2月21日晚10点多,货拉拉终于通过官方微博发布了一个公文式的说明。

服务是显著短板

货拉拉是一个对接货运需求和货车司机的网约车平台,平台应该预想过很多风险因素,但随车的货主,显然是被忽视的一环。

当滴滴出行发生了多起非正常死亡事件,将安全升级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时,同为网约车平台的货拉拉,仍未足够重视平台的安全性。

在此之前,货拉拉就曾出现多起司机和客户之间的极端矛盾事件,但货拉拉始终未能从根本上解决服务的漏洞。

2018年,货拉拉司机骚扰女客户登上热搜。司机绕过平台“跳单”,加了女客户微信后,不断骚扰、威胁,导致客户不敢回家居住。

事件发生20多天,作为平台方,货拉拉在投诉处理上拖拉、推诿,直到媒体曝光之后,才以道歉了结。

2020年5月,北京网友投诉,通过货拉拉运货,不到两公里的路程,被收取5400元天价“搬家费”。对于外界的质疑,货拉拉客服没有本着调查核实、解决问题的原则,而是信口开河称用户的曝光行为是炒作。此事,亦是在媒体广泛介入报道后,才以补偿用户的方式解决。

作为国内最大的同城货运网约车平台,入驻的货车司机是平台最大的资源。但是,货拉拉的种种做法,也时常引发司机们的不满。

不同于滴滴的派单、抢单模式,货拉拉的司机需要花钱购买平台会员,花的钱越多、会员的级别越高,才能接到更多的订单。这导致的结果是,不买会员订单少,买了会员很难赚到钱。

2019年7月,为与同行业展开抢单大战,货拉拉单方面调低运费价格,直接损害了司机的利益,引发货车司机大面积的不满和抗议。

在新浪黑猫投诉平台上,货拉拉的投诉高达4000多件,涉及货物损坏、丢失、乱收费、司机服务态度恶劣、对司机的霸王条款、车身广告违规等诸多方面。

市场大战一触即发

货拉拉创始人周胜馥拥有超高的智商,是香港新界史上第一个十优状元,他也曾凭借自己的智商,做了7年德州扑克职业选手。

2013年,他看到了同城货运市场的空间,堵上全部身家,在香港创立货拉拉,并转战内地。2015年左右,随着共享经济的兴盛,货拉拉迅速做大。

行业报告显示,近年来,国内同城货运市场体量不断增长,市场规模已突破万亿元,但极度分散,行业前十的企业市场占有率仅为3.5%。

一个足够大的行业,从来不会缺乏资本和玩家。过去几年,同城货运市场只有几个头部玩家割据,但最近一年,资本和巨头疯狂涌入。据了解,仅半年的时间,行业融资规模超过了过去五年总额。

2020年6月,滴滴入局货运市场,很快启动4亿美元融资,与货拉拉展开正面竞争。

2020年11月,原专注于长途货运的满帮集团完成17亿美元融资,将通过旗下“全满满”平台,全力进军同城货运市场。

这一年,哈啰出行上线了“哈啰快送”、顺丰亦拿下了网络货运牌照。

在新玩家涌入之前,快狗打车、云鸟司机等原有玩家,已借助各自优势,取得了一定市场份额。

可以预见是,随着更多玩家和资本的加入,同城货运市场的战争将一触即发。


关键词: 
分享到:

版权声明:
来源及作者标注为融中财经融资中国的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如需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微信RZZG2006。
其他署名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融中财经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而刊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杂志

在线订阅
2020年12期
2020年12期
造车新势力:一场“势”“利”的冒险
2020年11期
2020年11期
天堂硅谷:20年坚持的“长期主义”
2020年10期
2020年10期
诺亚控股:创业十五年,尊重常识,敬畏市场

机构专栏

  • 澳银资本
  • 松禾资本
  • 上汽投资
  • 达晨
首页
股权投资机构
LP
行业
新金融
会议
会议报名
往届回顾
定制活动
推荐会议
研究
榜单
报告
关于我们
招聘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版权所有:融中财经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霞光里18号佳程广场A座20层D单元  合作热线:010-84467811  备案号:京ICP备11038469号-1  技术支持:海源川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