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资讯

国科嘉和的王牌

来源:融资中国  时间:2018-01-18 15:01  字号选择:

在中科院国资体系工作逾25年,从开始创业到做上市公司,从科研、经营到融资、投资,历任多个角色,王戈仿佛手握“虎符”的一员猛将,威风凛凛而又不失敏锐。


本刊记者 蒋皓  / 文

 1516261853706185.jpg


国科嘉和管理合伙人王戈

 

在中科院国资体系工作逾25年,从开始创业到做上市公司,从科研、经营到融资、投资,历任多个角色,王戈仿佛手握“虎符”的一员猛将,威风凛凛而又不失敏锐。


对于中科院国科控股体系而言,王戈属于那种懂经营的企业家,而不只是个企业干部。他跨越体制内外两级,根红苗正不说,关键是深谙经营之道,其管理的国科嘉和基金,这些年搞得风生水起,可谓年年有突破。


倚靠先天优渥的政府资源优势,却又极具灵活的市场经营策略。可以说,王戈是体制内少数有清醒的市场意识,也懂得如何在一线火拼的少数务实派干部,即使把干部的头衔摘掉,也可以毫不脸红地称之为“企业家”的人。


2011年王戈创立国科嘉和基金,以“做中国最懂科技人员的创投基金”。6年时间过去,提起国科嘉和,业内人都有口皆碑。观察这些年来王戈如何打好手中的投资牌,不禁令人拍案叫绝。

                 

红桃A:中国最强科技力量         

     

国科嘉和,这家创投基金在强手如林的风险投资基金军团中,有着迥然不同差异化特质。这种深入骨髓的特质,让你一眼就能分辨出它是国科嘉和。


对,这就是国科嘉和身上独一无二的“科技烙印”。


称雄科技圈的底气源于:“在硬科技领域的项目,别人能进的我们都能进,别人进不了的我们也能进”,王戈这句的话霸气又直白,简单地勾勒出国科的鲜明轮廓。


国科嘉和的这种天生吸引LP的特质,归根结底从何而来呢?背后有中国科学院和国科控股。深深立足于中科院,国科嘉和的优势和特色一目了然。


脱胎于中科院,可以说,跟中科院有着血浓于水的“脐带”亲情关系,让国科嘉和成长得与众不同, 足以让LP们眼前一亮。


或者说,国科嘉和天生自带科技基因,是“中科院科技旗帜”下不折不扣的“创二代”。所以,国科嘉和的科技优势首先归根于先天发育的底子好,它从诞生之日起就是中国最强的科技力量在支持着……


“中国科学院是国家的战略科学力量,贡献了国家20%的专利权,100多个研究院所,近10万名科学家,350个院士,3所大学,在读5万的硕士博士。国科嘉和基金是中科院国科控股的一级投资平台,直接投资创业项目,目前管理资金在几百亿资金规模。我们从1千万起投,投到单个案子大概5个亿左右。”王戈说。


国科嘉和依托中科院体系的一流技术能力、大量的高科技转化成果,专注于TMT和生命科学两大赛道。这两个领域的共性,第一:属于国家战略新兴产业;第二:项目拥有离市场比较近的、离钱比较近的商业模式或应用场景;第三:具有明显的技术壁垒和技术护城河的特点,是中国科学院的优势领域。


深挖国科嘉和,这家成立于2011 年的机构来头不简单。国科嘉和由中国科学院控股有限公司(简称国科控股)作为基石投资人发起、联合国内多家大型企业集团共同成立的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人,是国科控股直接管理的一级企业。


除了是最强的“科技力量”嫡系创投基金,国科嘉和另一个差异杀手锏是市场化的国家队风险投资基金。与诸多市场化的机构对比,国科嘉和带有更雄厚的政府背景和丰富的政府资源。


细数国科嘉和系列基金的投资人,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科技部、中科院国科控股、北京市财政局、北京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世纪金源集团、方正人寿、百年人寿以及多家上市公司和国际知名主权财富基金。


国科嘉和基金母公司国科控股是经国务院授权,负责管理中国科学院经营性国有资产的公司,有中科院“小国资委”之称。“国科控股管理中科院国有经营性资产,行政事业性资产不归我们管。”


国科控股作为中国第一个国有经营性资产管理改革试点单位,目前管理运营资产超过4800亿元人民币。国科控股直接控股和参股联想控股、中科实业、东方科仪控股集团等30多家知名高技术企业集团,管理800多家中科院系统的企业,其中有26家上市公司。


国科控股同时是国内为数不多的知名机构LP投资人,累计投资了国科嘉和、IDG资本、君联资本、鼎晖投资、弘毅投资、红杉资本、启明创投、博裕资本、宽带资本等知名股权投资基金。


比如联想控股,国科控股就是联想控股的第一大股东。这就不难理解王戈为何把柳传志树立为榜样,同样是脱胎于中科院这片土壤,同样地需要担任企业家和投资人双重身份,柳传志们的经验无疑给王戈们这些后起之秀提供了很好的借鉴。


“做最懂科技人员的创投机构”,一直有比较强的使命感。从成立国科嘉和的初衷上来说,如何通过一个平台来嫁接中科院技术人才,将社会上资金优势与中科院的技术和人才优势通过平台实现优势资源配置互补?在科研成果转化过程中,科技人员很大程度上缺乏企业经营经验,对产业宏观理解、吸引人才和资本也都比较陌生,这就需要国科嘉和此类基金公司的助力。


 王戈发现一个最共通的显著问题是,科技人才在创业中过分迷恋自己的技术,对市场把握能力不足。与商业人才相比,科技人才在转身成为创业者的过程中有一定劣势,主要体现在他们对市场的敏感度弱、企业管理经验欠缺等。在面对市场残酷的竞争环境,难免遇到挫折。


 从国科嘉和这些年投资观察来看,科技人才创业不成功的比例比成功的比例要大。科技人员与社会资本和经营人才结合的过程,是科技人员创业最关键的一步,如何走好这最关键的一步,帮他们迈过“生死坎”,应该说是最能体现国科嘉和的价值。

“最懂科技”被王戈阐释为“对科学家的意愿更能理解”。 这源于共同的科研出身和相似的阅历,他的这种穿透性的理解力是充分的、深刻的、准确无误直抵本质的,是站在科学家立场上等同身受地去理解,而不是作为一个旁观者的角色。


王戈作为一个老中科院人,在科学院工作了二十七年,因此对科研工作者能够做到感同身受,思科学家们所思,想科学家们所想。因为浸淫在一个科研圈子里久了,大家“都在一个大池子里泡着”,潜移默化之中便有了文化上的一致性和共鸣。


“文化背景都是科研大机构,这些创业者在这里具有天然的血脉联系”, “科学家们怎么想的,你怎么帮他们去实现,这件事很重要。” 而圈子文化所缔结的默契和信任度,有时候是根深蒂固的,与科学家的天然盟友关系,导致了“他们想创业第一个找的就是国科嘉和”


2017年12月21日LaserFleet获得国科嘉和天使轮融资数千万元,这就是一个非常棒的科研成果转化案例。 LaserFleet结合了中科院有关院所在激光通信和光电领域的先进技术,并与中科院背景出身的小卫星团队天仪研究院研制的小卫星相配合。LaserFleet计划为航空飞行器提供高速互联网服务。目前在这一领域内的服务,面临着通信资源严重不足的情况,LaserFleet针对行业痛点,定制开发了专属解决方案。这个项目就是源于国科嘉和和中科院科学家的默契合作。


选择国科嘉和基金不仅仅看到国科嘉和本身,还有隐藏在其身后的“隐形资产”——中科院110个研究所、3所大学,垂涎其背后雄厚的技术背景联合开发优势。“为什么科学院更愿意选择?因为背靠110个研究所的科研资源,350个院士以及技术协同开发联合使用,这些优势都是别人无法比拟的。”


“清华控股和我们更接近,而我们与IDG、红杉有很大区别。”王戈说,“只是清华控股是高教型综合性大学的投资机构,而国科嘉和背景是国立科研机构,”“论培养人的投入,国科大培养一个本科生成本远超清华,培养本科生相当于研究生代价,很多课程由院士上课。”所以,王戈调侃时做了个小广告,“如果想当科学家,建议还是来国科大的好”。


“这就是基因不同,国科嘉和基金的科学基因更厚重一些。这是我们的科技背景。”王戈总结说。这家国家队科技背景的创投机构在与其他机构竞争中显得游刃有余。


除了先天的资源优势,何况深谙生态圈文化的王戈更懂得如何去营造一个更大更牢固的圈子,与科学家们打成一片、休戚与共……最终形成以国科嘉和为核心的 “创新科技大生态圈”。

 

方片A: “自循环”投资生态圈


——用王戈的话来说,国科嘉和跟别的机构最大的不同,“就是水到渠成地形成了一个自我封闭和自循环的创业投资生态。”自带粉,自带资源,自带整个循环,且自带整个资本运作体系,一切都是那么浑然天成。”


他将国科嘉和之称为——国科控股“从IP(知识产权)到IPO(上市)”的运河投资体系的实践之一。


为了准确地描述这个国科嘉和独创的、独树一帜的投资体系,王戈专门在国科嘉和你会议室给记者上了一堂课。


“我们画一个生态圈吧。” 他转身在黑板上用粉笔画了一个圆圈,“其实这就是国科嘉和跟别人最大的不同,就是形成自循环和自我闭环。”


初步了解国科嘉和正在管理的基金,包括两支人民币创投基金、两支人民币并购基金、一支美元创投基金以及政府专项基金等多支基金,管理总金额达数百亿人民币。


“我们这个体系是自带粉丝的,为什么叫自带粉?”王戈自问自答,“你看国科嘉和VC一期基金,VC二期,人民币并购一期,并购二期,美元VC一期……这些基金每支单个看起来,跟别的GP运作的基金没有什么不同啊?”


咋一看似乎没有什么不一样,但仔细看看投资的领域和风格会发现有很大的区别。“关注的领域有很大不同,假设这个阶段是PE,前面是VC, 再往前是天使轮,其实国家就是我们最大的天使。很多科技项目都需要经过实验室阶段才走向工程化、市场化;国家鼓励科研成果转化,帮助科研人员把IP转化成创业项目是国科嘉和这些年在持续做的事。仅在2017年,国科嘉和基金就先后投资了青岛慧拓、中科海钠、苏纳光电、LaserFleet、赛科康仑、中科新威特等与中科院IP相关的项目。从投资到退出,从IP到IPO,国科嘉和早已摸索出了一套成熟的打法。”


青岛慧拓是一家将人工智能技术应用在自动驾驶和平行智能交通领域的科技公司,团队出自中科院自动化所,核心的骨干成员来自国内外的顶尖科研机构和学府,几位关键技术创始人均师从国内人工智能领域的专家以及平行智能概念的提出者。慧拓的业务重点兼顾了智能网联汽车的多传感器数据融合、自动驾驶算法、ADAS、车辆控制器、工程机械的智能化、平行交通管控系统等多个前沿领域。


中科海钠的团队出自于中科院物理所,物理所在国内的凝聚态物理领域有着泰斗级的学术地位,历史上的科研成果为国内的电池行业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技术输出。物理所作为国内的最早开始研究钠离子电池的科研机构,近年来在材料、以及电池的性能和效率指标上有了重大的突破,让钠离子电池这一个更清洁、更低成本的电池技术,有机会进行产业化。


苏纳光电的团队来自中科院苏州纳米所。苏纳光电主要是设计和研制应用于高速光通信领域的高带宽光电芯片。随着通信技术、云计算、IoT和人工智能的发展,高速光通信的需求越来越旺盛吗,然而我国在光通信芯片领域却长期以往的存在着空白。苏纳光电的团队在过去的科研项目积累中,掌握了高带宽光芯片设计和制程工艺的多项关键技术,借助于中科院苏州纳米所的孵化平台,进一步的将这些研究成果进行产业化。


赛科康仑是中科院过程所环境资源化技术与工程课题组新成果的科研成果产业化典型企业,拥有环保乙级设计资质、环保总包(三级)资质和环保运营资质,现已经独立申请了80项专利,其中已授权国家发明专利30项,授权国家实用新型22项。赛科康仑服务对象包括钢铁、焦化、煤化工、电池正极材料、稀土、钨、钼、钒、铜、铌钽、锆、铀等行业,现已为国内50项水处理工程提供核心技术与产品服务。


中科新微特出自中科院微电子研究所,是一家专门从事电源开关器件、智能存储器件等关键核心的半导体分立器件的设计、研发、生产与销售的企业。依托于研发团队和公司的技术专利,公司设计生产的VDMOS 功率器件等产品,具有高可靠性,主要应用于宇航、军工以及高等工业等高可靠设备领域,为蓬勃发展的航空航天市场,提供高可靠性的基础元器件。中科院微电子研究所在这个领域的科研积累十分深厚,也承担过很多重大的项目与工程任务。


以上几家企业都表明国科嘉和最显著的特色就是投资中国科学院科研院所科研成果转移转化的项目。国科嘉和特别是在结合国科控股“联动创新”计划做了重点布局,充分发挥国科嘉和的资源和中科院背景优势,”这是我们的天时地利,这是我们最大的优势。”王戈对《融资中国》记者说。


从整体而言,国科嘉和重点投资初创期和成长期、拥有技术壁垒的高科技创新企业。“我们投资A轮、B轮比较多,因为这个阶段是最锻炼投资人、最考验投资人对技术门槛理解的”。


国科嘉和基金整体的投资策略是布局TMT与生命科学两个赛道,偏好硬科技企业,做最懂科技人员的创业基金。国科嘉和基金投资的所有项目带有明显的科技的护城河特征。国科嘉和在TMT领域投资比重较高,同时在这一领域的投资成绩不菲,重点投资物联智造、移动医疗和服务、大数据与人工智能、信息安全、金融科技等领域;在生命科学领域,国科嘉和依然采取30%大比例配置,关注中早期的医疗流通、医疗器械、IVD、个性化治疗。同时精准医疗、康复医疗也是国科嘉和比较重要的投资领域。


事为先,人为重,这是国科嘉和投资的大原则。在项目方面,为被投企业提供深度投后增值服务,对接中科院优势人才与技术资源,这是国科嘉和有别于其他机构的典型特点,也是国科嘉和的比较优势。


王戈毫无隐瞒地说出了国科嘉和基金的投资关键数字:“我们的失败比率大概5%左右,我是指投了之后颗粒无收的项目。比预期回报稍差一些的项目占20%,而我们的明星项目则占15%-20%之间”。


“这就是怎么一个打法,要回答你的问题。”王戈说,整个国科嘉和的操作手法,可以用“自带粉,自带资源,还自带整个循环,自带整个资本运作体系”来形容,“这就是国科嘉和的自循环,这就是国科嘉和的投资生态圈。”


课堂结束时,王戈试探性地问记者,“现在,你感觉到我们与其他同行业机构的差异了吧?”


其实,这么一堂课下来给记者最直观的感受是——国科嘉和牌好、资源多,最关键是国科嘉和王戈本人是一个从码农创业到投资的全能型通才。

 

梅花A:全能型通才的管理合伙人


码农是王戈的自我调侃。1969年出生的他,迄今已在中科院兢兢业业干二十七年多了了。他原本应该走上循规蹈矩科研的路子,他却另辟蹊径选择了商海浴血奋战。


这种选择正是性格决定的。因为“那种一眼能看到头的人生根本不想过”,毕业后他分配去了中科院研究所,还只是普通科研人员,然后到了中科院下属第一家企业——东方科仪。期间还去美国做过访问学者。1998年回国从头创业,“从零做起,公司从几个人做到几百人,做成了一家A股上市公司。”


王戈创业的企业“东方中科”于2016年11月11日在深交所成功上市,开盘涨幅44%,连续20个涨停板,他担任东方中科董事长,同时还任中科院东方科仪控股董事长。


从码农到上市公司董事长的蜕变,这之间的奋斗历程应该是一本厚厚的大块头自传,先省略不说。直到2011年创立国科嘉和时,王戈已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兵了,堪称“全能型通才”。


从科研人员到企业通才的转型,路漫漫其修远兮。普通人难以完成的几重跳,王戈却在短时间里完成了一个漂亮的转身。除了担纲国科嘉和基金管理合伙人,王戈还肩负着国科控股监事、中科院企业党委委员的职务。国科控股是国内几个少数成熟的人民币LP投资机构,国科控股从投了第一个GP,到今天为止一共投了34个基金,  基本上在中国排名前20的GP机构都包括了,所参与的基金总量接近1600亿。”


再回头想想,为什么这事就该你来干?说的就是你,一个码农。


“因为我们在企业界相对是最懂科研的嘛,而科研领域呢,我可能又是那个比较懂投资的人。”他调侃说。半途转行的优势在于,“我充分理解科学家的心态,换一个不熟悉科学家的人跟科学家聊,比较而言,科学家们肯定更喜欢跟我们聊。”王戈不无自豪地表示。


科学家为什么更喜欢跟你们聊呢? “因为我跟他是一个体系嘛,大家有共同语言,这是根深蒂固沉淀了几十年的血脉中的科技DNA决定的。”王戈一语道破玄机。


而打通融资和投资的通道也许只需弹指之力,这对身兼数职、如孙悟空般有七十二般武艺在身的王戈来说,似乎是件毫不费力的事。国科嘉和基金,是王戈又一次证明自己能力的新领域。 “我可以说,国科嘉和的早期基金的IRR已经达到国际一流水平。”


国科嘉和基金是市场化的投资基金,在投资收益上也要对基金LP负责。在机构性质层面,国科嘉和基金的管理公司是中科院国科控股下属的一级投资平台,但从目前正在管理的几个基金来看,国科嘉和的VC基金、并购基金和美元基金都是市场化的,所以在做投资的时候根本上来说还是必须考虑为机构LP创造投资收益。


“创业是需要回报的,我们凭本事力争做到对上、对下、对LP都有所回报。”王戈说。凭借出色的业绩,他荣获“中国TMT行业十佳投资人物”。国科嘉和基金也被评为“2017年度产业风险投资机构最佳”。


“我们公司一线投资经理二十多人,都是专业技术出身,然后转行做投资的,搞VC必须了解相关行业和技术。我是干这行出身的,干投资也干了超过十年了,自己做企业有一定的科研功底,但不能跟那些科学家比。了解技术、懂得投资才能做好科技创业基金。”


“我不喜欢那种特别能忽悠的创业者,喜欢类似马化腾这样比较内敛的,他也是技术出身”,“你跟这些搞科研的人聊,会感觉像口深井,越聊越有内容。”


“我们投过的这么多案例,成功的不少失败的也有,这都是学费啊,最后你的体会是什么呢?最后投的就是人。投人你得有这样的感觉——我觉得这个人将来一定能干出事来, 只要技术方向看准了,他又很努力的话就有戏。当然,我们也不是只看人这一个标准,最后决定投不投,是在行业技术财务基础尽调之后扣扳机的终极动作。”


王戈是军人家庭长大的孩子,个性比较坚毅,骨子里有股不服输的精神,对于自己认准的道路会执著地走下去。“看过《激情燃烧的岁月》、《阳光灿烂的日子》么?电影上拍的就是我们这代军队大院孩子生活的真实写照。”


“我们家就我没穿军装,进了中科院体系了。但科技是这个时代没有硝烟的战场,是一个国家硬实力的象征。现在很多风口上的项目,就是一个商业模式,靠一个故事圈了很多钱,但这不是我们基金所偏好的。国科嘉和还是更愿意选择投资给那些能为国家民族创造长期的、基础价值的创业企业,因为一个国家真正的崛起还是要科技硬实力。”


从这么看来,王戈带着国科嘉和团队在投资这个领域屡有突破,是因为他骨子里流淌着军人那种不折不挠的精神以及对科技的热爱。

 

黑桃A:对行业的前瞻性判断力


国科嘉和能做到在IRR上表现出色,令LP们满意,最重要的一点是对行业的前瞻性判断力,控制投资风险。


以AI行业为例,2017年是人人AI的一年,但王戈却在AI产业峰会上给所有的AI创业者泼了一次冷水。


 “我们在AI领域的布局比较早。现在这个行业的大咖经常调侃,中科院的计算所、自动化所博士们还没毕业,一堆企业直接给他们在我们的研究所工资后面加一个零,这就是人工智能热的程度。”


 “讲个今年的实际现象,我们一年要看大概2400个项目,然后有一个小总结:每次看项目一小时谈话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说干了什么事;差不多第二个阶段到了,谈大数据;最后一个阶段一定谈人工智能。现在如果不谈人工智能,在这个圈里都不好意思来融资。”


 但在最人声鼎沸之际,他预警——“热度肯定会下去,低谷马上到来”,“6个月到12个月之后就要进入拐点”,资本的冬天就快来了。这似乎危言耸听,但AI可能是风口下虚掩的创业深坑。


今年年底主流的投资机构将都不会看AI了,“我不是给大家泼冷水,大概是2018年6月以后,大部分的主流VC不会再看AI了,晚一点就是年底。”再看看自动驾驶,这个风口也马上要过了。“国内号称做自动驾驶的大家猜猜多少,据我所知50多个团队,你觉得这个东西能有50多个团队做出来吗?所以也快下去了。”


在王戈看来:2018年,AI这个炙手可热的“风口”正要变成危险“深坑”。他写了个《人工智能初创公司寒冬生存手册》,作为经验丰富的老司机,不惜把满满干货全抖出来,指导创业新手。


“诸位如果是刚创业,我建议千万别把自己包装成AI”,“如果你现在还在做人工智能创业,我建议是赶紧小步快跑,先拿一部分钱放手里是最佳选项。等到2018年6月份以后没人看了,这个时候比谁有棉袄、谁有粮草、谁能存活下来。”


“在工具和基础设施类,现在有人脸识别、3D打印等,这一部分其实蛮有挑战的,我劝刚进入这个领域的创业者不要在这一侧使劲了,而且我可以说一个定论,基本上所有的通用工具类技术全部是开源的,如果你没有足够的技术点、没有足够的钱顶着,就别玩儿了,因为前面几把“菜刀”全开源免费,你基本上就出局了。”


   在王戈看来,数据好比食材,AI创业好比“厨师和菜刀”,没有这些数据,没有这些食材,再好的厨师再好的菜刀也做不出来好菜。他打了个比方,“数据团队是做食材,算法团队可以比喻成菜刀,应用场景就是大师傅准备上菜了。基本上这个行业就是食材、菜刀、上菜,这样一来整个行业全景就看清楚了。国科嘉和在数据源、工具、基础设施以及行业应用上都有自己的投资布局。”


“我们投资时会判断这个行业的成熟度,怎么找到AI应用痛点抓手。” 而国科嘉和现在切入的都是离用户端最近的细分行业, “现在已经有教育、金融、医疗、交通等各个方向的AI应用场景,我们终于找到了这把AI菜刀可以下手的切入点。”


在其他机构追捧加入AI时,王戈却冷静地看到了行业的泡沫,并提示了行业风险。做风险投资,不盲目追风口,能具备行业的前瞻判断力,这是王戈这名投资老兵看过多年各行业起起伏伏所总结的心得。


以中国最强科技力量为基础,建立“自循环”投资生态圈,拥有全能通才型的管理合伙人团队,能对行业有前瞻性的判断力,这是国科嘉和在数万家投资机构中脱颖而出的凭仗。


采访结束时,记者很想对王戈说一句,“我要是LP,这堂课下了就直接给你投钱了。”



1516261879769221.jpg


国科嘉和投资项目

 

尾记:


对科学家的尊重和对科研精神的坚持,可以说渗透在国科嘉和企业文化的骨子里,甚至公司的每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记者发现国科嘉和所有的会议室都是以科学家名字命名,例如钱学森会议室,华罗庚室会议室等等,墙上也挂着科学家们的肖像。


在一个遍地追浮躁的风口、商业模式如变魔术般耍得眼花缭乱浮躁的社会,笃定“科技创造未来”的国科嘉和如一方清泉,静水深流。


关键词:LP   王戈 
分享到:

杂志

在线订阅
2018年04期
2018年04期
任何一个新技术的出现,最开始的时候,只是被一 部分人所理解,…
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2期
经过 20 多年的发展,中国私募股权投资市场在各细分行业以及投…
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01期
从无心插柳“长城影视”到笃定下注“开心麻 花”,从“锦辉传播…

机构专栏

  • 嘉实投资
  • 达晨
  • IDG
  • 弘毅投资
首页
股权投资机构
LP
行业
新金融
会议
会议报名
往届回顾
定制活动
推荐会议
研究
榜单
报告
招聘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版权所有:融资中国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霞光里18号佳程广场A座20层D单元  合作热线:010-84467811  备案号:京ICP备11038469号
分享到:
网站制作:牵亿网讯